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250位新教領袖聯署《新教普世信條》闡新教核心教義 | Gospelherald.com

250位新教領袖聯署《新教普世信條》闡新教核心教義

2017 十一月 28日, 星期二 0:19

250位新教領袖聯署「新教普世信條」 闡釋新教核心教義(圖:WIKIMEDIA COMMONS)
250位新教領袖聯署「新教普世信條」 闡釋新教核心教義(圖:WIKIMEDIA COMMONS)

500年前,馬丁路德將《九十五條論綱》張貼在維登堡大教堂門前,反對羅馬天主教會的腐敗行為,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販賣贖罪券,引發了影響深遠的宗教改革運動。

今年正值宗教改革500周年之際,來自全球超過250位傑出的學者、牧師和教會領袖於9月12日發佈一份神學宣言,肯定宗教改革的基本宗旨,以此紀念宗教改革500周年。該文獻名為「新教普世信條」(The Reforming Catholic Confession),是一份具意義的普世宣言。

休斯頓浸信會大學(Houston Baptist University)哲學系教授及作家傑里·沃爾斯(Jerry Walls)表示,發佈這份宣言的目的是表明全球新教徒在基督教核心教義領域中共一致。簽署文獻者包括許多聖經領域的重量級人物。他們來自不同的傳統、代表超過110個基督教機構,其中有30個是國際組織。

這份文獻創始於本今年初,沃爾斯當時正準備與肯尼士·柯林斯(Kenneth Collins)合著,即將付梓的Roman but Not Catholic: What Remains at Stake 500 Years After the Reformation(暫譯為《羅馬非普世:宗教改革500年後的餘益》)。

Like Us on Facebook

沃爾斯寫信給幾位聖經學者和神學家,表明其想法,得到積極回應,其中包括伊利諾州鹿野市三一福音神學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系統神學教授凱文·范胡斯(Kevin J. Vanhoozer),范胡斯教授曾著有Biblical Authority After Babel: Retrieving the Solas in the Spirit of Mere Protestant Christianity(暫譯為《巴別塔之後的聖經權威:回溯純新教語境下的唯獨》)。

沃爾斯是衛斯理派信徒,范胡斯屬改革宗,他倆開始合作,並繼續邀請跨宗派人士參與,此舉引起各方關注,積極回應。沃爾斯對美國基督教媒體《基督郵報》(The Christian Post)透露:「羅馬天主教徒針對新教內部的分派情況,以此來攻擊新教,取笑新教現有33,000個不同教派,彷佛整個宗教改革的遺產就是無止境的宗教分裂。這份宣言就是要表明,新教在基督教歷史的信仰中存在廣泛的共識。」

他說:「這是切實紀念宗教改革其中最佳的方式,讓大家明白宗教改革背後的真義,甚麼事情曾經激勵宗教改革者達成信仰的共識,這是代表宗教改革後,學者在本質上的合一。」沃爾斯丁相信,五旬節和路德宗的參與,尋求共識,將令事情的發展,意義更具重大。

文獻概括了福音派在內的新教徒自宗教改革以來的神學主旨。新教普世信條包含12篇內容,涵括新教徒在基督教基本的信仰領域,例如「三位一體的神」、「基督的救贖之工」、「福音」和「教會」等,尤其提及宗教改革者的成就。信條之後是25篇解說文章——「我們為何如此說」,聚焦基督教信仰的關鍵核心與向度所在。文獻經歷多次的草擬與漫長的修訂,儘管各自表述內容,但定稿發佈時達成一致。

凱文·范胡斯負責文獻的起草工作,他接受《基督郵報》訪問時表示:「許許多多的人一直在問:宗教改革結束了嗎?宗教改革是個錯誤嗎?我想說的是,宗教改革是一次永恆的成就,我們不應該丟失。宗教改革並不是『在世界上釋放出教理、無政府主義和教會分裂的潘朵拉盒子』」,他強調「實際上,新教徒總是認同一些基本的內容,只是對某些事情有分歧,就像每個家庭裡出現分歧一樣,雖然如此,仍有許多共同點,而且正因這樣,分歧才看似更大。」

新教普世信條的第二條論述「聖經」,而新教徒著名的論述是「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他認為「這術語也是羅馬天主教會取笑新教徒的話柄,認為新教有數萬個宗派,原因就是沒有了像羅馬天主教會這樣乾綱獨斷的權威,對聖經的解釋才會五花八門。」但據論述「聖經由神透過祂的僕人、先知和使徒說出,是受神啟示的啟發性話語(參詩篇119:105),是神聖之光與人的生命,寶貴的自我交流,為信徒成長裡,在知識與聖潔中提供了恩典的途徑,要相信聖經的一切教導、遵循聖經的一切誡命,聖經的應許全然可靠,聖經展示的內容全然可敬。」

范胡斯告訴《基督郵報》:「『唯獨聖經』常被誤解,這個短語通常被解釋為『只有聖經』,好像某意義上『排除了教會、排除了傳統、排除了聖靈。』,其實從適當的神學背景來解釋就能明白,『唯獨聖經』並不意味著這些內容。」他提到,「宗教改革者想要閱讀聖經,以此與聖徒相通,重要的是路德和加爾文都清楚表明,他們與基督教正統教義一致。他們用這詞,部分理由在於,聖經本身能引領我們,相信聖靈帶領教會進入全部的真理中,聖靈不會因為個人的不同解讀而拋棄教會。」

阿拉巴馬州伯明罕比森神學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系主任及教授,提摩太·喬治(Timothy George)是信條撰稿委員會的聯席主席,他認為激勵大家撰寫信條,動力是要呼喚教會的靈命復興。喬治告訴《基督郵報》:「這是呼召教會,以林林種種的方式抵擋神的世界中,成為教會;相信神縱使我們被一切風暴圍繞,但祂會支持我們。」

信條最後部分聲明,作者們的用意是要尊重新教各派傳統的種種差異,尋求主內肢體的更大合一。

喬治說:「除非我們嚴肅看待耶穌基督的話語和祂的禱告(約翰福音17章),即是透過門徒合而為一,讓世界相信,否則我們就不能成為宗教改革傳統中虔誠的基督徒。」然而他卻歎息:「不幸的,許多基督徒沒有以仁慈的心相互交流,在互聯網時代尤其如此,他們不單沒有以這方式討論相互的不同,反而使用屬世、政治的言詞,而不是用信仰的言詞來討論。」

他續說:「這信條想要恢復聖經語言學,在愛中相互講論真理,同樣也是呼召人悔改。這是呼召我們,讓我們意識到與自己息息相關。在我們生命裡存在缺陷,應該禱告祈求神,聖靈會在當中施行治癒和修復。退回到宗派的安逸裡,維持現狀並不比繼續前進更符合屬神的安排。」

「新教普世信條」已被翻譯成法語、韓語、葡萄牙語和西班牙語,其他語言版即將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