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為什麼我還是一名天主教徒?神父性侵醜聞引信徒反思 | Gospelherald.com

為什麼我還是一名天主教徒?神父性侵醜聞引信徒反思

2018 八月 22日, 星期三 7:15


賓州神父性侵醜聞引天主教內部驚醒改革 (圖:來自網絡)
賓州神父性侵醜聞引天主教內部驚醒改革 (圖:來自網絡)

美國賓州天主教會被指近70年來超過千名兒童被神父等神職人員性侵,智利、澳洲、愛爾蘭等國家天主教也紛紛爆出性醜聞,教宗方濟各向世界教徒發信要根除此等「死亡的文化」。作為一名普通天主教徒,《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凱倫 (Karen Tumulty)撰文回應這一信仰危機。

作為一名虔誠的信徒,凱倫20年來一直在華盛頓「聖禮聖殿」教堂(the Shrine of the Most Blessed Sacrament )參加禮拜,她的兒子們都在那裡受洗禮、第一次領聖體和參加堅振禮。但她在19日發表於《華盛頓郵報》的文章中稱,駭人聽聞的神父性醜聞及法庭給出賓州教區「系統性」掩蓋罪行的作法令她在教堂坐立不安。

Like Us on Facebook

她所在教區與此次事件息息相關。華盛頓紅衣主教唐納德·伍爾(Donald W. Wuerl)在賓州大陪審團報告中被點名200多次,被指在擔任匹茲堡主教18年間多次掩蓋醜聞,部分戀童癖神父被他驅逐,但也有部分仍被留用。

凱倫所在教區有許多信徒準備以不再奉獻的方式向主教們表達意願,教會牧師回應,此舉「不會以任何方式影響大主教區」,更加激起凱倫等人的反抗。

她不禁發出疑問:「為什麼我還是一名天主教徒?」(Why am I still a Catholic?)

這也是亞歷克·斯科特神父(Father Alec Scott)心中的問題。凱倫在文章中講到,這位三年前被任命為該教區牧師的神父在當天證道中分享自己的心境:「我在做什麼?作為這個教會的牧師,我在做什麼?」

斯科特神父拿出高中畢業時哥哥送的銀色指南針和一張紙條,上面寫到:「亞歷克,永遠不要害怕走自己的路。」指南針象徵著他成為神職人員的人生選擇,在因朋友結婚,慶祝姪子姪女誕生等產生迷惘時給他力量。

賓州神父醜聞懸在出席主日禮拜的每個人心中,也帶給這位年輕神父劇烈的衝擊。但他隨後打開《聖經·約翰福音》指出,耶穌已經承諾,「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人若喫這糧,就必永遠活著。」

這是天主教每次聖餐禮都會誦讀的話,斯科特神父指出,這也是一個指南針,引領我們回天家的路,他說:「我對我自己說,我不知道還可以往哪裡去找到這條路。」

「我們經歷著很多問題,但這個地方仍然有上帝的同在。」他懇求信徒不要被醜惡擊散,因為每個人的參與和禱告對此次事件和相關改革都至關重要。

凱倫寫到:「希望主教們重置他們自己的指南針。他們已然失去了自己的道路和道德權威。」

許多神父性侵案件已過訴訟時效,無法以現行法律起訴,凱倫在文章中強調:「我想要得到正義,不僅在上帝眼中,還要在實際的法律中。訴訟時效應該被取消,也要追究教會上級的責任。」

「天主教會不屬於主教們,耶穌把它給了我們,我們必須把它奪回。」 她呼籲天主教進行內部改革,徹底消除隱患,她說:「我還認為天主教會應重新考慮其獨身主義的立場,這助長了一種私密的環境。而它的男權文化則否認女性在領導團隊發揮作用。這些都是必須從內部完成的事情。」

事件發生後,教宗方濟各於20日首次向全球12億天主教徒發信函公開討論性醜聞案件,強調要「集中力量根除這死亡的文化」。此前梵蒂岡發表聲明:「教會必須從過去吸取沉痛的教訓,而侵犯者和包庇侵犯者的人將承擔責任。」

華盛頓主教協會主席丹尼爾·迪納爾多(Daniel DiNardo)紅衣主教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教會需要進行「實際的改變來避免重蹈罪過和失敗,目前需要更嚴厲的措施來防範教會裡的侵犯者和包庇他們的人。」該協會表示將要建立一個機制,受害者不受主教干涉而可以舉報性侵的神職人員,新機制必需包含更多具有執法或心理學背景的非神職教會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