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李鼎新牧師分享心靈故事——「揭開成長的奧秘」 | Gospelherald.com

李鼎新牧師分享心靈故事——「揭開成長的奧秘」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出版《牧者心靈故事》
2005 六月 7日, 星期二 16:06

對於自己堂會的牧師的成長你瞭解有多少呢?為拉近牧者和會友的距離,同時讓信徒從牧者的心靈故事和心路歷程中得著恩典,香港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舉行牧者見證分享會,並出版第一冊《牧者心靈故事》小冊子。

第一場分享會在6月6日舉行,以訪問對談的形式,由支持吳思源先生訪問總議會會長李鼎新牧師,李鼎新牧師道出他小時貧窮的生活、靠教會的資助讀中學、後感到生命的不足開始讀神學、成為牧師,在事奉中遇上來香港的侍奉的挪威姑娘、 他們現在成為美好的同工。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總議會會長李鼎新牧師在《牧者心靈故事》序言中說到:「開放」和「坦誠」是重要因素,願意打開心靈窗戶,是拆除隔閡的主要途徑。「牧者的心靈故事、個人成長和事奉經歷,無論是多是少,只要願意與人分享,相信別人也可從中體會到上帝的恩典,得著幫助。

出席的會友表示,雖然李牧師是自己堂會的牧師,但平常和牧師談論的是教會的事情,對於牧者本身的見證真是不熟悉。而這次有機會聽牧師的見證,感到很親切。

李鼎新牧師談成長之謎

(問:吳思源, 李:李鼎新牧師)

問:成長是否有方程式?李牧師,你成長的環境是怎樣的?

李:我對於兒時的記憶是模糊。我一家在49年8月來到香港,深刻記得是有幾樣食物是最害怕的,一是也醃制的魷魚,二是花生,三是鹹菜。因為那時一年都吃這樣的食物。

Like Us on Facebook

49年中國解放、51年韓戰爆發。一家剛來香港的環境是,50年代的香港人山人海,但屋是沒有的。我住過街邊搭的木屋,住過親戚附近的房子。在木屋裏住了十幾二十個人,讓我學會了和社區打交道和合作,這與現在人與人之間互不相干的情況相反。

然後我住入衛斯理村,一家四口,一張床,媽媽作針織,日頭在床上作針織,我還學會了在一根木塊上睡覺也不會掉下來。

問:在60年代很多人吃白粉,你那時有沒有學壞?

李:在我成長的地方可以學壞的機會很多,比如家對面就是賣白粉的,但是我沒有時間學壞,因為很多家頭細務要做。當中也要感謝神的保守。

問:那麼,你如何認識基督教?

李:我認識基督教的信仰是在衛斯理村。

1957年春天我一家住入衛斯理村。這是我第三次到教會,小學時認識聖公會,還入了詩班。 

很高興可以讀完小學,但是接下來是沒有錢讀中學。教會有助學金,5年來靠教會的支持。白天幫助媽媽車衣,夜晚讀「譯通」夜校。第一年讀書讀得很辛苦,開始早起,早上3點起來讀書,慢慢趕上學業。

中學會考是我最難過的一日,因為英文不合格。然後出來工作。60年代,然後在一間石油公司維修部文員。第一次賺錢,非常的開心,有300塊工資,分期付款買了雪櫃,和在龍鳳酒樓飲早茶。

問:牧師為什麼從石油廠出來讀大學?為什麼入崇基神學院?

李:之後做過幾份工作,做過Office boy,每日賺60塊。為省錢,帶米在公司做飯。生活不錯,工作中有歡樂和滿足,但生命不滿足。

我在一個青年團契夏令營時決志奉獻,決定讀神學。但父親由此至終反對,用了所有的方法反對,因為認為做牧師沒有錢。而媽媽很接納。

那次奉獻很肯定,那時沒有想過做和不做牧師,但是決定事奉。

問:可以談談與師娘的情緣嗎?如何認識?

李: 在衛斯理團契。她從挪威來到香港作護士的事奉。

我在1969年結婚,異族通婚在那時是非常不容易的。當我們被調到救主堂侍奉時,那裏因為知道這區有牧師娶了外國的太太,吸引了很多人來禮拜堂。

(太太:我們在香港教會侍奉,方向是一樣的。)

問:侍奉中神為生活開新的可能,院牧對你侍奉有什麼特別的影響?

李:10年的院牧事奉豐富了我的生命。我在80年從英國回到香港,當時有三個選擇:作堂會牧師、協進會、或者是院牧。

基督教聯合醫院在紅番區,很難立足。前兩位院牧只是做了1年和11個月就走了。因為我自己本身出身貧窮,對於基督教聯合醫院在貧窮地區服侍使命十分認同。所以我一作就做了9年11個月,並且很喜歡。

這10年明白了「道成肉身」,道在不同的環境中可以得到相當有效果的事工。那時護士在紅番區,沒有一個護士遭到搶劫或被侮辱的事情。

人性中至真至誠的和醜惡的事情都看到,看到人最需要的是福音。

最後,吳思源總結說,「李牧師的成長,中學靠教會資助,看到神奇妙的工作,他不是受訓練地成為牧師的,而是成長中,接受神的考驗,不斷的奮鬥。還有看到挪威姑娘在香港的侍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