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唐崇榮獨子為何遲遲不讀神學﹖唐文廉:要征服最有頭腦的人 | Gospelherald.com

唐崇榮獨子為何遲遲不讀神學﹖唐文廉:要征服最有頭腦的人

2017 十二月 18日, 星期一 4:50

唐文廉(右)分享先讀物理後讀神學的原因。(圖:唐崇榮國際佈道團視頻)
唐文廉(右)分享先讀物理後讀神學的原因。(圖:唐崇榮國際佈道團視頻)

著名華人佈道家唐崇榮牧師以嚴厲著稱。其獨子唐文廉12歲起三次蒙召作神的僕人,但中學畢業後卻沒有聽從父親建議和勸告入讀神學院,而是先攻讀物理學博士學位後再讀神學,至2010年才於西敏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獲基督教研究碩士學位。

唐文廉在今年台灣一次講座中,在幾千名會眾面前與父親唐崇榮牧師對答中,分享了為何遲遲不讀神學的原因。

他說:「我從初中的時候就對物理特別有興趣,12歲至18歲,六年間三次蒙召要作神的僕人。高中畢業後,有人勸我讀神學,但我決定在大學選修物理學,大學畢業後再取物理博士學位。我對主說要把最好的獻給祂,所以物理學博士不是我追求的終極目標。」

他進一步解釋說:「對我來說,物理學是最難讀的,有一天我作傳道人的時候,就可以征服最有頭腦的人,帶領他們回到上帝的面前。所以我求上帝給我可以把物理學博士修完,然後我必定入神學院。」

Like Us on Facebook

他還說出了這樣選擇背後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從年幼的時候,基督教信仰與科學之間常形成一種對抗,關係緊張,所以自中學時代,就追求怎樣在兩者之間尋找和諧。」

他引用在19世紀末,科學界與教育界兩個具影響力的人物,前者是約翰·威廉·德雷珀(John William Draper),後者是安德鲁·迪克森·懷特(Andrew Dickson White),他們認為科學與基督教是對立。「百多年後的今天,還有很多基督徒以為科學與基督教信仰是衝突的。如果你問基督徒,信仰跟科學有甚麼關係,很多人會說兩者沒有關係。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怎樣面對處身現今科學社會的環境裡。 」

唐文廉經過反覆思考,發覺科學與基督教不單限於對抗的關係那麼膚淺:「當我到了西敏神學院做研究的時候,發現基督教信仰的前設是現代科學的基礎,如果沒有基督教的建設,現代科學是不可能發生的。在整個基督教及世界歷史,為甚麼現代科學只發生在以基督教為基礎的土壤上?我對兩個領域研讀的時候,明白神的呼召就是要我做護教工作,護教不單是保護基督教,而更要傳福音,爭取人歸向上帝,這樣我不但可以攻破仇敵的營壘,更讓基督居首位。」

他還期望人們學像英國的杜倫斯(T.F.Torrance):「他是中國出生的中文學家、神學家、物理學家,也是大英帝國科學會的會長,我盼望能有一些科學家是神學家,跟世界最尖銳最困難的學問結合起來榮耀上帝。」

唐文廉於1999年在美國加爾文學院(Calvin College)同時取得物理、數學、資訊科學與哲學等四個主修的學士學位;2010年取得康乃狄克大學(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物理學博士學位(研究原子、光學與分子物理學等),同年於西敏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獲基督教研究碩士學位,並於該院將完成護教學博士課程。現擔任國際歸正福音神學院教務長及系統神學與護教學專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