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男同性戀異見者遭欺凌 揭同運鮮為人知的「真相」 | Gospelherald.com

男同性戀異見者遭欺凌 揭同運鮮為人知的「真相」

2017 十一月 24日, 星期五 0:20

前男同性戀者Wilson被同性戀者標籤為恐同者。(圖:youtube擷圖)
前男同性戀者Wilson控訴因反同性婚姻的立場而慘被同性戀者標籤為「恐同者」,受到辱罵、欺凌。(圖:截自youtube)

「出櫃說我是同性戀者對我非常容易,因為家人非常支持我,我的朋友非常支持我,我認識所有同輩,在政治、工作、學習上所接觸的每一個人都非常支持我。我沒有遇上任何困難——當我出櫃承認是同性戀者。但是我表明自己是保守分子時,他們 (同性戀運動)憎恨我愛的一切。」


~ 同性戀者、昆士蘭大學學生Wilson

過去同性戀社群自稱為「弱者」及「小眾」,成功取得社會大眾的同情及支持。但鮮為人知的是,同性戀運動在背後正有計劃地標籤、醜化及打擊異己者——甚至是異見的同性戀者。同性戀者、昆士蘭大學學生Wilson以及另一名不願具名的同性戀者(本文稱為「A先生」)現身說法,他們在澳洲因反對同性婚姻立場而受盡憎恨和欺凌真實經歷,勇敢揭露同性戀運背後的真相。

Like Us on Facebook

因反對同性婚姻被憎恨及欺凌

Wilson可算是「兩次出櫃」,一是公開同性戀身份,二是公開反對同性婚姻。但他萬萬沒想到作為一名同性戀者反對同性婚姻會遭到仇恨:「他們恨我,因為我是保守人士。而他們更加恨我,因為我是個同性戀保守人士。」

作為同性戀者,Wilson在自己人—— 同性群戀運動中感受的不是愛,卻是無限的辱罵攻擊:「這些人稱我們為納粹、固執狂、恐同人士。他們憎恨我們,他們才是真正的憎恨者(real haters)。他們不能稱我為恐同,他們不斷嘗試想把我們滅聲……他們想破壞澳洲裡所有美好的東西,這些都是我所愛的,他們想在學校引入激進的性別意識形態……他們更憎恨我,因為我是同性戀者但支持現行婚姻。」

另一位不願透露身份、已離開同性戀群體的男同性戀A先生亦遭同運人士施壓欺凌。他被罵因來自破碎家庭、有自殺傾向和抑鬱所以「有內在恐同的傾向」,又種種極惡毒的言詞攻擊他。

這(同性婚姻)已不再是我可以支持的政治運動

由於持反對同性婚姻的立場,A先生經歷到校園推動同性戀運動的真相:「我在大學親身接觸了很多YES (支持同性婚姻)及NO (反對同性婚姻)的游說活動……而我的想法已經改變,我看見很多欺凌、辱駡、極惡毒的言詞來自YES (支持同性婚姻)一方,這已不再是我可以支持的政治運動,或一個可以認真看待的政治運動。」

他說:「他們想淹沒我們,他們想代表我發言,因為我是同性戀,但我現在站起來反對他們。在這國家裡,有數以千計的同性戀者看到同性婚姻為家庭、學校、政治及教會帶來的後果,因此反對它。」

A先生亦感慨:「布里斯班內的同運人士及團體,例如彩虹勞工、LGBTQ權益組一方面表示歡迎任何人及包容他們的信念,另一方面卻開出條件,你必須同意他們的觀念及行為,只能接受他們無上的權威,或完全收到,你的聲音將會被忽視。」他質疑:「這令人極度失望,原來我們不有一個理性的辯論,關於一個確實會影響我們,和同性戀群體成員有相反看法的議題。」

成立Our Voice Our Vote 讓反對同性婚姻聲音被尊重

Wilson又說:「大多數支持同性婚姻的人都不認識實際推行的人士。如果一般澳洲人見識到這些人士是樣怎推動同性婚姻、怎樣精心安排,他們會感到恐懼震驚。要知道這些極端激進份子也令多數同性戀者震驚,他們只想撕裂澳洲社會,他們正是使用造成分裂的話語(discourse),標籤其他人為偏執狂和恐同者。」

「我未聽過一句針對同性戀者的說話由反對同性婚姻的組織中說出,但支持同性婚姻的陣營則不斷打擊對方,只是透過羞辱他們為偏執狂!偏執狂!偏執狂!這是荒謬的。」

無懼同性戀運動的攻擊,Wilson成立了Our Voice Our Vote組織,目的是希望讓反對同性婚姻的聲音能被聽見及被尊重:「我可以對他們說,就是因為我反對同性婚姻,我是同性戀,我不是恐同者,我愛同性戀男性,你不能說我恐同,只因我反對同性婚姻,只因我反對你的議程。你不能叫我收口,就像你對得多人所做的一樣。你不能叫我收口,說我是偏執狂,說我是恐同。」

A先生亦說:「如果你支持言論自由,如果你想抗衡政治正確……你應該投下“NO”。如果你想向那些企圖阻撓討論及禁止反對者發言的左翼政治組織如Getup傳遞一個清晰信息,最簡單的方法是投“NO”。」

「同性戀大學生:出櫃反對同性婚姻,比出櫃說自己是同性戀更難影片」由Our Voice Our Vote製作,性文化學會獲授權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