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王永信牧師分享:現今教會的問題、美國的問題及香港的信仰情況 | Gospelherald.com

王永信牧師分享:現今教會的問題、美國的問題及香港的信仰情況

2005 十月 3日, 星期一 10:39

「大使命中心」會長王永信牧師上月專程到訪香港,在「普世教會事工推進會」創辦人張子華牧師的紀念活動上講道,並在香港舉行80大壽慶祝聚會,當晚他分享了他未來的事奉方向。雖已屆晚年,他仍盡用心力於福音和宣教事工上,可見他事奉神的熱情絲毫未有減退。

9月27日本報香港分社記者有幸邀得王牧師做了一次專訪。他把一生的事工、現今教會的問題、美國的問題以致香港的信仰情況,都一一與本報分享。

王牧師,您先後創辦了不同的事工-—中信、洛桑、華福、大使命中心,和近年的「傳統婚姻促進會」等。在本次你80大壽聚會上,您見證說自己的事工的方向上並沒有事先計劃。那麼,現在你回頭看,你覺得這些不同時期開展的事工之間有著什麼關係?

是的,我自己沒有預先的計劃。我每走一步,神就給我開一扇門:神知道我的需要是什麼。他先訓練我,然後給我下一步;祂再訓練我,又再給我下一步。如果沒有中信的經驗,我不能做好華福。同樣地,沒有華福的經歷,我也不能作洛桑,沒有洛桑的經驗,就不能作「主後二千福音運動」(AD2000 & Beyond Movement)。

神有祂的計劃,一步一步的訓練我。

回想這幾十年,您覺得最困難推動的是哪一個事工? 困難在哪?

Like Us on Facebook

其實,都困難,但有最困難的,就是打破傳統——華人很多的傳統、觀念和習慣。在華人中,推動大家合作很不容易。

這有兩個主要原因:第一,華人愛家庭是全世界有名的。愛家庭本是好的,但這同時有副作用,就是形成我們內向的文化。我們從小都是「家」的文化:各家自掃門前雪,家以外的就不多管。

當我們成了基督徒時,也把這種傳統不知不覺的帶到教會來。教會是我們屬靈的家,本教會以外的教會則不多來往。因此華人教會一體和合一的情況很差。

第二是教導的問題。教會的一般教導中,對「教會」這兩個字的意思的理解不夠全面。

「教會」的意義一方面是指看得見,摸得到的本地教會,另一方面是指「普世的教會」,就是普世真正「相信聖經的教會」。

一般教會多教導了第一方面,所謂愛教會、服侍教會,意思是愛自己的堂會,我們卻少談基督整個身體-—the universal body of Christ,所以弟兄姊妹對於全教會關心很少,這是第二個原因,造成了今天教會欠缺神的國度的觀念和心胸不夠廣闊。

那麼,教會可以怎樣突破這種狀況呢?

若要教會突破,牧者先要突破;若要牧者突破,神學院先要突破。神學院的領袖老師要先有廣大的心和國度觀念-—the Kingdom Concept——這是華人教會缺乏之處。

提到神學院,在今年的「教牧領導研討會」與「神學教育諮詢」交流會上,來自世界各地的牧者討論到神學院培訓出來的學生,未能供應教會所需要的人才,你對這個問題有什麼看法?您認為今天的神學院具體應該進行哪方面的改革呢?

神學院和教會都說要強調知識和靈性並重。但事實上,今天的神學院大多走知識、學問和學位的道路。不錯,基督教不是反知識。但是一個事奉主的人必需在知識和屬靈生命上有平衡。

至於改革,其實就是整個神學院和教會世界觀和價值觀的改革,有了這個作為一個基礎,再談該怎麼作;就是說,先要看見我們今天所要作的到底是什麼。我們知道我們要作的是什麼時,才有真正的方向和目標。這樣才能知道我們教會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傳道人。然後,神學院才知道要供應怎樣的傳道人。

你明年二月將會出版一本書,書名叫「America, Return to God」,這本書是針對美國哪方面的問題呢?

從16世紀開始,人文主義興起,抬高人、把神的地位降低,強調人是萬物的尺度,人的自我提高。在19世紀未,自由主義新派的學者起來,他們不相信聖經是神的話,不相信基督的神性,慢慢就演變成一種思潮:人不再需要神。

美國是神建立的,美國開國的元老們多半都是基督徒。美國鈔票上都印有「In God We Trust」—-「我們相信上帝」。但最近50年來,他們離神越來越遠了。美國的公立學校現在不容许禱告、讀經和講福音,法院內不准掛十誡,美國離神越來越遠。

西歐離開神,美國則跟著西方走。加拿大亦然。我們看著這樣的危機,我們要出一本書。我們盼望這書明年二月能出來,把它寄給美國各階層的領袖。我們希望向神悔改,回到神的面前。

這次您來香港,您覺得香港的教會氣氛怎麼樣?

第一,香港的思想和觸覺相當先進,美國和加拿大的華人是落在後面。香港人對於自身的觀察很敏銳;第二,華人教會的精英,所謂精英的人才,今天也多半在香港。

前面講的都是正面的。後面講的包括一些負面的。

第三,這裏有關閉自守的情況,外展仍然缺乏。可能受到大環境及小環境的影響。盼我們不要因為大小環境的情況而變成內向,我們要往神的國度展開。

第四,我覺得香港的教會在聖經的根基上要站得住。拿同性戀問題為例,教會今天世上有不少觀點就聖經不一樣。聖經已經講得很清楚:同性戀是罪,但有些教會卻繞圈子,說:「聖經雖然這樣說,但是……」。

教會有時跟著世界走。有一句話說得很對-—「教會怕得罪人,但是不怕得罪神」;教會寧可得罪神,而不敢得罪人。他們跟著大眾走,大眾的意思怎樣,領袖就跟著走,沒有道德原則和信仰原則,為要得著群眾支持與選票。這是教會可悲的現象,這是民主國家的可悲現象。

所以我常說:「民主和獨裁基本來說都是人本主義」,分別只在於獨裁是一個人,民主是一群人,但說來說去都是「人」的主意。

民主制度是人所能發明的政治體系中最好的。但是,民主有它的極限,為什麼?「多數統治」,這個思意的根基是:多數不會有錯。這個體制在一個好的基督教背景下可以維持一段時間,但當大多數的人都敗壞了,民主還有什麼盼望?就像現在比利時、荷蘭、丹麥、西班牙和北歐等國都是同性結婚合法的國家。加拿大也跟著他們走。我們要注意到這些新制度、新法律全都是經過多數投票通過的,都是通過了民主的手續而生的。

所以,民主方法不能解決一切問題,因為民主基本仍是人本主義,所以說到底,還是要回歸神。人是可敗壞、可沉倫的——不管是一個、還是一群。所以我們要回到上帝面前。

後記

王永信牧師說話十分有「中氣」,一點也不像已年屆80。王牧師多年來靠著絕對的信心開始了不少具歷史性的華人事工,他的信心影響了整個華人基督教界。看到他的白髮,只能想到箴言裡的一句話:「白髮為老年人的尊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