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華裔科學家吳宣倫博士分享:傳福音的人生最快樂 | Gospelherald.com

華裔科學家吳宣倫博士分享:傳福音的人生最快樂

等待著中國福音的大門打開
2006 二月 22日, 星期三 6:22

美籍華裔科學家吳宣倫博士在四年前開始全時間佈道。他說自己「沒有呼召作牧師」,神使用他以「華裔科學家」的身份到世界各地講道,不單在教會、佈道會,還可以在大學和中學的研討會等演講。他分享到他在一間佛教中學的演講的經歷——智慧回應「先有蛋還是先有雞」的挑戰、令153人信主的「神蹟」。

我到一間佛教中學分享,剛踏上講台,那位女校長就說:「既然你是科學家,那麽可否先解釋一下是先有雞呢還是先有雞蛋呢?」

我心裏想:這個問題我聽到了幾十年了。如何回答呢?不能下台。我只能禱告,但又不想在學生面前低頭,於是我舉目望天,如耶穌向父禱告的樣子,求神說:「父神啊,我知道成事在天,在你凡事都能。」

神馬上讓我知道如何說。我開始講:「你們有沒有去過中國的市場買雞蛋?買蛋的人會把雞蛋照一照,他在照什麽呢?賣蛋的人就知道了,如果照到雞蛋裏一個黑點的話,他不會把這個蛋賣給你,因爲這個蛋可以孵出小雞。」

「如果是先有蛋的話,代表只有一半機會能夠孵出小雞,另一半機會不能孵小雞,所以先有蛋不好。但是如何先有雞呢?更差,更糟糕,因為要是公鷄的話不能生蛋,問題更大——」

這時候我看見校長、老師和學生的口都打開了四分一寸,因爲他們都太留心聽,他們的下巴在地心吸引力向下使他們的口微微張開。

Like Us on Facebook

我繼續說:「不是先有雞也不是先有蛋,而是——先有一只公鷄和一只母雞。」

這時候所有學生們都拍手叫好,說:「這個答案我們沒有聽過。」我說:「我也是第一次聽。」

然後我繼續講,這個答案在聖經上記載了,神的創造就是一男一女的、一公一母地創造的。很多時候當科學家不能解釋的時候,聖經能解釋,因爲世界是有一個創造者。那次這間學校有153人舉手表示願意決志信主。

一間佛教學校可以允鳥耵磳雰M志嗎?吳博士說,我在會前問了那位校長說:「在我演講期間是否請學生做一些舉手的動作回應,她說可以,當然我不會亂來,因爲還想有下一次去講。」

吳宣倫博士出名腦子轉得快。他是一名科學家,參予研製全球第一部手提電子計算機,又參與空對空導彈設計,又成爲美國柏克萊大學的最佳講師之一。他的學識讓他的講道非常吸引。他見證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神已經在訓練他預備使用他:

我以前所學過的都沒有白費,全部都可以用在講道中。我過去不知道原來神一直在訓練我。

神一直看顧著我,預備我的身體可以應付全球地去講道。我在香港和美國的時候都非常喜歡運動,運動很多。有人說我「人老心不老」,因爲我的心臟比我實際年紀年輕15年。

我工作拼命賺錢,在30嵗之前賺了第一個100萬美金,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神叫我出來,不是爲了賺錢而是為了叫人信主。

那麽吳博士他是如何開始講道佈道、然後又到全時間佈道的呢?原來與他老師香港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主任吳宗文牧師有關。

吳宗文牧師是我的師傅,他很厲害。他勸我出來傳福音。他說,如果不傳福音,人生沒有挑戰。我那時說「好」,但是馬上就後悔,問到是講耶穌釘十字架嗎?那麽不用10分鐘就講完了。然後我明白到是要講福音的内容,那麽就可以無限地講下去。這福音的内容就是培靈。

我開始用每年6個禮拜的假期回去香港講佈道會。

又一次我在港福堂遇見吳宗文牧師,他說:「我們去喝coffee。」「誰請?」「我請。」那一次吳宗文對我說:「你可否把工作辭掉,全時間去傳福音?」我說「I Do」。於是我就提早退休,開始了全時間佈道。

在吳佈道至今12年的佈道生涯中,吳博士說找到人生最大的價值、最大的喜樂。

在過去12年裡,我一共帶領了4萬人信主。頭8年是每年6個禮拜去傳福音,然後這四年是全時間佈道。我感到人生從沒有比拯救一個人的靈魂更快樂的。

這些年我巡迴北美洲、美國、加拿大、澳洲、新加坡等地,到很多教會講道。我發現教會裏有人信主很長時間,但是不清楚自己相信什麽。很多人對聖經不清楚,所以一定要培靈,不是講純福音,要不觸摸不到人。比如上次培靈會講「爲何神創造細菌和病毒?」,又講「活到百嵗的秘訣」,很多老人家來聽。

我講佈道會的80%的内容是培靈,即是講福音的内容。我每次講道之前,會問自己:「人家爲何要來聽你講道?」所以我要講與人有關的,讓人聼了之後有得著。

我去過很多華人教會,見過很多知識分子,他們都需要福音。以後我會主要到東南亞、中國和美國這三個地區。

去年吳牧師又叫我去喝咖啡,這次他問的是:「如果中國開放,你可否與我一同去?」我回應說:「好,我一定去」。

吳宣倫博士11嵗在九龍城浸信會信主,16歲獨自到舊金山讀書,讀進化論,19嵗入醫學系。當時他最大的興趣是做武器,於是讀電機、導彈和飛彈。對於神,他從沒有懷疑過,但那時他對耶穌不明白,對聖經不認識,他喜愛邏輯思考和做研究,於是想去證明所相信的神是不是真的,他發現越是讀聖經,就越覺得神越是真實。對科學與信仰,他說,如愛因斯坦的話「科學沒有宗教是瞎眼,信仰沒有科學是瘸子」,「主令我佩服,科學定律從哪裏來?如果不是創造,是什麽呢?」

對於中國,吳博士他非常有負擔,雖常笑説自己是美國人,比美國人更了解美國文化,像西方人一樣看中國人都長得差不多。但他心底的話是:「從美國讀書開始,我身在美國,心在中國,我非常留心著中國的消息。」這次訪問吳博士是用他正在學習但已經非常流利的國語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