Clicky

基督教領袖對華人宣教事工提五點期望 | Gospelherald.com

基督教領袖對華人宣教事工提五點期望

2014 三月 5日, 星期三 15:42

最後一棒

第三世界的宣教事工始於1970年。所謂第三世界,是包括華人、韓國、印度、菲律賓。華人宣教事工已開展了四十幾年,我們還是在學習和摸索階段。

我很高興,現在同全球宣教同工,不論膚色,一起攜手合作,將福音帶到地極。這伙伴的互動,才是福音最後一棒。很多人說,韓國宣教士是福音的最後一棒;我們也常聽人說,華人接福音最後一棒。這有些誇大。甚麼是福音最後一棒呢?就是全球不同膚色的信徒與宣教同工,一起攜手合作,將福音傳到地極。所以華人要與亞洲各地的同工合作;全亞洲的同工也要和在非洲、南美洲、歐洲、北美洲的同工合作,這才是福音的最後一棒。

培訓宣教士

今天華人教會和差會在差派宣教士的同時,需要訓練和裝備他們,同時也須牧養和關懷他們。這訓練,不是單指神學院幾年的宣教課程訓練,也不是說宣教學院或職前的跨文化課程裝備,亦不是說加入差會前後的職前集訓和職前裝備。這些都需要,不過我說的是更長線的,即是更早、更深入的裝備。就是從信徒青少年時期起,牧師和傳道人就開始教育他們忠心愛主,培養他們的宣教心志和毅力。因為宣教士在工場上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品格就是毅力、心志。這些都需要從青少年開始培養。

Like Us on Facebook

我們不僅要訓練裝備宣教士,還須繼續關懷、牧養、扶持他們。伴他們同行宣教路,彼此鼓勵、彼此肯定,這才是差會和教會的互動。

到了1989、1990 年,第二世界(即共產國家、後共產國家、社會主義國家)的教會和信徒都有心志加入國際宣教的團隊。現在是全球不同膚色宣教同工總動員的時候,我們需要訓練裝備和牧養扶持他們。所以,只要看到一個有機會作宣教士的信徒,或是從工場回來述職,甚至告老退休的宣教士,我們都要與他們陪伴同行,鼓勵他們。

更上一層樓

我鼓勵華人差傳應該更上一層樓,不但上第二層,還要上第三層。怎麼說呢?底層是很多宣教士從工場受傷回來,碰得頭破血流,傷心難過。上一層樓是,我們差派出去的宣教士蒙神賜福,有神同工,得到神完全的照顧,以至能平安地回來,還站立得住。就如聖經說:「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弗六13)這還不夠,再上第三層是,不但希望差派出外的宣教士平安回來,還要差派精英宣教士,在全球宣教事工的平台上,有份量,有影響力,能與全球的宣教同工互動。但還不夠,我們還要再上一層樓,要同各地的宣教差會、教會網絡配搭,培訓下一代的宣教士;不但自己成為精英宣教士,還要培育下一代宣教士,如保羅所說:「你在许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提後二2)。這是講幾代傳承,宣教士的培訓也要這樣。

組織差傳聯會

我們盼望北美各地的華人教會和差會彼此合作,聯合起來,成立類似「香港差傳事工聯會」的組織,在加州可以網絡加州所有的差會,集合很多差會的力量,服務眾差會和眾教會。這個組織不是差會,而是擔起培訓和網絡的工作。即使開始時很小,也沒有關係。

成立宣教村

我們香港的差會現在都在祈禱,盼望成立一個宣教村,有一個營地,或者一個山莊,作為退休宣教士的住宅,或述職宣教士的宿舍。這些年長、退休,或述職回來的宣教士,可在這個地方培訓新一代宣教士,或舉辦宣教營等。有心踏上宣教路的就來這裡上課、受訓練、學習。這就是互惠:年長的有歇息、退休的地方,又可傳授生命經驗;年幼的又可來宣教村,向年長的宣教士學習,汲取他們的經驗。知識傳承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生命傳承。最理想的是眾差會一同攜手合作。我盼望加州的華人差會和教會也有這一個遠景,成立類似的華人宣教村。

(注:本文原載《傳》雙月刊第152期,龍維耐口述、黃輝筆錄,題目有所改動)

龍維耐醫生、龍蕭念全師母為「美國浸信會會CBI」海外宣教士,曾在台灣東從事醫療宣教。龍維耐醫生曾新加坡「亞洲宣教士訓練學院」院長,「香港差傳聯會」跨文化宣教訓練中心之負責人,從事宣教訓練多年,是著名之宣教學者及宣教士訓練者。龍醫生現時為香港「同路坊」總監,關懷及輔導各地宣教士之需要。龍師母則為「全球基督徒婦女動員網絡」北亞區代表,大力推動婦女及祈禱事工,夫婦二人著作甚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