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邢福增教授:強拆十字架與當前中國的合法性危機 | Gospelherald.com

邢福增教授:強拆十字架與當前中國的合法性危機

2016 三月 29日, 星期二 12:37

作者: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強拆.強權

浙江省經過兩年多以來強勢推展的強拆十字架運動,期間受到省內基督教及天主教界人士以各種方式表達異議,甚至部份人士更進行維權抗爭,令政教雙方的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與低谷。1同時,事件更罕有地引起國際及境外媒體及教會界人士的高度關注,甚至部份鮮有批評中國政府人士也表達憂慮,並以各種人脈關係向北京反映問題的嚴重性。2然而,不論體制內的反映與陳述,還是體制外的反對與抗爭,最終也無法叫停強拆運動。抑有進者,反拆的相關代表性人物,更遭到當局報復性的打擊。省當局種種手段,旨在說明其大權在握、目中無民的傲慢;並以其自持無法撼動的權力,啟動各種機制,不惜一切代價,將所有反對力量全面打壓。這種傲慢與粗暴,充份暴露了統治者恣意踐踏宗教自由及基本人權的面目,如此惡行,不僅令人髮指,更教人感到心寒。

迄今,省內逾二千所教堂的十字架已被拆下,溫州更成為其中的重災區。部份地區,更制訂新一輪的「拆除涉宗違法建築專項行動」,令人憂慮,當局再以拆違為名,拆十為實,目的是徹底將拆十行動貫徹下去。此舉再次以實際行動,粉碎過去再三流播,中央下令浙江停止有關行動,甚至有省內負責官員將問責下台的傳言。

Like Us on Facebook

事態的發展是,拆十行動愈難愈拆,並且連番針對行動,先後將各地反對拆十的牧師、傳道拘留(部份獲釋,也有被重判十四年),更有協助溫州百多所教堂進行法律維權的基督徒維權律師張凱被當局扣留(後來張凱在電視上「被認罪」後,於三月廿三日傳出已獲釋回到內蒙古家中),甚至浙江省基督教協會會長、杭州基督教崇一堂京主任顧約瑟牧師在一月下旬被當局拘控,以「挪用資金」的經濟罪名刑檢(期間又被禠奪崇一堂主任牧師及省基協會長職務),引起廣泛關注。種種跡象說明,任何反對強拆的行動,不論是體制內或外,均不被容忍,其中關鍵性的代表人物,更會成為鬥爭對象,以其他罪名予以打擊。

法律維權的失效

其實,張凱律師及顧約瑟牧師的遭遇,更無情地說明,公權在毫無約束下任意罔為,表面上是將反對異見壓下,實際上卻是將「法律」及「體制」兩個現時唯一能抒解社會矛盾,發揮一點作用的機制,予以徹底的否定及打擊。這種合法性的崩解的社會後果是甚麼?當局的短視,事實上長遠地將承受更大的政治及社會代價。

張凱律師被當局抹黑為勾絡境外勢力,為名利而策動信眾與政府對抗,企圖迴避,甚至否定了法律維權行動的根基,就是中國憲法及法律賦予的公民權益。張凱律師團編訂的《十架維權手冊》內,明確指出當局要求教堂自拆或強拆十字架,根本就是違反現行憲法、宗教事務條例、刑法及行政強製法的行為。教會在行政強制執行程序中,作為當事人(被執行人)有法律賦予的陳述及申辯權,並可申請行政覆議、要求相關部門公開信息,向監察部門舉報、申訴有關人員的違法行為,申請國家賠償,以及申請遊行示威等權利。這完全是在現時中國法律體制內合理合情的行為,所有法律行為,在在彰顯中國標榜的社會主義法制,依法治國的成就。

