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女醫生米歇爾:教孩子變性為何是一種心理虐待 | Gospelherald.com

女醫生米歇爾:教孩子變性為何是一種心理虐待

2017 十二月 15日, 星期五 3:33

生理性別是天生,DNA決定性別。(圖:Lifesite網站)
生理性別是天生,DNA決定性別。(圖:Lifesite網站)

《生命網》(Lifesite )一特約作者米歇爾.克雷特拉(Michelle A. Cretella)作為一名兒科醫生近20年,她反對透過人工手段解決兒童或青少年性別認同的問題。

克雷特拉指生理性別是天生的。DNA決定性別,並儲存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中。她說:「人類的性別是二元的,若擁有正常的Y染色體就發展成男性;否則就會發展成女性。男女性之間至少有6,500個遺傳差異,使用荷爾蒙和進行手術都不能改變這一點。」

至於性別認同,克雷特拉指出這是基於心理而不是生理的,因為這關乎人的思想和情感。思想和情感沒有絕對答案,在事實上有可能是對或錯的。

界定精神病和變性傾向

克雷特拉舉例,若她走進辦公室說:「我是瑪格麗特.撒切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心理醫生會認為她妄想,給她處方精神病藥物。但是,如果她說:「我是男人。」心理醫生可能會說:「恭喜,你是變性人。」

Like Us on Facebook

她再舉例,如果她說:「醫生,我想自殺因為我是沒有四肢的人,但被困在正常的身體內,請切斷我的腿。」她將被診斷為身體健康認知障礙。但如果她對醫生說:「我是一個男人,請給我切除乳房。」她的醫生將會為她安排手術。

克雷特拉藉此帶出一個現象:當一個人想切斷他的腿或手臂,他會被診斷為精神病;但如果想切除健康的乳房或陰莖,他會被認為有變性傾向。沒有人天生是變性人。若性別認同在出生之前已被既定,那麼雙胞胎應有相同的性別認同,但他們沒有。

自然過渡青少年時期可改善情況

克雷特拉有一個病人叫安迪,在3至5歲之間他經常和女生玩耍,又玩「女孩子的玩具」,他甚至認為自己是一個女孩。克雷特拉轉介安迪和他的父母給治療師。

兒童性別認知障礙可歸因於父母患有精神病或虐兒,但更常見的是家庭狀況轉變帶給孩子錯誤信息。

在一次會面中,安迪放下玩具車,並抓住一個芭比娃娃說:「爸爸媽媽,你們不愛我因為我是一個男孩。」原來當安迪3歲時,他的妹妹出生。由於妹妹有特殊的需要所以更加受到母的關注。而安迪錯誤解讀為:「媽媽和爸爸愛女孩。如果我想要他們愛我,我必須成為一個女孩。」

幸好隨著家庭治療,安迪的情況得以改善。可惜時至今日,安迪的父母被告知:「你們必須確保每個人都把安迪當作女孩看待,否則他可能會自殺。」

隨著安迪臨近青春期,專家們把青春期荷爾蒙阻斷劑應用在他身上,讓他繼續以女孩身份生活。

克雷特拉指出,從來沒有人測試過把荷爾蒙阻斷劑應用在生理正常的兒童上、或曾經在治療男性的前列腺癌和女性的婦科問題時帶來副作用,但有人認為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阻止安迪身體發育,否則他會自殺。

然而,克雷特拉認為這個做法是錯誤的。青少年經歷青春期,生理特徵改變後,絕大多數性別困惑的青少年情況會好轉。若以人工方法改變他們的想法,如加入異性荷爾蒙到他們身上,可能引發其他疾病,如心臟病、中風、糖尿病和癌症,甚至情緒問題。

美國兒科學會最近發佈了一份報告,敦促兒科醫生警惕青少年在決定紋身前要三思,因為它們基本上是永久性的,甚至會帶來疤痕。但學會同時以110%支持如果一個女孩堅持自己是男性就讓她每天服用睾丸激素一年,那麼她在16歲時即使沒有父母的同意,都可以進行雙側乳房切除手術。

最後,克雷特拉總結,從幼兒園開始給孩子灌輸錯誤的性別認同信息,例如他們被困在錯誤的身體內而令兒童出現性別認同障礙,無法相信自己的身體,那麼他們還可以相信甚麼呢?因此她認為學校滲入跨性別意識是一種心理虐待,扭曲學童的性別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