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飽受家暴曾想毒死母親 女孩遇耶穌愛中飛翔 | Gospelherald.com

飽受家暴曾想毒死母親 女孩遇耶穌愛中飛翔

2017 七月 19日, 星期三 5:15

林幼玲在《星火飛騰》分享耶穌的愛讓自己選擇饒恕母親帶來的傷害 (圖:來自網絡)
林幼玲在《星火飛騰》分享耶穌的愛讓自己選擇饒恕母親帶來的傷害 (圖:來自《星火飛騰》視頻截圖)

「世上只有媽媽好」對很多人來說是真心話,但對於從小受到母親虐待的林幼玲來說卻是荒謬之極。但因著耶穌的愛,她選擇走出童年陰影,忘掉心中難解的仇恨,最終用愛流淚向神說:「我願意饒恕媽媽。」

林幼玲在家中排行第二,或許是因為她是懷胎七月便出生的「七星女」,又或者是因為她生病做手術花銷太大,林幼玲的母親從小就憎恨她,輕則辱罵,重則動手,家庭暴力對她來講是家常便飯。

她記得母親將木椅子直接甩到自己的頭上,在她頭破血流時還不斷辱罵;甚至有一次羞辱她吃糞便。當父親問為什麼寧願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也不願送走她的時候,她的母親狠狠地說:「就是要留下來折磨她。」

「打不能還手,罵不能還口」是母親特別為她訂下的「家規」。惡劣的家暴行為讓林幼玲對她產生了深深的仇恨,甚至想要在茶水裡添加洗髮劑來「毒死」媽媽,但是弱小的「報復」行為被發現後,換來的不過是更多的毒打和辱罵。她與母親的關係已經難以彌合。林幼玲回憶自己與媽媽第一次一起出門的那一刻說:「我跟她相距很遠,像陌生人一樣。」可見關係的疏離。

Like Us on Facebook

痛苦的家庭經歷也深深影響了她的心理健康,她當時「一直垂著頭,不敢看四周」,學習成績和朋友關係非常糟糕。

在她中學時,晦澀的成長歷程中終於出現了一束光,她遇見了生命中的「救星」--耶穌。

中學一年級她進入了一所基督教學校,耶穌的愛藉著老師和同學瞬間包圍了她。在一次學校的佈道大會中,牧師講到「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並告訴大家:「人人都很寶貴。」林幼玲的心被主的愛深深打動。她從來沒有機會將自己的傷痛告訴別人,之前也不認為自己是寶貴的,因而沒有機會可以為自己痛哭,但是在這次禱告中她終於痛快地哭出來,「很舒服,彷彿內心的大石、壓抑著的東西全流出來,很釋放。」

當牧師呼籲舉手決志的時候,她立即回應,因為她深深知道耶穌很真實:「從小到大沒有人愛我,我很想被愛。」

被主愛激勵的林幼玲發憤讀書,在短短兩年內從全年級190多名提升到60多名。但這時家庭遭遇巨大變化,爸媽離婚,五個兄弟姊妹全部都跟著爸爸生活。

離開媽媽讓林幼玲感覺非常解脫,但由於爸爸忙於生意,姐姐又出國讀書,她不得不承擔起照顧三個弟妹的責任,此時她不過才十四歲。接送弟妹上學,洗衣做飯等再加上自己的學業,她的身體出現嚴重問題,經常不適,輕則胃痛,重則無故暈倒在家,每月至少入院一次。她在自己的周記中寫道,「驀然回首我已不知不覺生存了十六年,我已經歷盡了人生的悲歡離合,」因為家人的白眼和厭棄,自小就背負著自卑感成長,身心的壓抑甚至讓她出現了自殘自殺的傾向。

神又一次通過師長和同學來幫助她。當班主任羅信光了解到她的情況時,他看到有很多責任壓在這個稚嫩的肩膀上,他很想她能返回教會認識神,甚至為她的遭遇痛心到流淚。這讓林幼玲非常震驚,「從來沒有人會為我哭,」她說道。之後更多的人來到她的身邊,另一個班主任甚至懷著孕也要來為她祈禱,這些都讓她的心重燃希望:「我看見神為我預備很多天使,圍繞我、包圍我,我才尚有力量面對。」

人生的路該往哪裡走還是未知數,但上帝的帶領相當奇妙。一次她陪同朋友面試社會工作副學士學位,但後來卻是她自己在70個人中脫穎而出。一路上上帝引路,畢業後先後在精神病康復者宿舍和長者中心工作,也受到身邊朋友的肯定。

2011年她兼讀輔導,發現首先要幫的人就是自己。一次「個人成長」的課程講到「饒恕」,當牧師為她按手禱告的時候,她的長短腳卻不能像之前的同學一樣立時得到醫治,牧師問她:「心裡還有人沒有饒恕嗎?如果妳不饒恕心中那人,神不會饒恕妳,你也不能得到醫治。」

林幼玲瞬間想到了自己的媽媽,並且第一次開始站在她的角度上看待以前的事情。想到母親七月懷胎生下自己,做手術輸血給自己,而爸爸事業心重,並不能給她相應的支持和幫助,她說道:「如果反過來當時面對這經歷的是我,可能我也有很多情緒問題。」她當時想,「我也是罪人,但神都饒恕我,甚至揀選我,讓我認識信仰。這一切令我有勇氣跟神說:『我願意饒恕媽媽。』」此時她終於從仇恨中徹底釋放,她感到一股暖流從頭到腳,兩只腳立刻就平衡了。

哥林多後書十二章9節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這句話激勵林幼玲走出生命的陰霾,並且不斷服侍他人,她教會的顏錦輝牧師說,「神很特別,在一位弱質的女孩身上,將關懷人的心種在其中。」她的老師羅信光也表示「外表上她好像很柔弱,但她內裡因著認識神,有很大的生命力。」

林幼玲的家人都現在都生活得非常幸福,雖然她已從底裡原諒媽媽,她卻不知道怎麼在口中表達出來,但是她相信「神有一天會賜我勇氣跟她接觸」。

面對未來的生活,她的心中也充滿希望,告白說:「以往這麼多風風雨雨,神都陪我經歷過,我相信未來的日子,神沒應許我天色常藍,但我知道神會跟我一起走。他的恩典一定夠我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