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蔡元雲醫生:「社會撕裂」源頭是與上帝隔絕 | Gospelherald.com

蔡元雲醫生:「社會撕裂」源頭是與上帝隔絕

2017 八月 15日, 星期二 6:01

蔡元雲醫生以「撕裂有時,縫補有時」為題,告訴聽眾關係撕裂是因離開了神,而修補的條件是相信耶穌為世人贖罪,並誠心悔改。(圖: 網絡)
蔡元雲醫生以「撕裂有時,縫補有時」為題,告訴聽眾關係撕裂是因離開了神,而修補的條件是相信耶穌為世人贖罪,並誠心悔改。(圖: 網絡)

「撕裂」是現今社會常用字詞,很多人都說修補撕裂。而蔡元雲醫生以「撕裂有時,縫補有時」為題,分享了《聖經》如何看待這些字詞。

蔡醫說:「一個人正值得意之時,便是他墮落之時。」據《聖經》記載,大衛的兒子所羅門是個充滿智慧的王,寫下《箴言》、《雅歌》等。及後所羅門王權傾天下,妃嬪成群,一度離開了神,正正就是與神「撕裂」。直到年老才誠心悔改,創作了《傳道書》。

「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傳 3:1)蔡醫指出萬物都有規律,人雖貴為萬物之靈,很多事卻無法主宰,就如人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種族,更無法控制死亡。

經文又提到「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每天翻開報紙所見,謀殺傷人不計其數,遠至「911事件」,近至芝加哥槍殺案不斷,整個世界都充滿殺戮。而神就是希望人在病態的社會中得到醫治。醫治非獨指身體上,乃是在全方位上要使人變成「全新」。

Like Us on Facebook

「哭有時、笑有時」,喜怒哀樂不能強自抑制,就如女性比男性長壽是因為她們會透過哭釋放負面情緒,而男性卻「流血不流淚」。因此人應當適度釋放情緒。

「撕裂有時」

現今世界撕裂不斷,蔡醫提到近至香港分成「黃絲」、「藍絲」,立法會「碎片化」、遠至希拉里、特朗普在選舉互相謾罵、南斯拉夫一分為四等數之不盡。他又說「撕裂」是一個深層結構問題,一位著名社會學家曾用50年研究美國撕裂的原因,而研究指出癥結所在是關乎於人的生理當中的四項條件。

第一個撕裂的原因是家庭。美國的家庭崩潰,離婚、不婚多不勝數,甚至連性別的界線亦開始模糊,如廁可以不分男女,悉隨尊便。觀乎香港,從事青年社區工作的蔡醫指出「三個家庭中便有一個單親」,他說:「家庭是個簡單又重要的結構,假若某國的家庭撕裂,那該國必然出現很大問題。」

第二個是社區關係。曾經,社區互助是美國最為驕傲。然而近年槍擊案不斷,使人互相猜疑,怕受傷害。比之現今社會,終日「你防我、我防你」,使人失去互信繼而關係撕裂。

第三是呼召。蔡醫生解釋人們工作都有對應的呼召,就如做醫生要立誓愛病人、服侍病人,但這些觀念經己變質。無牌行醫、濫收藥費比比皆是。人都變得自我中心,唯利是圖,不再顧道德和專業操守。

第四個是信仰。美國的貨幣均印有「In God We Trust」的字句,亦有百分之七十人口是基督徒,然而很多都是有名無實,就算返教會也是心不在焉。如此慢慢遠離神,與祂的關係走到撕裂。當與神的關係撕裂,便連帶其他關係都連根拔起。因聖經說:「神是愛。」

蔡醫強調:「神是愛的源頭,當與愛的源頭隔絕的時候,很容易便與身邊的人都一同隔絕。」

以大衛借鑑

聖經記載,大衛靠著神,以小勝大擊倒了巨人歌利亞,又曾顛沛流離,躲避掃羅王的追殺,蔡醫生說:「當人在患難中很自然會親近神,就如大衛一樣知道自己力有不逮,因而貼近神。」最終上帝選擇了他,成為了以色列王。他說:「當人自以為掌握一切,便是開始墮落的時間。」

當大衛名成利就時,一天無意間看到了將軍烏利亞之妻拔示巴正沐浴,於是暗中與拔示巴私通,使她懷孕,最終為掩其非而將烏利亞調到戰場前線而殉亡。曾經一個這麼貼近神的人亦抵受不了引誘與神撕裂,一而再、再而三做神不喜悅的事,可見撕裂是人人都會經歷,而非沒有信仰的人所獨有。蔡醫解釋:「假如人貼近神,欲望便與神為中心,否則便是以己為中心。後者則有三個欲望的危機:眼目的情慾、肉體的情慾和今生的驕傲。」後來大衛娶了拔示巴,兒子恨他,群臣議論他,他卻懵然不知,因他的雙眼已被欲望所蒙蔽。

「縫補有時」—上帝永不放棄

但是上帝會來作「縫補」的工作。蔡醫說:「神是滿有慈愛,祂會差派人提醒犯罪的人。」當時神派了先知拿單死諫,令大衛懊悔不已,寫了《詩篇》51篇並公告天下。由此可見神沒有放棄大衛,還派人勸他浪子回頭。蔡醫生又補充:「應當珍惜身邊會說提醒你的朋友,因為會說真話的人不多。」

蔡醫生指出,很多宗教的信徒會做各樣的事去討好自己所信神,又有所謂「行善積德」。然而大衛透過《詩篇》告訴世人,神要的是「憂傷痛悔的心」——人醒覺之時發現真正的自己,然後去真誠面對自己和神,做個表裡如一的人,而非一切的宗教儀式。如此一來,就成了一個修補人與神關係的條件。

蔡醫生告訴聽眾,耶穌基督的犧牲使人與神修補關係的橋樑。因《聖經》說:「若不流血,就不得赦。」而耶穌被釘十架,為世人流血並赦免他們的罪,使神與人重新和好。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