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吃教」

2008 七月 5日, 星期六 10:17

作者:曼哈頓華人浸信會主任敬群牧師

有誰當兵,自備糧餉呢?有誰栽葡萄園,不吃園裏的果子呢?有誰牧養牛羊,不吃牛羊的奶呢?(林前九:7)

為什麼保羅對哥林多教會的信徒提出這樣的問題呢?顯然當時有人把傳道人看作是「吃教」的社會寄生蟲。「吃教」這一鄙視傳道人的名稱,在中國基督教歷史上早在清末時代就盛行了。我曾經讀到陳維屏牧師所寫的「吃教的代價」一文,其中有一段這樣說:

「在1900年6月27日那晚子夜之後…...我父親、母親、弟弟、妹妹及一位基督徒鄰居,從家裏逃出來,想到五、六裏外的山去避難。但是他們走迷了路,天發亮時,他們來到一個小村莊,既疲乏又口渴,正好有一個人在井邊汲水。他們便問他要口涼水喝。他們狂吼:『二毛仔』。

他們圍住了這五位陌生人,強迫他們往菩薩廟去。到了廟裏,他們強迫父親跪拜佛像。但他拒絕了說:『我作基督徒已經三十三年了,從未向偶像磕過頭,我現在也不!』

此時,人愈來愈多,憤怒的群眾把這五個基督徒帶到村郊,一個十分殘忍的青年,顯然是被魔鬼附體,揮舞大刀,一刀猛然劈去,從父親的左肩砍入,由右胸而出,父親立即死去。我十一歲的妹妹嚇得直叫喊,跑到母親懷裏。她說:『怎麼辦啊?』母親勇敢地說:『我們能去見我們的救主,我們的上帝!』

Like Us on Facebook

另一拳匪(指義和團)用長矛猛然地投向我母親拘著妹妹的背,長矛刺穿了妹妹。也刺穿了母親的胸。這為魔鬼所用的長矛刺穿了我的兩個親人。第三個為撒旦所作弄的,揮舞大刀,吹下了呆在旁邊的我十七歲的弟弟的頭。第四個瘋狂地斬了第五個信徒。就是如此,在1900年6月28日,我的家人和一個基督徒弟兄在幾分鐘被解決了!」

只要是有血肉的人,讀了這一段慘痛的史實,能不為此悲痛呢?在華人教會的歷史上,陳維屏牧師一家所付出的代價是最慘痛的。從另一個角度看,他的父母、弟弟、妹妹,以及那一位鄰居基督徒弟兄,他們五位對主忠心至死的見證,也是最感動人的。

從使徒教會時代直到如今,傳道者的血,傳道者所流的泪和汗,有誰注意、又有誰紀念呢?「吃教」這一名字在中國教會中至今始終還留著一個陰影。

保羅引用經上說:「牛在場上踹谷的時候,不可籠住他的嘴。」(林前五:18)這句話無非是提醒信徒要遵照聖經教訓,甘心供給他們牧人的需要。這亦是教會復興不可疏忽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