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四分一TINDER用戶已有戀人 更易有社交病態 | Gospelherald.com

四分一TINDER用戶已有戀人 更易有社交病態

2018 九月 7日, 星期五 13:26


交友軟件日新月異,研究人員擔心其威脅正常戀愛關係(圖:來自網絡)
交友軟件日新月異,研究人員擔心其威脅正常戀愛關係(圖:來自網絡)

《計算機與人類行為》雜誌(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近期發表一篇研究表明,使用交友軟件Tinder的用戶有四分之一是非單身人士,這些在戀愛關係中依然使用Tinder的人更容易有出軌、一夜情等社交病態行為。

這項研究名為《你為什麼用Tinder出軌?探究用戶動機和(黑暗)人格特質》(Why are you cheating on tinder? Exploring users' motives and (dark) personality traits),由荷蘭伊拉斯謨大學鹿特丹分校(Erasmus University-Rotterdam)的伊麗莎白•蒂默曼斯(Elisabeth Timmermans),蒂爾堡大學(Tilburg University)的埃蘭·德·卡盧瓦(Elien De Caluwé)和美國波士頓馬薩諸塞大學(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Boston)的卡桑德拉·阿歷斯波爾(Cassandra Alexopoulos)聯合進行。

Like Us on Facebook

蒂默曼斯解釋研究起因說:「我們注意到幾個關於交友軟件的學術報告都一致表明,用戶中的一部分子樣本(準確點說是18%到25%的用戶)在使用Tinder或其他交友軟件時的同時仍有穩定的戀愛關係。我們認為這是非常令人驚訝的,因為這類交友軟件主要是為了吸引單身人士。因此,我們主要好奇的是,為什麼有穩定的戀愛關係的人還是會使用Tinder,以及這些人的動機是否與單身Tinder用戶有區別。」

研究人員調查了1,486名Tinder用戶的使用動機和經歷,其中超過300名用戶(22.4%)稱自己已經有穩定的戀愛對象,在這部分用戶中有超過一半表示自己曾使用該軟件與某人見面。

研究發現,非單身與單身Tinder用戶的使用動機有顯著差異,蒂默曼斯告訴《心理學郵報》(PsyPost)記者:「與單身用戶相比,非單身用戶使用Tinder更加出於好奇心以及因為現在每個人都在使用這個應用程序,較少是為了要找到戀愛伴侶(或許因為他們已經處於戀愛關係中),尋找新朋友或拓寬社交圈,旅行中使用Tinder,或使用Tinder來忘記前任,增強社交和調情技能,紓解同輩壓力等。」

同時,蒂默曼斯發現:「這兩類人群在使用Tinder作為自我激勵、娛樂或尋找性伴侶的動機上沒有任何差別,這些結果顯示非單身Tinder用戶與單身用戶一樣,都使用這個交友軟件來提升自我和尋找性伴侶 !」

除以上對比外,研究還將非單身人群中是否使用Tinder的兩類人做了比較,結果顯示,與不使用Tinder的戀愛人士相比,Tinder非單身用戶在親和性和責任心方面得分較低,在神經質和精神病方面得分較高。而那些在精神變態方面得分較高的人使用Tinder來找性伴的機率也更高,與其他Tinder用戶發生一夜情的次數也更多。

蒂默曼斯總結:「研究表明,與單身Tinder用戶相比,非單身用戶有更多一夜情、濫交,並與其他用戶承諾戀愛關係。」

她坦承研究有其局限性,所以如果說Tinder用戶有較高機會出軌則為時尚早,但她對變化多樣的交友軟件為戀愛關係帶來威脅表示擔心。

她說:「已經確定的是具有某些人格特質的人群更加容易因交友軟件而對伴侶不忠,問題在於:是這些人無論如何都會出軌(只是因為有一個平台讓他們更容易做到)還是交友平台設計(例如:刷卡的遊戲元素,大型約會池等製造出一個選擇過盛效應,選擇伴侶更加困難,令人們更傾向於改變自己的選擇)導致了人們的不忠—— 對於那些沒有交友軟件就不會出軌的人又是否一樣?」

除欺騙或出軌之外,像Tinder這類的交友軟件似乎還加劇了其他社交病態,《基督郵報》8月30日報導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簡稱CDC)最新報告顯示,美國性傳播疾病數量達歷史最高;衣原體,淋病和梅毒患者在過去幾年持續增長,2017年達230萬。

被廣泛使用的五個貞潔教育項目的作者 ,「貞潔與婚姻教育夥伴」組織(the Abstinence & Marriage Education Partnership)的斯科特·菲爾普斯(Scott Phelps)指責Tinder等軟件造成了感染的擴散,「它們正在以與『計劃生育組織』(Planned Parenthood)和政府資助的性教育計畫相同的方式來擴散和加劇婚外性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