然而,當局卻完全無視此等合法舉動,並粗暴地踐踏法律,將張凱律師拘留,藉此瓦解法律維權的威脅。無疑,張凱律師「被認罪」了,法律行為被扭曲為個人的名利操作,官方媒體全面配合作出的控訴,表面上將法律維權行動打跨了。但弔詭地,這更說明強權無法直面法律的虛怯,只能運用僅有的公權,以瓦解法律的手段自保。當法律失去其效力,成為當權者隨意玩弄與操縱的工具時,公義無法彰顯,社會矛盾失去合理調解的機制,最終賠上的,是統治者的合法性。

如果張凱律師的遭遇乃說明了法律維權在中國的命運的話,那麼,顧約瑟牧師的情況,更暴露了健康建制力量的困局。

健康體制力量的失效

筆者曾在另文3指出,顧牧師一直以建制教會領袖身份,表達對強拆行動的憂慮,並試圖將有關問題循各種渠道上陳反映,希望能在既有程序下,糾正強拆行動對政教關係帶來的傷害。不過,由於他在二○一五年七月十日,以浙江省基督教協會名義向省民宗委發表公開信,形容強拆十字架令「我會承擔的『橋樑』作用已無發揮和存在的意義」,並稱「我會負責人多次到貴會登門要求或電話要求停止強拆行為無果」,考慮到「黨和政府的形象在國內外造成空前的損害與破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被「公然踐踏」,故強烈呼籲省民宗委「請在尊重憲法,法律的前提外,從宗教的特殊性複雜性角度考慮,立即停止此類撕裂黨群關係的拆除十字架的謬行」。

不過,由於顧牧師在建制教會內的地位,如此公然站在省委的對立面,此舉令他馬上受到政治壓力,要求其承認過犯,並收回公開信。有關當局更進一步針對崇一堂展開全面查帳,企圖蒐集罪證作進一步整頓。種種跡象顯示,敢為教會爭取權益而表達異議的領袖,極可能不容於省領導,也成為被清算的對象。顧約瑟牧師因著其地位及反拆立場,已成為堅決拆十的當權者務必整治的對象。

拆十運動開展以來,省內建制基督教團體(即兩會:基協及三自會)的合法性,遭受前所未有的衝擊。由於兩會在體制上依附黨國建制,其權力的合法性源自官方,故貫徹執行宗教政策成為其工作重點。在官方政策著重團結的時候,兩會有較大空間拓展其教務職能,藉此建立其民間合法性;但當官方政策方向出現逆轉,以鬥爭取代團結的時候,兩會的「官方」職能便只能向政治屈服。拆十運動期間,省各級兩會順服取態,結果卻使兩會在信徒心中形象徹底崩潰。省內各地信徒強烈不滿「兩會」體制未能為教會權益發聲,萌生離心傾向,甚至原有地方兩會牧者也有「去三自化」的傾向。此舉根本地動搖甚至瓦解基層(縣、市)兩會體制。

顧約瑟牧師敢於為教會爭取權益而表達異議,結果卻受到政治清算,意味著當局絶不容許愛國宗教團體領袖在重大問題上持不同立場。而顧牧師被捕後,省基督教兩會及杭州基督教兩會率先表示支持政府,並譴責顧牧師,此舉進一步暴露建制教會對政權的依附。建制基督教團體的「政治」角色,在此次事件中全面壓倒其「民間」性。當局逞一時之快,以為拆十能建立及強化其意識形態工程,實際上卻自行拆毀建制基督教團體僅有的自主與民間性,並犧牲了其中的健康力量。

合理機制失效與合法性危機

強拆十字架運動,完全將強權勢的粗暴呈現出來,事件對中國政教關係,帶來極嚴峻的考驗與挑戰。

省當局以「拆違」為名,要將十字架從浙江省的公共空間除下,從政策的制定、動員手段到落實執行等過程中,均存在著許多值得非議的地方。其中公權以執法之舉,不僅違法,甚至踐踏法律,嚴重破壞政教關係,真的是為了依法拆除違法宗教建築嗎?最終付上多少經濟、社會及政治代價?這絶對是考察當前中國公共政策及社會問題的畸型現象中,一起重要的桉例。

