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緬懷王永信牧師:一輩子只為還福音的債 | Gospelherald.com

緬懷王永信牧師:一輩子只為還福音的債

2018 一月 8日, 星期一 1:51

 

王永信牧師用一生還「福音債」。(圖:基督日報)
王永信牧師用一生還「福音債」。(圖:基督日報)

世界華人福音運動領袖、大使命中心創辦人兼榮譽會長王永信牧師於美國西部時間2018年1月4日早上8時56分在舊金山灣區家中安息主懷。

 

王永信牧師曾在新視福音傳播製作的節目中,分享他的生平及事奉。

欠債與還債

王永信牧師1925年出生在北京,一輩子做過不少大事,有人說他有先知的眼光,有領袖的風範,有人說他是實幹家,是拓荒者,但他自己說不過是個還債者,原因可追溯到100多年前。

「我是個老式的家庭,我從三代以前就在河北省的保定鄉下,在一個小村莊,19世紀末大清王朝雖然風雨飄搖,從小看見祖母裹腳,還要做粗重工作,每天挑兩桶水。看到內地西方宣教士向鎮內村民傳福音。」

王永信的祖母織針線繡花功夫不錯,替宣教士做活。王永信看到宣教士行為見證很驚訝,例如宣教士入屋開門,先讓太太進入,在中國人的社會不可能這樣,祖母也跟宣教士學習查經而且受洗。村長知道後不准她在村裡打水,王永信的家庭從他的祖母就為了信仰付了代價。

Like Us on Facebook

「我的家庭是村莊裡唯一信主的,幾年後村裡有了第二家信主,兩個基督徒的兒女成婚,他們就是我的父母。祖母讓女兒放棄裹腳,新時代的女子要謝謝宣教士們的功勞。」

宣教士們蓋教堂開醫院,建學校,戒鴉片。義和團起亂,見宣教士就殺。西方宣教士和他們的妻兒250多人被殺。二萬多華人基督徒遇難,所以王永信認為今天華人基督徒絕對不能忘記這個恩典。

王永信的父母離開鄉村到北京工作,特別重視子女的教育。「我的父親從小就督促我們讀英文,每天早上站在園子裡讀英文給我們聽,春夏秋冬就是這樣,很嚴格。父親在政府工作家境富裕,住在北京的大宅門,窮人望而卻步,但我家很特別,流浪兒也被請進去,在北京街頭上常有些無家可歸的小孩子,母親就帶回家,有時一手拉著兩個,多半都是殘廢的,最多的時候孩子有50人,於是正式向市政府登記成立孤兒院,叫做『基督教孤兒殘廢院』。」

少年的王永信一方面看到宣教士的愛心見證,另一面看到列強對中國的欺壓,心中充滿不平。將來能在國際講壇上痛斥列強。1936年他的想法改變了。「我真正的重生得救悔改認罪,是宋尚節博士到北京來,我11歲的時候,宋尚節要我過來跪下,我就跪下信主。我們全家是去王明道先生的教會做禮拜,母親在教會被選為女執事,我參加主日學被選為班長,所以我自小得到這兩位神重用的僕人造就和指導。」

王永信看見列強入侵中國,興起戰爭,覺得福音才是興國之道。1953年他成了全職傳道人。「任何一個人不管是那一國,那一族的人,沒有聽見福音,保羅都感覺到欠他的債,我是基督徒,也是傳道人,為什麼我沒有那麼強的感覺,後來我明白因為保羅更愛主,更覺得福音的寶貴,更覺得沒有福音的人可怕命運,保羅是宣教者,所以我學習他的榜樣,特別注重未得之民,還債的感覺後來越來越強。」

還債的心態成為王永信一生宣教最大的動力。

還債的腳蹤

神給了他特別的恩賜,不僅是洞察先機的思想者,也是親力親為的實幹者,例如60年代辦「中信」、70年代辦「華福」、80年代參與「世界洛桑」,看到這個時代的需要,他就去做。世界各地華人信徒都看到《中信月刊》,月刊在世界各地發行40多萬份。

「我去了印刷廠學了兩個月印刷,第一期的中信月刊是自己寫稿,自己做排版,自己印刷出來。」雖然機構入不敷支,但仍有很多人加入,他們欣賞王永信,不但是有大異象的人,寫文章的人,講道的人,他也是大事也做小事也做的人,30多公斤的郵袋與同工一起搬到郵局去。有一次在德國遇到幾位來自貧困國家的傳道人,他就把身上所有的錢都給他們,自己沒錢坐公車,就走了兩個鐘頭回去旅館。在他的辦公室牆上是一幅世界的地圖,每天思想普世和上帝的工作。

