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海波斯事件處理不當 柳溪教會長老及主任牧師引咎辭職 | Gospelherald.com

海波斯事件處理不當 柳溪教會長老及主任牧師引咎辭職

2018 八月 11日, 星期六 9:36


比爾·海波斯曾名列全美最具影響力的福音派領袖之一 (圖:網絡圖片)
比爾·海波斯曾名列全美最具影響力的福音派領袖之一 (圖:網絡圖片)

2008年的夏天,柳溪教會的創始人比爾·海波斯(Bill Hybels)牧師站在來自全世界各個教會的數千名牧師和教會領袖面前,公開承認柳溪教會的失敗之處。

「我們犯了個錯誤,」 他對來參加2008全球領袖高峰會的人說道,「有詳細的研究報告顯示,柳溪教會成功的幫助了很多人信了耶穌,但是卻沒有很好的教導他們怎麼去實踐屬靈的訓誡來讓信仰成長。」

他發下誓言,相信柳溪教會未來在這方面會做得更好。

十年過去了,柳溪教會的領袖們承認了更多的錯誤。在2018年全球領袖高峰會的前夜(8月8日),在這次特別的柳溪家庭集體會議上,柳溪教會的領袖們坦誠公開的承認了他們的確未能妥善的處理對其創會牧師海波斯的性醜聞指控。

Like Us on Facebook

現任首席牧師希瑟·拉爾森(Heather Larson)在會上宣佈她將引咎辭職。教會長老委員會也宣佈,長老會所有成員也將在2018年底前有序地卸任。

史蒂夫·卡特(Steve Carter),該教會的首席教導牧師 ,也已經在周日辭職,並表示他不能再繼續「問心無愧」呆在這個教會。

在這次的柳溪家庭會議上,長老米西·拉斯穆森(Missy Rasmussen)說,她和其他教會領袖被他們對創始牧師海波斯的信賴蒙蔽了雙眼,未能讓海波斯承擔該負的責任。

「我們太信任比爾了,這使我們做出錯誤的判斷。」她說。

拉斯穆森說,這種盲目性導致了一系列的失誤,包括在2014年對海波斯的婚外情指控首次浮出水面時調查倉促。她說,教會領袖並沒有迅速採取行動,查證他的電子設備或其他形式的溝通。當提出該指控的女人撤訴後,教會也沒有進行徹底的審查就不了了之了。

其他的指控也都遭到了質疑、反抗和辯護。拉斯穆森代表長老們向會眾道歉。

「我們整個長老會都身心靈俱痛,因為我們對這些女性及其支持者的痛苦視而不見。」她說道,「我們祈求上帝的憐憫,祈求我們的會眾、受害的女性、她們的支持者以及那些一直在呼喚著我們悔改的人的饒恕。」

「我們感到很愧疚,我們放任了比爾的作為,沒能讓他承擔他該承擔的責任。」她繼續說,「我們的願望是繼續保持柳溪教會的美好和純淨,驅走黑暗,趕除不健康。」

拉斯穆森還呼籲海波斯為他的行為悔改。

「我們相信海波斯所犯的罪行遠比他之前在台上承認的要嚴重得多,並且我們確信他對這些女性的行為是有罪的。」她說,「我們相信,他收到的反饋太少了,他抵制我們所有人都需要的問責機制。」

她向南希·奧爾特伯格(Nancy Ortberg)、南希·比奇(Nancy Beach)、馮達·代爾(Vonda Dyer)以及其他指控海波斯的女性一一提名道了歉。

「我們沒有理由不相信你們,」拉斯穆森代表長老們說,「我們很抱歉,我們最初的聲明是如此的麻木不仁、充滿防禦和對比爾的袒護。我們敦促比爾承認自己的罪並公開道歉。」

「我們長老會行事從來都不是出於惡意,而是努力為我們所熱愛的教會盡忠,」她說,「然而現實是,在這件事上,我們失敗了,未能採取應有的行動。」

她總結道,「我們知道柳溪教會需要一個全新的開始,整個長老會將會下台,為新的長老會創造空間。」

此聲明一出,全場掌聲雷動。

不久後,當拉爾森宣佈辭職時,取而代之的是「不」的喊聲。一位與會者喊道:「我們需要你。」

拉爾森和會眾一起回憶了她和柳溪教會一起走過的這20年。她一一數算這些年柳溪教會所取得的成就,如年度希望大會和柳溪關愛中心。她也告訴會眾,當她看到一個生命被轉變,當她為人們施洗的時候,她內心是何等的喜悅。

她也談到了她本來的期望。當她開始擔當柳溪教會主任牧師這個新角色時,她的計劃是和卡特共同合作,有效分工,而海波斯將作為教練督導他們。

「然而,這個計劃失敗了。」她嘆息道。

拉爾森也坦誠了自己的失敗。

「我知道我犯了錯誤,」她說,「有些事情我希望我能回去,以不一樣的方式去做。」

拉爾森說,她最近深深意識到教會需要一個新的開始。而她,需要讓道。

她說,「儘管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但我仍然無法獲得真正解決的問題的動力,也無法帶來新的開始。」

