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超越悲劇 沈鵬牧師專訪——從終身監禁的囚犯至牧師(上) | Gospelherald.com

超越悲劇 沈鵬牧師專訪——從終身監禁的囚犯至牧師(上)

2018 一月 22日, 星期一 20:51


牧師,從忘恩劫殺囚終身的罪人,成為蒙赦罪的牧師,服侍同性戀者、妓女等社會邊緣者,承載著報神恩、救靈魂的使命。(圖:沈鵬牧師)
牧師,從忘恩劫殺囚終身的罪人,成為蒙赦罪的牧師,服侍同性戀者、妓女等社會邊緣者,承載著報神恩、救靈魂的使命。(圖:沈鵬牧師)

一名毒販、終身監禁殺人犯,
從前忘恩劫殺囚終身,被罪疚折騰;
今日得赦更生作牧師,恩重救靈魂。

一個從地獄逃亡的真情故事。

沈鵬牧師的自傳《地獄逃亡》,記錄著監獄風雲般的傳奇故事

年少時的沈鵬終日嫖賭飲蕩、揮金如土。父親將他安排到英國寄宿,盼望他洗心革面,沒想到他身在異地仍故態復萌。一次他因貪玩,偷竊對自己愛護有加的寄養家庭夫婦的家財,慌亂間勒死了他們僅11歲的寶貝女兒,然後放火燒屋離開,因而被判終身監禁。

監獄生活沒有讓他轉性做好人。獄中裡盡是惡貫滿盈的囚犯,為了自保他必須變強。漸漸地他學會用煙、酒、毒及暴力來支配他人;他曾被其他犯人用圓規插脊,與死神擦身而過。坐監期間,由於行兇、結黨、販毒,在當地監獄竟成了惡名昭著的監犯頭目,可謂「闖出名堂」。

Like Us on Facebook

然而不為人知是,外表強悍的他內裡卻掩藏著一顆極度痛苦的靈魂,罪疚感的折磨猶如在地獄的硫磺烈火。他心中暗求能信耶穌做好人,換取枉死被害者上天堂。連他自己都沒想到竟憑這信念,上帝差派使者向他傳福音。接受耶穌後,這個永不超生的惡人生命一步步被扭轉過來。

上帝恩典下,1997年他竟被特赦,離開監獄自返自己。帶著洗心革面、痛改前非的意念返港,他勇力自力更生,建立事業、家庭,甚至進入神學院,建立教會,成為一名牧師,建立教會致力服事更新人士。更與華人基督教電視台《創世電視》走訪各地,製作福音節目,見證耶穌基督,為死蔭中的人帶來盼望的信息。

他接受本報訪問,特別環繞他如何從心靈的罪疚、黑暗中走向釋放重生作了深度剖白。

殺人放火傷人販毒 從罪疚感中得釋放

眼前的沈鵬是一位溫文的牧者,信仰如何將這個冷血劊子手改變?耶穌在他身上施行了甚麼神蹟?在他的自傳裡,提到罪疚感最折騰人。他曾痛苦得半夜發噩夢,一拳擊打在床上,早晨起來發現地上留下鮮血一攤。他如何脫離此境況,得著釋放成為心靈的自由人?

「罪疚感來自我不願面對做過的錯事,欺騙自己,不敢在人前承認,心理受衝擊,變得不平衡。我奪取了人的性命,如何能歸還呢?即使我努力去幫助十個人,甚至十萬個人也無法彌補。我沒辦法告訴別人真相,內心交戰激烈,精神壓力很大。我無法面對罪疚感,亦不敢去面對。自殺嗎﹖我怕疼,更怕死不去會更痛苦。」

在看似絕路之時,在監獄裡遇到一位牧師,談論到信仰。

他說:「我不相信自己可以上天堂,不過可以來一個交易,如果神讓Elaine(受害女孩)上天堂的話,我就信耶穌做基督徒。」
牧師回答:「信仰不是這樣的,救恩是不可買賣的。」
他抗議:「我殺人放火打劫,取了別人的命;我信耶穌就可以上天堂,她沒有機會信耶穌就要下地獄?」

