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張慕皚兒子談父親:愛笑、愛籃球、再忙也陪家人 | Gospelherald.com

張慕皚兒子談父親:愛笑、愛籃球、再忙也陪家人

2017 十二月 20日, 星期三 2:02

張漢偉(小兒子)對父親的懷念。(圖:九龍城浸信會安息禮拜直播)
張漢偉(小兒子)對父親的懷念。(圖:九龍城浸信會安息禮拜直播)

12月17日,九龍城浸信會舉行張慕皚牧師安息禮拜,張牧師兩位兒子代表家人向父親致意,分享父子親情的生活點滴。

張漢偉(小兒子)對父親的懷念:

「剛才很多牧者和教會屬靈長者提及爸爸的事,其實很多時候聽到各單位講關於他在不同崗位的事時,我們也不知道。他是一個很謙卑的僕人,他回到家不會跟我們說他做了甚麼。在家中,他只專注做一個好爸爸。

我記得很多時候,我小時候已在教會長大,我的朋友在教會或我家見到我爸就會挺直,再叫張牧師。我心中覺得他是我爸,不會怎樣。你們認識的張牧師可能是非常嚴肅,但其實我們一家人很喜歡笑,很喜歡幽默,他很喜歡說笑,常常和我們說笑,作弄我們一家人。我也會作弄我爸。

記得讀大學時,有一年沒有回港,以前啟德機場要走一段跑道才到達。有一年我戴著長假髮,我扮留長了頭髮。當時他有不開心,後來知道是假髮又沒怎樣。在我們的家庭就有這些歡樂時刻。很記得他平時工作又忙又專心,所以在家他很喜歡放鬆一下,看電視,喜歡笑。我很深刻平時和他看《憨豆先生》(Mr Bean),他喜歡陪我們一起看,一起笑。

Like Us on Facebook

笑,是我們平日最喜歡的事;但他也會罰我們。我和哥都頑皮,我今天跟媽媽說也許是遺傳了爸爸。但我們再頑皮,他都會花時間照顧我們。他不會跟我們說忙,他一定會抽時間陪我們。星期六早上一定是家庭時間,星期日晚一定會一起吃飯,平日晚上都會有家庭崇拜,他真的很著重家庭時間。

爸爸告訴我們,他年輕時足球和打籃球都很好,是校隊。在建道神學院有看過他打籃球,有機會都會和他打籃球,好珍惜這些時間。有時間也會和哥哥和他一起打乒乓球,這些都很深刻,他會陪我們。

有一次,我也忘了嬲他甚麼,那是一個星期六,他下午很忙,但他會專程帶我到九龍城吃香蕉船,因為我要吃。這是我會記得的事。

他愛看籃球。那時我們還未出生,他和媽媽在美國看職業籃球,他喜歡湖人隊;我在候斯頓喜歡火箭隊。我記得他來探我,我請他去看籃球,他看到姚明入球非常肉緊,我從未看過他這麼緊張去看一場球賽。

當我在美國,他在香港,我們會用籃球作話題。直至他洗血換腎,有4小時沒事做,我們都會講波。所以講波和看波都是我和爸爸很大的回憶。

後來,我爸爸病到不太可以說話時,我仍在美國,我最後一句聽到叫我兒子為他祈禱,而且每日三次的祈禱。我兒子說他有為他祈禱,一日四次。我爸非常開心,真的最後一次時,他跟我和兒子說,你有沒有為我祈禱?如果有會多謝我兒子,再提我兒子要繼續為他祈禱,一日三次。我很記得這句說話,因為當他非常辛苦,仍然記得祈禱的重要性和能力。

看到這麼多人知道我爸做了很多不同的事,但他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他知道這些事不是他做的,而是神用他。神用他做各樣的事。我為他感到自豪,他做了這麼多事;他花時間去陪我們一家人,留了很好的榜樣,對我兒子和我們一家人。

張漢寧(大兒子)對父親的回憶與分享:

12月17日,九龍城浸信會舉行張慕皚牧師安息禮拜,張牧師兩位兒子代表家人向父親致意,分享父子親情的生活點滴。
12月17日,九龍城浸信會舉行張慕皚牧師安息禮拜,張牧師兩位兒子代表家人向父親致意,分享父子親情的生活點滴。(圖:九龍城浸信會安息禮拜直播)

我現在終於可以感受到爸爸30多年來在講台上為大家講道的感覺,他用了一生為主去做事。

我們由小到大都很清楚,他很多時候都不在家。我們家下層有一間辦公室,當他陪完我們後就會去下層工作,他真的每日、(一星期)七天都在工作。我們小時候感覺他一直讀書和寫作。我有時會到他辦公室看他,我看到他都是在讀書或寫作。但他看到我就會放下工作,與我聊天。雖然很忙,但他都會把時間花在我們一家人身上。雖然他傾盡全力工作,但他仍然會陪我們,花很多時間在家庭中。

有很多名詞可以用來形容爸:爸爸,牧師和院長。好像各前輩所指,他最喜歡做神終生的僕人。有很多人會問,為甚麼一個忠心的僕人神會容許他有病?在這件事上,爸爸雖然有病,但仍然不停工作,一有空餘時間仍然會去講道,做神要他做的事。他令我們看到忠心的僕人。

年初他有一個換腎機會,我們都很開心,認為是神令他有機會再有時間去做。但發覺神另有計劃,換腎後看到他一直在計劃事奉,但原來換腎後神的安排並不是我們所想中去做的。

換腎後有一段時間很好,吃很多東西、一些平時他不會吃的東西。由小到大他都很健康,注重飲食。看見他這樣都很開心,但不久就有些問題。我們發覺神可能認為爸爸要慢下來,不用再這麼用力工作。最後,我們都看到很多問題令他無法繼續做他想做的事。到後來他有淋巴癌,其實我們看來,他要經過化療去醫會很痛苦;亦很難事奉。我想神不想他有痛苦。神知道爸爸不能用能力事奉祂。所以有淋巴癌後我們一起入院,在神奇妙的安排下,我們用了少少化療,神容許他的胃有少許發炎。

我們有想過要開刀,但這是很危險。但不開刀的話,亦可能不能支持太久。即使開刀成功,他亦可能要繼續受苦,接受化療,亦不可能做他30年來想做的事奉。我們覺得神令他有機會可以不用痛苦,所以我們決定不開刀。最後時間我們可以一家人陪爸爸。

這陣子收集了很多家庭照片,我兒子和姨媽為我們做一個演奏(即場),有些是我都沒有看過。感謝大家花時間和我們一起懷念爸爸,不單在教會和建道神學院,而是在家庭的一些片段。

張慕皚牧師11月22日下午榮返天家。張慕皚牧師是華人基督教領袖,多年任建道神院院長及著名九龍城浸信會主任牧師,並多屆港九培靈研經大會講員,廣為信徒認識,深受信眾愛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