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不顧美國會施壓 土耳其將繼續關押布朗森牧師 | Gospelherald.com

不顧美國會施壓 土耳其將繼續關押布朗森牧師

2018 七月 19日, 星期四 15:18


安德魯·布朗森牧師 (圖:來自網絡)
安德魯·布朗森牧師 (圖:來自網絡)

土耳其一家法院在18日(週四)對美國牧師安德魯·布朗森(Andrew Brunson)進行了第三次庭審,判決稱布朗森將繼續被關押,直到10月12日的再次審判。此前土耳其報導稱這位長老會牧師在關押近兩年後很有可能會獲釋。

布朗森牧師是美國北卡羅萊納州人,在土耳其「伊茲密爾復活教會」(Izmir Resurrection Church)擔任牧師二十年。2016年10月他被指控參與了恐怖組織在當年7月對埃爾多安政府(the Erdogan government)的政變活動,自此被囚禁。

Like Us on Facebook

在18日的庭審上,他依舊以恐怖主義罪名被起訴,罪名還包括與庫爾德工人黨(Kurdish Workers' Party,簡稱PKK)武裝分子有聯繫,判處最高35年監禁,但他明確否認了這些指控。人權活動人士和美國國會議員長期以來也一直抨擊這些指控毫無根據。

紐約市「無限聖經教堂」(Infinity Bible Church)的牧師比爾·德夫林(Bill Devlin)前往阿利加(Aliaga)參加了這次庭審。他告訴《基督郵報》(The Christian Post),檢方提審了三名「假證人」,這些人沒有提供任何布朗森在伊茲密爾的教堂裏進行「恐怖主義宣傳」或擴散庫爾德旗幟的直接證據,都是第二手和第三手的資料。

據德夫林說,一名牧師和一名女子被允許為布朗森辯護。該牧師告訴法庭,布朗森一直譴責恐怖主義,而且從未與庫爾德工人黨或「葛蘭運動」(The Gülen movement,簡稱FETO)領袖穆罕默德·法土拉·葛蘭(Muhammed Fethullah Gülen)有任何聯繫,而後者目前居住在美國賓州。

此前土耳其指責布朗森和美國教堂與美國情報機構串通,破壞土耳其的主權。對此德夫林說:「這些陰謀論就像太平洋一樣深。」

他補充道:「布朗森在伊斯坦布爾(Istanbul)的律師伊斯梅爾(Ismail Cem Halavurt)在庭審上說,這些證人提供的針對布朗森的所有證據都是虛假的,都是謊言,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它們。然後律師繼續對首席法官說,沒有任何理由繼續關押布朗森牧師。」

聽證會上午10點開始,下午3點30分結束,首席法官宣布,將繼續關押布朗森,直到10月12日再次進行新的審判。

「每個人都只是搖著頭走出法庭,」德夫林描述聽到結果後眾人的反應,「為什麽這種情況還會繼續下去?」

據《路透社》報導,布朗森當時在法庭上表示自己很難與妻子和孩子分開,雖然他認為自己是無辜的,但也稱這是在以基督的名義受難。

「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我有罪。」這位50歲的牧師用土耳其語說,「在所有這些指控中,我都是無辜的。我知道我為什麽在這裏。我是奉耶穌的名受苦。」

出席會議的還有「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簡稱USCIRF)副主席克里斯蒂娜·阿里加(Kristina Arriaga)。該組織一直在呼籲土耳其政府釋放布朗森。

「今天我本來希望能看到法官下令徹底釋放他,結束對布朗森牧師整個案件的誤判。」阿里加在一份聲明中說到,「但土耳其政府繼續在庭審中嘲弄正義。」

她表示,土耳其政府並沒有提供「一個很好的理由」來解釋為什麽他們繼續關押布朗森。

「川普政府和國會應該繼續施加壓力,包括對與本案有關的官員實施有針對性的制裁,直到布朗森牧師被釋放。」阿里加敦促道。

土耳其總統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此前曾暗示, 如果美國同意引渡葛蘭,就會釋放布朗森,這導致很多人都相信布朗森對於土耳其來說是一個政治人質。

布朗森隸屬於福音派長老會(Evangelical Presbyterian Church,簡稱EPC),德夫林認為,在審判期間,應該有更多來自EPC的牧師來支持布朗森。「想象一下,如果法庭上有50名牧師,然後我們去安卡拉要求與總統會面,因為其他事情似乎都不起作用。」

該事件引起人們廣泛關注,超過58萬人簽署了由「美國法律與司法中心」(Americ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發起的在線請願書,呼籲釋放布朗森。

今年4月,一個由66名兩黨參議員組成的團體聯名致信埃爾多安,敦促他釋放布朗森。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格拉漢姆(Lindsey Graham)和民主黨參議員沙欣(Jeanne Shaheen),最近在安卡拉會見了埃爾多安,也要求釋放布朗森。

對於該事件,著名福音派牧師葛福臨在推特上寫道:「我們有確實的區別,但更多的是共同點。土耳其需要成為美國的戰略夥伴,實現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