為了全面及貫徹拆十,當局將法律維權及健康體制力量,均予以無情的摧毀。法律維權及健康體制力量的失效,實際上是將現時能夠調解社會對立及矛盾,伸張公義的合理機制,親自由公權予以打碎。現存社會存在著各種矛盾,既無法藉合理機制予以紓解,而公權的專橫造成的深遠後果,就是政權的合法性自我崩潰。一個陷入合法性危機的政治體制,捨合理機制而擁抱權力,也許能壓下問題於一時,但卻是為日後的全面危機,累積更大的爆炸能量。

今天,號稱依法治國的法制社會下,竟持一省之公權,以拆違為名來掩飾違法拆十字架;以維護法律尊嚴為名,卻摧毀法律;置健康體制力量的諫言於不顧,鬥爭取代團結,扭曲及干預宗教團體的自主。敢問:中國真的在進步嗎?

後記

本文表達的信息是教人痛心的,法律維權失效及體制健康力量失效的困局,並不是單一(拆十)或個別(只在浙江)問題,而是普遍呈現當今中國政治及社會(甚至香港)。近日中國及香港發生的種種事,令我想起中國神學家趙紫宸在一九五○年七月,形容自己「事情多,心情劣」,「心勞力薄,人生草草」。他感受到在政治強勢下,中國教會的改革路不易走下去,「大概話已說盡,此後我不必再寫關於中國基督教教會改革的理論文字了。心勞力拙,憂思忡忡,從今以後,必須束身隨主,服從上帝的聖命,以終我的餘年」。

坦白說,本文的構想早於個多月前萌生,但想起張凱律師及顧約瑟牧師,以及其他被囚及被打壓者的遭遇,一直提不起勁。作為香港較早並且較積極關注拆十字架的基督徒,兩年來走過的路並不容易。想起曾訪談的溫州同工,站在被強拆的十架面前,唯一的動力就是要為真相發聲,抗衡官方的謊言與歪理。今天,強權打壓的姿態仍然持續,是否代表付出的一切均是徒然?很能代入趙紫宸那種「事情多,心情劣」、「心勞力薄,人生草草」、「心勞力拙,憂思忡忡」的感慨之中,於是也沒有動力再寫有關的文字......

不過,最近在預備關於「被擄到巴比倫」的講座時,卻再次想起,我們很可能在一段頗長的日子裡,要活於類似「被擄」的經驗與狀態之中。面對帝國權勢,何時才是歸回之日?怎樣持守得釋放的盼望?今天是基督受難日,主耶穌走上被棄絶之路,背起十字架,經驗被上主「離棄」的絶大孤獨與痛苦。受死、埋葬、降至陰間,這段時間,也是門徒活在迷失、絶望,沒有方向的黑暗日子之中。直至基督從死裡復活,勝過死亡與罪惡權勢,宣告終末的盼望。

我想起吳耀宗在《沒有人看見過上帝》裡的一段話:「祈禱可以給我們光明,但不一定是完全的光明,也不一定是馬上可以得到的光明,但光明是必定會來到的。無論我們覺得我們面前是如何地黑暗,我們的問題是多麼地困難,只要我們對著真理的大海,懇切地祈求,我們就必定能夠得到我們所需要的光明。有的時候,我們所能得到的只是照亮眼前的光明,但是我們走了一步,又有另一步的光明。兩千年來,有無數的基督徒都可以作一個見證,證明祈禱就是光明。」

活在此時此地,讓我們回到昔日基督曾被棄絶,那高懸的十字架前,向上主禱告,賜予我們勇氣、信心、力量,還有盼望。在黑暗中踏出一步,我們的一步,就能帶來光明。

「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沒有勝過光。」(約一5,《和合本修訂版》)

(寫於二○一六年三月廿五日,聖週.受難日)

轉載自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