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大馬羅文」苦苦掙扎脫毒海 信耶穌以歌榮耀神 | Gospelherald.com

「大馬羅文」苦苦掙扎脫毒海 信耶穌以歌榮耀神

2017 八月 16日, 星期三 23:40

何海山自幼便擁有音樂天份,但因進入黑社會,染上毒癮而自毀前途。在節目中,他大談自己如何自己信主,脫離毒海的經歷。(圖: 《星火飛騰》視頻擷圖)
何海山自幼便擁有音樂天份,但因進入黑社會,染上毒癮而自毀前途。在節目中,他大談自己如何自己信主,脫離毒海的經歷。(圖: 《星火飛騰》視頻擷圖)

作客《星火飛騰》的何海山自幼便擁有音樂天份,但因進入黑社會,染上毒癮而自毀前途,更一度在信仰中浮浮沉沉,幸而最終他重新認識信仰,從此醒悟過來。

何海山在十四歲加入黑社會,十六歲便受人「提攜」,後來更扶搖直上,成為幫中「第二把交椅」,聲名大噪。

雖然年少便誤入歧途,但自少便有音樂天賦,更有「大馬羅文」的稱號。他先後在吉隆坡著名的天虹歌劇院及金馬夜總會演唱,其後更受唱片公司賞識成為旗下歌手,並有機會到香港無線電視台發展。

那時他染有毒癮,早上是「癮君子」,晚上就化身為歌手,他說:「要早上吸食毒品後才可唱歌,否則我毒癮發作,會唱得很艱難、很辛苦。」其後毒品及幫中事務令他的聲譽盡毀,更因搶劫鬧出醜聞,從此星途終結。

Like Us on Facebook

毒品不但令何海山星途毀於一旦,更使他與家人關係破裂。沉迷白粉的他為滿足毒癮,不惜把白粉針打進手根、項根、腳根,甚至連手指頭也不放過,他憶述:「到後來我把針打進大腿內側,如此長的針,我每天打十數次,刺得腫起來像火山口一樣。」

得悉一切的何父為救兒子脫離毒海,便軟硬兼施,更有一次一把掌打在他耳朵,使他失聰整整一周,耳內流出血水。何海山對此懷恨在心,從此父子反目。

救子心切的何母想盡辦法,更想到「插贓嫁禍」,把毒品放在何海山的袋子,希望他被捕後悔改戒毒。何海山自此更恨透母親。惡向膽邊生的他後來更逃離了法庭,成為通輯犯,但又再次被捕,因犯下七宗罪而開展了八年的監犯生涯。

何海山當被關進環境惡劣的吉隆坡半山芭監獄,十多個人擠進一個沒窗的房子裡,他笑言這猶如「雙層夾心餅」,生活苦不堪言。

每每想到未來便失去盼望的他,有一次應邀到監獄聚會聽福音,他便開始接觸信仰。他說:「慢慢聽多了,我心想這群人為何每星期天老遠來到監獄向我們講耶穌﹖不是一年、而是兩、三年。」

從此,對生命迷惘的他漸漸看到一絲曙光:「首先吸引我的是他們的愛,如果有一天我能改變像他們一樣,至少有禮貌、有笑容、不說髒話就足夠了。」從此他便暗中立志,要從信仰中追尋真理。

何海山於91年便刑滿出獄,後十年間他進入了七所福音戒毒中心,然而他每次都再度沉淪。當有自由空間,他便重返以前黑社會的舊地吸毒,甚至還慫恿與別人一同吸食。最終吸毒被揭露,亦被中心定為「為無藥可救」,便只好收拾行李離開,轉移到雲頂當藝術技工。

而有一次,他重遇以前的女朋友,但奈何這位故人卻不認他,使他萬念俱灰。他當時想:「我本來有一個很好的女友,有一個可愛的女兒,為何我會落得眾叛親離的下場?倒不如吸掉全部白粉,死了作罷。如此美好的東西我都失去了?我還可以重來嗎?」

漸漸何海山明白到自己縱然在獄中信主,卻沒有根基,七次出入戒毒中心,是因他還未放下舊日在幫會中的風光。當時已四十歲的他痛定思痛,決定再次接受福音戒毒。

終於他成功戒除毒癮,更願放下身段,服侍人群。他被安排到進入傷殘中心,照顧殘障人士的起居飲食,一天為他們煮五餐,甚至清理他們的的大小二便,為他們按摩。他想:「當年我在黑社會也算一號人物,為何信了耶穌後會做這些事?」後來他明白信仰能令他做一些他認為羞恥的事,一些有錢也不會做的事,這便是聖經所說「生命的改變」。

後來受中心領袖鼓勵下,他進入神學院進修,立志向人分享信仰。

現年五十四歲的他,與太太結婚十年,而神學文憑畢業後,他亦成為了自由傳道人,到處以歌會友,分享自己的故事。另外,他更會以自己的經歷作為作曲作詞的靈感。

信耶穌後,何海山還原諒了他的家人,重新修補關係;更在佈道會中,神讓他重遇了前女友和失散廿七年的女兒,他說:「人世間沒有甚麼比這樣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