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工場環境陌生宣教士易患抑鬱 | Gospelherald.com

工場環境陌生宣教士易患抑鬱

2018 六月 25日, 星期一 1:00

宣教士也會遇上抑鬱需要支援。(圖:Cru .com)
宣教士也會遇上抑鬱需要支援。(圖:Cru .com)

宣教士出到工場在陌生環境面對林林總總的問題,替來自四面八方的人解決問題壓力可不少,宣教士要是患上抑鬱怎樣處理?有宣教組織編寫小冊子為宣教士作指引,亦有關懷宣教士的牧者陪伴他們同行。

宣教士如何抗抑鬱

新希望國際宣教組織曾編寫小冊子《宣教士須知憂鬱》,當中列出患上抑鬱的徵兆,如大量的食慾上升或下降;睡眠時間延長或縮短;躁動或呆滯;疲勞或失去動力;無價值感或內疚的感覺;思考或決定的能力下降;死亡或自殺的意念。如果持續兩週或以上出現三至四項上述情況則表示為是「臨床抑鬱」。

文中指出,憂鬱症是心理疾病的「感冒」。大約每100人就有20位女性10位男性在一生中經歷過臨床憂鬱症,因此基督徒都有可能感到憂鬱,因此鼓勵宣教士可以《聖經》看到舊約人物如約伯也在苦難中,讓自己體會抑鬱並非唯一的人。約伯也曾說:「我為何不出母胎而死,為何不出母腹絕氣,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難來到。」

Like Us on Facebook

抑鬱症是否可以預防?文中指宣教士亦要明白沒有疾病百分百能治癒。能夠做的是做一些能幫助自己減輕壓力的事情,增加幸運的因素。在信仰上認定自己是藉由神的形象所造的提高自尊,亦是基督身體一部分,做著有信仰意義的工作,是上帝對世界救贖計劃的一部分;調節思想樂觀看事物美好的一面;生理上有充足的睡眠與常做運動。

宣教士抑鬱尋出路:牧者、精神科、心理輔導

耶穌來是為了使人能夠喜樂得寬恕,過著上帝兒女的生活。宣教士可尋求牧師的,因此可與牧師進行「靈命檢查」,即是透過分享情況了解心靈的世界尋求屬靈的治療。

文中又指,若屬靈的治療不成功則尋找精神科醫生,憂鬱症來自腦部化學物質失調,精神科醫生能檢查出主原,例如高血壓藥若導致人憂鬱,那就替對方更改藥方;若對方的腦中抗憂鬱的血清素失調,用藥物或許會有幫助。

尋求心理輔導亦是其中途徑,思考事物的方式可能導致憂鬱症,認知治療幫助宣教士更改思考事物的方式,當然治癒憂鬱症需時間可能維持數周,宣教士需有心理準備。

同行者:宣教士患抑鬱不是罪

差會與宣教士同行亦能幫助宣教士走出低谷。中信差會一位宣教士曾由於經常感到疲憊不堪、精神不集中、難以思考等,差會於是要她離開工場回香港,並安排她盡快接受診治,但她卻捨不得忍心拋下工場和一群小羊,心情複雜。

為了安慰她減省掛慮,差會安排了工場的伙伴與她交接。同工們都很擔心每天懇切為她流淚禱告求神保護堅固她,神又為她預備了一位主內精神科醫生為她診治,及預備一群願意無條件接納關愛她的弟兄姊妹陪伴她。

在她患病初期,肢體都盡量不打擾讓她多休息,只會每天與她電話給她一句鼓勵說話或安慰的經文,讓她感受到同工的關愛與肯定。由於她在服藥感到異常疲倦及渴睡,同工就鼓勵她繼續定時服藥。

中信差會同工林清風指,宣教士在患病過程中情緒都如坐過山車經歷高山低谷,他待對方病情受到控制後就邀請她外出讓她說出心底憂慮,如對支持她的弟兄姊妹感到歉疚,在傾聽中引導她如何面對自責與她定期一起禱告。

林清風亦設法讓她重建信心,安排她逐步回到辦公慢慢參與事奉,循序漸進幫助她回到人群,也安排她約見專業輔導員幫助她了解甚麼引發這病,好處理她心靈的問題,引導她走出抑鬱的幽谷。

林清風指,患上抑鬱症不是罪也不是甚麼羞恥的事,宣教士和差會都要學習面對和處理,弟兄姊妹也要學習接納。

他亦指出,抑鬱症並非不治之症,與抑鬱者同行幽暗痛苦路時,要認定那份從神而來恆久不變的盼望,更要等候聖靈的帶領以敏銳的心接納對方。

據香港差傳事工聯會統計,2107年香港宣教士在工場人數為604人,男性203人(33.06%)女性401人(66.4%);平均年齡為49.3歲;已婚者女性為192人(31.8%)男性186人(30.8%);宣教士子女佔27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