拉爾森說上帝讓她清楚知道了柳溪教會的未來,並且這個未來裡面不包括她作為領袖存在。

「我將辭去主任牧師的職務,」她在震驚之聲中說道,「因為這至關重要。會眾對於領導層的信任已經被破壞了,這種信任關係不可能很快恢復。當務之急,就是要往更好的方向前進。」

「我已經擔負了神所吩咐我要去擔負的。最重要的是,我知道終究來講,這個教會是在上帝的手中。」她說,「......請知道我並不是要放棄這個教會。最重要的是,神從來沒有放棄這個教會。是神開始的這個教會,他也會看顧它到底的。」

「所以我請大家也不要放棄。」她說。說到這,大家都站起來鼓掌。

拉爾森和卡特(不到一年前被任命為海波斯的共同繼任者)的辭職以及長老們的陸續離開對柳溪教會這個國家最具影響力的大教會之一來說,無疑是一場地震。幾個月來,海波斯因被公開指控有不端性行為而提前退休,這一飽受爭議的事件也導致了今天的一切。

上周日(8月5日),《紐約時報》報道了又一宗針對海波斯的指控。這一次的指控者是海波斯的前助手帕特·巴拉諾維斯基(Pat Baranowski),她聲稱柳溪教會的創始人海波斯牧師在1980年代期間曾數次猥褻她。

當最初的指控浮出水面時,長老們、拉森和卡特都堅決支持海波斯。教會稱這些指控是那些心懷不滿的前教會工作人員散布的謊言。

隨著更多的指控浮出水面,教會方面開始承認海波斯的確或多或少犯了罪,觸犯了神的法。前後總共有10名女性站出來指控柳溪教會的創始人行為不端。當然,海波斯一直都否認這些指控。

教會領袖們現在為他們的行為道歉。拉森在本週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柳溪的會眾,將由外部基督教領袖組成第三方調查小組,對海波斯的行為進行徹查。但這一聲明和道歉似乎來得太晚了些。

去年,當拉森和卡特被宣佈為海波斯的繼任者時,他們就預想到交接過程會很艱難。

拉森在去年10月曾對會眾說:「我們將在對繼任的恐懼中戰鬥到底,我們知道繼任會很難。」

海波斯做柳溪教會的主任牧師有40年之久。他的繼任者上任不到四個月。

柳溪協會(WCA)會長兼首席執行長湯姆•德弗里斯(Tom DeVries)在8月9日也發表了道歉聲明。他給所有協辦全球領袖峰會處都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為WCA的某銷售代表的行為致歉。這位代表對那些指責海波斯行為不當的女性「發表了輕蔑毀謗的言論」。

「對此我感到非常抱歉,」德弗里斯寫道,「雖然我已經私下裡代表我們的團隊,向以下每位被點名的女性表達了我的歉意,但我還是要公開向這些勇敢站出來的女性道歉,包括Vonda Dyer、Nancy Beach、Nancy Ortberg、Leanne Mellado等人。」

斯考特·麥克奈特(Scot McKnight)是北方浸禮會神學院(Northern Seminary)的新約教授、著名博主和作家,他在本週早些時候曾寫道,柳溪教會的領導層需要下台。

「他們的時候到了,」他寫道,「我的意思是,那些創造、維持和延續這種敘事方式的人喪失了領導柳溪教會和柳溪協會的能力。這種敘事方式既否認了女性故事的真實性,也否認了牧師在性方面的不當行為。」

「我為帕特·巴拉諾維斯基和所有受到比爾·海波斯傷害的人感到心碎,」作者李·斯特羅貝爾(Lee Strobel)在推特上回應道,「當我在柳溪教會的時候,我倒是沒有發現任何不當行為的蛛絲馬跡。儘管如此,我知曉這些女性,她們是虔誠而可信的。我相信她們並為她們哭泣。斯考特·麥克奈特是正確的。」

柳溪大學北岸校區的主任牧師史蒂夫·吉倫(Steve Gillen)將接任臨時牧師一職。對長老會的成員更換將立即開始。教會也仍計劃繼續對此案展開獨立調查。

週三(8月9日)上午早些時候,曾在柳溪教會擔任教牧的受害人之一南希·比奇(Nancy Beach)寫道,儘管教會一片騷亂,但她仍然滿懷希望。

她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我滿懷希望,因為整部聖經中,我們可以讀到上帝回應傷心、卑微的人們的祈禱。就是當那些門徒中最小的也開始哀痛自己的罪,起來尋求真理的時候,他也必叫人得醫治。」

即將離職的柳溪教會的長老們也表達了類似的情懷。

「我們希望成為上帝呼召我們成為的那種教會。」長老拉斯穆森說,「成為能夠吸取教訓,在苦痛中得醫治得成長,......並展示基督的愛的教會。」

「我們相信神仍在建造祂的教會。」

以上原文翻譯自《基督教今日》:http://bit.ly/2vARPk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