70年代初王永信推動華人福音運動,1976年舉辦首屆華福大會。華福最大的目的,就是促進普世華人教會,讓福音工作加強廣闊和加速。

有不少人反對他的工作,他覺得做一件事情為眾教會,不能夠因為幾個人的誤解就停止,「那就正中魔鬼的下懷,我練習在主的面前誠實地省察自己,或者人的說話只佔20%,但神會藉著這個人來提醒你。」

華福運動的成效如何呢?當時海外華人教會只有100多間參與宣教,40年後積極參與宣教的達到一千多間。

勇接重擔

離開華福中心後,洛桑福音大會是全球最大的基督教領袖會議。1974年在瑞士洛桑舉行第一屆大會,1987年洛桑大會邀請王牧師做國際主任,有史以來,華人牧師第一次承擔這樣的重任。

「我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擔任普世重要的職位是事奉神的太寶貴的機會,而且責任重大,每個國家的眼睛在看這個中國人怎樣做。全世界的教會都是我的債主,我在還債,要對得起他們,用這個服侍新世界的教會,有更多的連接,我有機會跟神重用的僕人同工,例如,葛培理牧師、斯托得牧師。」

1989年7月王牧師在第二次「洛桑世界福音大會」召開,顯示宣教重心轉移向東南亞,他在講壇上向來至173個國家,4,300位領袖堅定有力地闡明堅守聖經權威的立場:聖經就是神的話。

洞察先機

王牧師說:「在80年代90年代的時候,看見世界有很多的改變,無論政治、經濟都急速改變,所以我們看到時候到了,要趕快努力傳福音。」

他開始了「大使命中心」,90年代蘇聯解體之前,王牧師已經進入這個鐵幕的國家,成為第一位華人宣教士,在蘇聯解體時,百姓的心靈非常空虛,對福音開放。王牧師說:「每次去都是向華人,也向外國人傳福音。」有一次,從聖彼得堡到莫斯科,通宵坐夜車,當時社會治安很危險,王牧師帶著年輕的同工,每星期去三次,看到他的感召力很強,在莫斯科的商場裡面傳福音,有一天王牧師在地鐵遇到一位華人,那位弟兄不但接受了主,還把王牧師帶到他經營的小旅館去,裡面坐著四五十位華人,聽完王牧師傳福音後也都接受了主。

王牧師更看到遠象。60年代中期,地球同步衛星剛試驗成功。王牧師已看到電視越洋傳福音的潛力,撰文介紹這新興的大眾傳播媒介,提醒教會需要電視專業人才,他也是華人基督徒當中最早拍攝福音電影的先驅,策劃拍攝過蔡蘇娟女士的故事《暗室之后》。80年代明道先生剛出獄,王牧師就帶著攝影機趕到上海,拍下王明道夫婦的音容相貌,這珍貴影片已成為海內孤本。

上世紀80年代,大批中國大陸的留學生來到美國,王牧師抓住時機,開辦中國學人培訓營,王牧師說:「希望他們學成回國,可以作主的見證,成為主的精兵。」

王牧師看到美國人背離神的危機,在道德、經濟上,跟他們的信仰有很大的關係,美國教會不斷向社會讓步,王牧師寫了一本書叫美國歸向真神,書名叫《America return to God》,這是華人教會第一次對主流教會的關懷,印了50萬本,寄給所有美國參議會、眾議會、大學校長等,但受到不少漫罵,王牧師卻絕不妥協、愈戰愈勇。在他身上,彷彿看到宋尚節博士傳揚真理的高聲吶喊、王明道先生持守真道的風骨。

2004年,王永信在美國洛杉磯發起一次又一次的大遊行,維護婚姻家庭,他在大會上呼喚美國社會悔改回到神的面前。

2013年他又寫了一封公開信名為「美國之死」,再次向美國發出警告,回歸真神。在互聯網的世界,王牧師也重視這個無遠弗屆的媒體,例如電子網絡、臉書,認為一切都是神給我們的工具。他在公開場合說:「這些工具變成不是為神傳福音,而是為世界享樂、為犯罪,這是教會的羞恥,我覺得羞恥。他更說:「我有一個夢,推動美國的華人教會,有一個網絡福音工作的大聯盟。」

王永信牧師在哪一代人來說,站得很高,他的屬靈生命對年輕一代影響很深,對聖經的學識、西方教會和世界的了解,是這代人趕不上的,他的作為,成為我們的榜樣,向著標竿直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