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巴黎聖母院大火不能摧毀教會

復活節前一周,世界最具標誌性的建築物之一巴黎聖母院在一場意外大火中遭嚴重損毀,雖然法國人民大多遠離教會,但事件仍令很多人感到失落。
  • 蔡春曦牧師:恩師巴刻博士與我

    巴刻博士 (Dr. J. I. Packer) 是我於維真學院的恩師,他教導我系統神學。除集體上課之外,我有一科個人研究是跟他學習的,那一次學習的經歷實在銘記於心。我所研究的題目是「唯獨聖經」。
  • 香港中大神學院邢福增評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

    習近平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重申「支持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值得留意的是,他將之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的大框架之內。不論是「中國化」或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悉為習近平時代的新論述,反映出習管治宗教的理念。就宗教關係的角度而言,其中涉及了黨國與宗教的關係,即中共如何建構其宗教理論,對宗教的本質及其在社會的角色作判斷,由此構成宗教工作背後的指導思想。
  • 香港中大神學院邢福增評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三):地方工作經驗之三

    除了江蘇、廣東、寧夏外,最後一個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發言的省區代表,是河北省。該省的特點是「以人為本,服務保障」。在〈地方宗教工作的8字訣──保護、管理、引導、服務〉一文,1對河北省的介紹,主要是針對河北省對宗教教職人員的建設工作。質言之,「以『人』為本」的「人」,是指愛國宗教團體的宗教界代表人士。河北省在這方面的工作,有何特色?反映出今後宗教工作值得注意的甚麼重點?
  • 香港中大神學院邢福增評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二):地方工作經驗之二

    寧夏的經驗是「積極引導,發揮作用」。



    眾所周知,寧夏的特色是「多民族、多宗教」。據文中指出,「現有各類宗教活動場所5008座,宗教教職人員10431人。信教群眾多,大型宗教活動多,決定了宗教工作的重要性。」不過,有趣的是,寧夏被表揚的,卻又不完全跟其民族宗教有密切關係。文中高度評價寧夏的,是「認真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始終堅持中國化這一根本方向,引導各宗教積極探索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新途徑、新載體
  • 香港中大神學院邢福增評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一):地方工作經驗之一

    新華網報導4月22至23日在北京舉行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許多將焦點放在習大大的講話,關於其講話內容,我容後再作評論。但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公安部、河北省、江蘇省、廣東省、寧夏回族自治區負責同志作會議發言」這句。為何是這兩部及四省區負責同志發言?關於教育及公安兩部,有機會再談。現先談這四個地方的宗教工作經驗。
  • 若歌大學一計算機博士生受洗見證

    之後來到美國,來到若歌,來到學生團契,我開始 了從感性上瞭解基督徒的真誠,喜樂,奉獻和 友愛,以及在知識上對聖經的學習。我參加了團契一年裡的大部分查經活動,除了蹭飯和交朋友, 更重要的原因一是想深入瞭解聖經,以和我心中已有的道家的世界觀做對比,以分別優劣;二是 對基督徒的好奇:因為周圍的人有的說基督徒傳福音是為了自己上天堂
  • 邢福增教授:強拆十字架與當前中國的合法性危機

    浙江省經過兩年多以來強勢推展的強拆十字架運動,期間受到省內基督教及天主教界人士以各種方式表達異議,甚至部份人士更進行維權抗爭,令政教雙方的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與低谷。同時,事件更罕有地引起國際及境外媒體及教會界人士的高度關注,甚至部份鮮有批評中國政府人士也表達憂慮,並以各種人脈關係向北京反映問題的嚴重性。然而,不論體制內的反映與陳述,還是體制外的反對與抗爭,最終也無法叫停強拆運動。
  • 勝過恐懼的突破

    終於在二月底,第二萬五千名敘利亞難民抵達了加拿大,剛上任的自由黨算是達成選前的承諾。不過,此舉似乎得不到加拿大百姓的賀采。因為隨著敘利亞難民涉入法國恐攻,在歐洲各地造成的紛擾,不過才二、三個月,加拿大百姓對敞開大門歡迎敘利亞難民的熱情開始消退。
  • 溫英幹教授:基督信仰與現代企業倫理

    許多企業開始重視企業倫理,並負起社會責任,賺取最大利潤已經不是所有企業的最高追求目標。一個公司的經營能得到員工的信任及委身、投資人的信任與忠誠、以及顧客的信任與滿意,最終就能創造合理利潤;而公司能將部份利潤回饋社會或社區,贏得社會的信任與嘉許,更能創造更多利潤。這些都是實證調查得到的結果。
  • 余創豪:《以賽亞書》53章告訴我們什麼?公我贏,字你輸

    基督徒一直認為,以賽亞書第53章是預言一個受苦的彌賽亞,但猶太人卻不接受這個解釋。頗有影響力的教父俄利根(Origen)在主後248年指出,在他那個時代,猶太人的共識是,以賽亞書第53章所說的「受苦忠僕」是指整個猶太人民,而不是一個人。
  • 何光滬教授建言:糾正浙江「拆除十字架」運動

    浙江省從去年2月開始拆除「違建」,發展為專門拆除教堂十字架,迄今已經動用警察和其他強力手段,拆除約1200座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堂上的十字架。因其歷時一年有半且未見終止,在全省已從城鎮通衢推到窮鄉僻壤,稱之為運動,似不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