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曾是激進「出櫃女同志」羅莎莉亞教授談「如何愛同性戀鄰舍」(一) | Gospelherald.com

曾是激進「出櫃女同志」羅莎莉亞教授談「如何愛同性戀鄰舍」(一)

2017 十一月 7日, 星期二 2:59

曾經是激進的女權主義者的大學英文系教授羅莎莉亞以過來人的身份,真實地指出基督徒看待同性戀鄰舍的盲點及偏見。(圖:Gospel Mag)
曾經是激進的女權主義者的大學英文系教授羅莎莉亞以過來人的身份,真實地指出基督徒看待同性戀鄰舍的盲點及偏見。(圖:Gospel Mag)

曾經是激進的女權主義者、同性戀大遊行發言人 、大學英文系教授羅莎莉亞‧巴特菲爾(Rosaria Champagne Butterfield)接受福音聯盟(The Gospel Coalition)訪談中,以女同性戀過來人的身份,真實地指出基督徒看待同性戀鄰舍的盲點及偏見,並對如何幫助同性戀朋友脫離黑暗、接受基督救恩提出寶貴的建議。

訪談片段由福音聯盟製作、基督教台灣改革宗電視台獲授權翻譯成中文發佈。福音聯盟由唐納.卡森(D. A. Carson)教授與提姆.凱勒牧師所創辦,以福音真理回應真理缺失下的文化危機。

同性戀印象:基督徒大部份都充滿懼怕

羅莎莉亞教授回顧15年前她對基督徒的印象:粗野而瘋狂的宗教狂熱份子。

她當時是大學教授:「當時我遇到的基督徒大部份都是充滿懼怕的人,他們用聖經塞住別人的嘴巴,拒絕深入討論。當我有疑問時,他們會說:主這樣說…來結束我的問題。所以我搞不懂,如果他們信是神聖的、偉大的神,為什麼要那麼害怕﹖」

Like Us on Facebook

矛盾的是,另一方面她又接觸到在同性戀大遊行接觸到另一種基督徒,他們高舉政治標語寫道「如果愛滋病是上帝對同性戀的咒詛,那麼女同性戀就是上帝揀選的子民」,給她的感覺是,這些人比較開放,總能回答她的提問,但她仍然能感到思想上的障礙。

後來她遇見紐約州雪城改革宗長老教會肯恩牧師 (Ken Smith),對方耐心與她真誠交流,流露基督徒的愛心與智慧。後來經歷許多事情後,她讓上帝掌管她的生命,並在很多真實的生命掙扎下,她脫離同性戀生活,並與肯特結婚。

福音派的基督徒的盲點

她告訴主持人說,福音派的基督徒令她看不到「整個畫面」,她認為基督徒群體面臨著重大挑戰和壓力,因為我們處身危機中——在道德危機、公民議題上,基督徒節節敗退。

但她仍然帶著信心,認為當基督徒在社會政治議題落敗時其實在得勝:「我們可以禱告更多,不以道德宣言代替福音邀請。」

她提出教會出現一個簡單的規律:一個人在教會將真正的感想說出來時,不會有「好下場」,甚至有被趕逐離開教會的可能性。她認為這正是福音的阻礙:「你話語的力道需要符合你關係的真誠與深度。對不信者來說也是如此。不要以為你的同性戀鄰居生命中最嚴重的罪就是性行為,也許最嚴重的罪是不信。實際上不信是更嚴重的罪。」

找出「福音橋樑」

她認為要建立鞏固和深厚的關係時必須面對被拒絕的風險,靠近到可能受傷的距離,才能把失落的人帶到耶穌那裡。但她承認對不少基督徒來說是困難的,因為不管與同性戀鄰舍有如何友善的開始,關係終會發展到一個地步,對方會知道你對他們的生活型態的看法。

作為同性戀過來人,被問及對「何處理關係中的那一步」有何建議時,她說:「對任何不信的鄰舍,都會遇到這個問題。首先,那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個特別突出的問題。人的確非常看重這個身份(同性戀)。而且同性戀有自己的政治遊說集團,這讓問題更複雜。」

她說:「對不信的鄰舍,你總該做這一件事:試著找出那個福音橋樑——不是責備性行為的罪,你不需要講那個。 也許你需要講那個,但不一定。如果你的鄰居是女同志、與她伴侶『結婚』50年,已經分房、二十年沒有做愛了,你為性行為的罪責備她們就很『白癡』了。她們會馬上告訴你:『我更年期都過了,你瘋了!』」

同性戀只是罪的表癥

她認為要指出人所犯的罪時要非常具體,而且不是在表面上,而要發掘「真正深藏的問題」。她指出同性戀只是表癥,而根本在羅馬書1章所說的,就是原罪:「同性戀 是從一個拒絕認上帝為主的心、智、身份 結出的道德果子。認上帝為主就代表聖經有權檢視我的生命,而非我有權柄檢視聖經。所以同性戀說穿了 就是原罪所帶出的道德後果。」

她認為這罪不單在同性戀者上,而是在每個人上:「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樣: 任何性行為的罪 都是原罪的顯現……我不認為我們應該看待我們同性戀的鄰舍, 好像他們面對特別不尋常的問題。」

當下最逼切的是教會要傳「真正的福音」。她認為,多年來被傳播了「很虛弱的福音」、無意義的決志禱告讓人誤以為自己是基督徒。

沒有「同性戀基督徒」

當主持人問她:「有些人認為那就是『同性戀基督徒』,他們自認如此。你對這個稱號沒有意見?」她說,形容詞的作用就是要修飾名詞,「同性戀」是形容詞,「基督徒」是名詞,這兩個詞語本身卻自相矛盾。

她將「同性戀基督徒」比喻為「穿錯隊服上球場打球」:「你說你是同志基督徒,你等於說『聖靈,不要管我那裡,那裡不屬於你管!那是我的身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