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德國巴伐利亞州強制掛十字架 引政界神學界熱議 | Gospelherald.com

德國巴伐利亞州強制掛十字架 引政界神學界熱議

2018 五月 4日, 星期五 14:31

德國巴伐利亞州(Bavaria)州長索德(Markus Söder)4月24日他在推特上貼出自己手持一個裝飾華麗的十字架的照片,該十字架是前慕尼黑紅衣主教贈送的禮物。(Twitter@Markus_Soeder)

德國巴伐利亞州(Bavaria)州長索德(Markus Söder)4月24日他在推特上貼出自己手持一個裝飾華麗的十字架的照片,該十字架是前慕尼黑紅衣主教贈送的禮物。([email protected]_Soeder)

近日德國巴伐利亞州(Bavaria)州長索德(Markus Söder)宣布自6月1日起,所有政府建築必須懸掛十字架標誌,引起各界激烈討論。

索德所屬的基督教社會聯盟(Christian Social Union,CSU)與當前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CDU)是保守派姐妹黨。索德於三月份戰勝政治對手,成為德國面積最大,人口第二大州巴伐利亞州州長。

4月24日他在推特上貼出自己手持一個裝飾華麗的十字架的照片,該十字架是前慕尼黑紅衣主教贈送的禮物。

他同時配文表示,此舉是為了「明確我們的身份和巴伐利亞州的基督教價值觀。」

Like Us on Facebook

目前德國公立學校和法庭已經接受了該措施,但反對者認為在所有地方政府建築中懸掛基督教標誌的提議違反了政府宗教中立的憲法原則。

對此索德表示,這裡的十字架不應該被視為基督教宗教標誌,而是作為德國最富有最保守的巴伐利亞州的象徵,反映了該州的「文化認同和西方基督教的薰陶」。

這一舉動很快引起了網民的嘲笑(推特用戶將索德手持的十字架替換為其他物品,如飲料瓶、花瓶等)和德國政治反對派的憤怒,他們認為此舉是為了在今年10月份的巴伐利亞州選舉前阻止德國極右翼(far-right)政黨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AfD)的投票。

CSU在巴伐利亞州的執政權在此次大選中面臨著來自AfD的嚴峻挑戰。德國中南部是2015年難民危機的前線,來自中東、非洲和中亞超過100萬人逃離戰爭和貧困抵達德國,為AfD提供了支持。

AfD認為該十字架提案是一種慣常的「政治姿態」,該黨聯合領導人韋德爾(Alice Weidel)上月25日在一份聲明中說:「基督教的十字架正在變成選舉的附屬品,而保守派則拒絕用真正的行動來保護我們的基本價值觀。」

德國聯邦議會左翼黨(Left party)議會領袖簡•柯特(Jan Korte)說:「索德違反憲法的十字架法令不僅是最拙劣的競選活動,也是出於個人原因對宗教的利用。」

自由民主黨(Free Democratic Party)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也對該提議表示反對,他說:「索德和CSU經常利用宗教來支持他們的政黨統治,這讓人想起了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Recep Erdogan)。」

面對大量穆斯林難民,索德試圖使用十字架作為基督教文化象徵,但有基督徒和天主教徒認為該措施實際上消減了十字架的神學內涵。

據歐洲《福音派聚焦》(Evangelical Focus)網站在德國日報「圖片報(Bild Am Sonntag)」上的調查顯​​示,有64%的人反對該舉措,其中包括62%的新教徒和48%的天主教徒。

天主教青年聯盟(The Union of Young Catholics)和德國福音新教教會(Evangelical Church in Germany,EKD)青年部在一封公開信中表示:「作為青年基督徒,我們對此感到非常震驚。基督教中作為上帝救贖象徵的十字架,竟然被用來限制和排斥特定群體。」他們並認為這種基督教符號的政治使用導致了它的「神學意義被排斥」。

明斯特大學(Münster University)天主教神學家托馬斯•舒勒(Thomas Schuller)認為這一決定已經到了違憲的「邊界線,因為......國家應該在其世界觀上表現為中立。」

舒勒還表示,在政治上利用十字架的人根本不明白十字架是「當權者的荊棘,弱者的希望」,索德此舉將十字架與巴伐利亞歷史和文化身份聯繫在一起,實際上是「將十字架貶低為一種民俗符號」。

EKD理事會主席海因里希•貝德福德•斯特拉姆(Heinrich Bedford-Strohm)對索德的命令表示歡迎,同時也有一些警告。他對巴伐利亞公共電視台說,那些掛上十字架的人必須認真對待該行為所代表的含義。

「十字架代表著人類的尊嚴,代表著慈善,代表著人性。」他指出,「神的兒子在十字架上被折磨致死,如果我們認真對待這件事,那麼我們就將站在弱勢群體的立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