這位屬靈父親以自己為例,死了之後亦有很多事想問上帝,自己也無法知道。他還問了沈鵬一個問題:「祂是一個怎樣的上帝?」沈鵬不假思索說:「祂是一個有愛、公義、公平的上帝。」

「若你相信上帝是如此,一切交給祂吧。」

沈鵬想,若上帝是公義、公平,祂決不會讓一個小孩受苦。她被人殺害,還要被扔到地獄去?雖然不知道最終結局如何,但信任這位上帝,就把這個問題交給上帝。

話雖如此,他仍懷疑Elaine的靈魂會在哪裡。後來他看了一套電影《天堂是真的》,劇中小孩從死亡中被救回,一位教會女執事很生氣:「我的兒子為國家打仗犧牲了生命,為何上帝救你的兒子而不救我的兒子呢?」那位爸爸說:「妳想,我愛妳的兒子,比妳愛自己的兒子不是更多嗎?」這片段釋去了沈鵬的疑問,相信上帝更愛Elaine。

灰暗愁苦可找到喜樂 祈禱聽從上帝吩咐

監獄環境相當惡劣,生活艱難,好不容易挨過去,況且出獄後重投社會,從囚犯到更生人士,再成為牧師,路遙途遠,但神的恩手蔭護著他。

「我要和厄運鬥長命,守得雲開見月明,『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聖經》馬太福音24:13 )。世界不是那麼灰暗,人生在灰暗愁苦裡仍可以找到喜樂。我到過亞洲一些地方,村裡的住民生活簡陋,只有粗茶淡飯,但活得很開心。所以放手給上帝,心裡不要老是記著仇恨,上帝會為我打『強心針』。」

曾有人問他,坐了二十多年監思想言語會否變得古怪﹖他說:「我一個人的時候會自言自語,問上帝為何對我那麼好?這是有沒有相信上帝的分別。如何倚賴這位上帝過這關在乎肯不肯放手給上帝。」

沈鵬覺得,上帝自古至今每一個罪人都愛:「大衛搶奪人妻子,殺她丈夫,為甚麼上帝還愛這個人?因為他承認自己是罪人,每天都祈求上帝的赦免。稅吏和法利賽人都是罪人,做過很多壞事,但稅吏向上帝祈求,開恩可憐他這個罪人,耶穌就說, 『這人比那人倒算為義了。』我們的信仰包含認罪和悔改,認信時候認罪悔改、洗禮時候認罪悔改、領聖餐時候認罪悔改。」

沈鵬在恩典橋基督教會服事八年。他鼓勵信徒要自潔,不要單單指責別人、定人的罪。若有看來古怪的人來教會仍要接納他們,因為神愛世上每一個人。

接納不喜愛的人,談何容易﹖原來他的秘訣在於祈禱:「好像撒母耳先知,睡覺時候聽到別人呼喚名字,就去祭司那邊,按以利的告知,對耶和華說:僕人在,請吩咐。我們祈禱應該聽上帝的吩咐。今天,我們祈禱反而吩咐上帝去工作,還給祂一條公式,吩咐祂 『這麼做』、 『那麼做』。」

有一次,沈鵬牧師的太太開聲祈禱,求主給兒女聽話、丈夫多花時間在家。沈鵬問她:「妳在跟上帝祈禱,還是跟我們說話﹖」

「很多時候,祈禱是出於我們的心態。有些信徒信主十多年,視上帝為『工人』,求神如求黃大仙,有些偷偷地去看風水,找 “second opinion”。」

牧會八年,沈鵬已從崗位退下,交給下一代傳道人接棒。事奉上若需作抉擇,沈鵬就告訴他:「我把主權交給上帝,你和上帝傾談。」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