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音樂人訪談:基督教音樂有助種族融和嗎? | Gospelherald.com

音樂人訪談:基督教音樂有助種族融和嗎?

2018 四月 6日, 星期五 5:47

柯克.富蘭克林呼籲基督徒音樂家合作,以音樂打破種族界限(圖:網絡圖片)
柯克.富蘭克林呼籲基督徒音樂家合作,以音樂打破種族界限。(圖:網絡圖片)

近期研究表示,美國人視種族主義是該國的一個「大問題」。早在2016年,柯克.富蘭克林(Kirk Franklin)在第47屆美國福音音樂協會金鴿獎(GMA Dove Awards)上向基督教音樂人提出挑戰,鼓勵他們以音樂促進種族融合。到底基督教音樂能夠幫助種族融和嗎?

《基督郵報》報導,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數據,六年前認為種族主義是國家問題的美國人比例是28%;在去年八月,人數已增加至58%,增長比例多於一倍。

2016年,唱片藝術家、作曲家兼「為你靈魂」福音音樂(Fo Yo Soul Recording)負責人富蘭克林和業界同行合作,希望以信徒身份在種族主義問題上出一分力。

「警察遇害、黑人男性遇害時,我們需要向社會說話,我們不說話時其實已經發聲了,」富蘭克林在2016年鴿子大獎上說。「我在音樂會、教會中懇求兄弟,讓我們像尼尼微一樣,在種族問題上拒絕保持沉默。」

傑夫.帕蒂洛(Jackie Patillo),福音音樂協會總裁兼執行董事告訴《基督郵報》說:「當下是個無法言喻的時刻。我很感激他願意以如此大膽及重要的方式來回應世界。我們是世界之光,我們不應該害怕解決任何問題。」

Like Us on Facebook

該消息在基督教音樂界引起共鳴,當代基督教音樂歌手曼迪薩(Mandisa)在她的歌曲《Bleed the Same》中引用富蘭克林演講的一段話:

我們都流血了,當我們走到一起時我們會更美麗
我們都流血一樣,所以告訴我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我們分開

富蘭克林歇力以基督教音樂結束種族主義,而2015年在《傳播與宗教雜誌》上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藝術家之間的合作可能會對種族主義有幫助。

「這項研究的意義,來自當代基督教音樂和福音音樂的藝術家合作可能會消除種族化,從而消除標籤化。」該研究由辛辛那提大學傳播學助理教授奧馬他多.班卓琴(Omotayo Banjo)和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伯克斯分校通信藝術與科學系助理教授凱莎莫.蘭特.威廉斯(Kesha Morant Williams) 共同發表。

近幾個月以來,來自不同種族背景的藝術家一起合作,包括麥特·雷德曼(Matt Redman)和塔剎·柯布斯(Tasha Cobbs Leonard)去年發布歌曲《Gracefully Broken》。今年2月,喜樂基因組(Elevation Church)與當代基督教音樂合作,與以斯奧.霍頓和福音音樂藝術家塔莎科.布斯.倫納德等人合作為樂基因組專輯《Elevation Collective》重新構想歌曲。

賈森.克拉布(Jason Crabb)對於與不同音樂風格的藝術家合作並不陌生。他解釋基督教音樂家聚集在一起有助彌補現有種族分歧的重要性。

「如果我們是福音和基督教音樂的載體,我們怎能不打擊任何分裂我們的東西?傳媒和政治已經在我們之間造成分歧,」他告訴《基督郵報》。「如果我們說基督有愛,我們是被呼召去愛每一個人。與各種膚色、流派和風格的藝術家在一起,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我們是基督身體的一部份。」

根據2014年皮尤公佈的報告,在全國各地大多數教堂的參加者參加以單一種族為代表的崇拜場所。雖然許多藝術家可能願意合作,但福音歌手托德杜拉尼(Dulaney)認為,這種合作的動機始於教會。

「它必須在星期日早上開始,」杜蘭尼說,他的專輯《你的偉大的名字》(Your Great Name)今年較早時候在福音專輯榜上榮登榜首。「因為我們是在星期日早上真正開始互相認識。」

卡拉.威廉姆斯(Carla Williams)是CM Wonder創新藝人經紀公司的老闆,曾與富蘭克林和傑克斯牧師(T.D. Jakes)合作近10年。他向《基督郵報》講述了教會對基督教音樂的影響。

「教會促進了福音音樂的演變,全世界的地方教會是推進這些音樂發生的地方,」威廉姆斯說。 「我認為教會影響傳媒和電台。」

多年來,福音歌手布萊.恩波芬(Bryan Popin)曾前往數百個教會,講述不同種族特色的音樂。恩波芬認為渴望崇拜的心使不同類型的基督教藝術家聚集在一起。「我不知道如何改變當代基督教音樂世界的體系。但是我們需要更關心和開放,並意識到我們都渴望以音樂來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