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秋雨之福教會按立王怡弟兄為牧師

2011 十一月 11日, 星期五 10:48

10月30日,成都秋雨之福教會舉行了王怡弟兄按牧典禮。數位改革宗教會牧師被邀請特地到訪組成按牧團,美國長老會弗吉尼亞州主恩基督教會王志勇牧師亦到訪主講數堂信息、栽培同工。

秋雨之福教會在公告上宣佈:「應本教會委託,由四位改革宗長老會的牧師組成按牧委員會,對王怡弟兄的個人信仰,家庭生活,對聖經、神學、教會歷史、教會治理、聖禮的認識進行了論文、筆試和面試的考問,並於2011年10月30日在本教會舉行了按牧和就職典禮,按立王怡長老為秋雨之福歸正教會的牧師和宣教士。」

王怡,曾經是現代中國知名作家、學者,他的文章流傳甚廣,但卻是對抗神的人,然而奇妙的神的帶領他一步步成為忠心事奉的僕人。

據《基督時報》介紹,王怡牧師的見證回顧如下:

第一句話:若你們的父不许,一隻麻雀也不會掉在地上

2005年的時候在我家裡開始一個聚會,我參加聚會一兩個月之後還沒有信,從來沒有一個人開口禱告過,也沒有一個人唱過歌。有一天我登上高梯子去拿我家書架上最上面一層的書,從梯子上摔下來,我躺在地上血流不止的時候開始一個人禱告,忽然想到聖經裡的話語「若你們的父不许,一隻麻雀也不會掉在地上!」,我當時還幽默的禱告說,「神啊,我一兩百斤,相當於好幾百隻麻雀呢,如果一隻麻雀掉下來都有你主權的掌管,我掉下來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這是我悔改信主的開始。

Like Us on Facebook

第二句話: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

我是一個很驕傲的知識分子,在我信主之前作為學者我關注中國的憲政轉型,寫了大量這方面的文章;同時作為一個公共知識分子我也參與一些公共事務,那時「公義」這個詞讓我覺得特別驕傲,因為覺得自己好像是行公義的人。

但是有一件讓我覺得很羞辱的事情一直在我的記憶裡,有一次有上訪者約我到成都市高級法院門口要遞材料給我,當我拿到材料要走時,他一招呼上來一大群人,那個人對他們說「這個人可以幫你們」。當一大群人圍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嚇呆了,連忙推脫說,我幫不了你們,你們找別人吧,然後我就落荒而逃。

這件事情讓我在禱告中經常對以前引以為豪的「知識分子」這個身份悔改。詩篇裡的一節的經文讓我的悔改達到最高峰,詩5:9「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這句話讓我對知識分子這個身份最徹底的破碎,因為有一次當我打開電腦的時候發現自己共計寫了超過200萬字的文章,我當時的禱告時,「神啊,如果我這輩子賣200萬斤豬肉,我的罪沒有這麼大,但是文字是會影響人的靈魂的,我在不知道真理的情況下寫了200萬字,不知道會誤導多少靈魂。」

我是靠寫字、說話吃飯的,我發現作為不認識神的知識分子讓我成為「罪人中的罪魁」,就是這句「你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是神完完全全得著我。」

從「若你們的父不许,一隻麻雀也不會掉在地上」我看到上帝的主權掌管著我,基督教信仰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完整的世界觀,神的話語告訴我要怎樣生活。後來我慢慢開始參與教會服侍,我的生活中有五個一:一個上帝,一個妻子,一間教會,一座城市,一份呼召。我信主之後一直在尋求神對我的呼召,我想知道我到底能做什麼。以前我一直覺得自己要做知識分子、作家、學者在公共領域表達基督信仰,我覺得這是我能駕輕就熟的事情,神是這樣預備我的,我確信神不是讓我在教會裡做全職的服侍,我在教會裡只是做兼職,作為公共知識分子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但是這種想法在我尋求神對我的呼召的過程中慢慢被破碎。

從07年底開始我一直在問自己,我到底有沒有把傳道當做天上地下最榮耀的事來看待,這是連天使都羨慕的一個職分,可是即使在這樣的認知之下,我說,「神啊,確實有榮耀的職分,可惜我知道你是讓我做比較不太重要的事情(公共知識分子)。」

2008年的5‧12地震的發生讓我的想法有了徹底的轉變。地震發生的那個下午,我的家像船一樣在搖,我走到床邊為我一歲多的孩子按手禱告,「父神,如果今天你要帶我們去見你,那是好得無比的,但是求你憐憫這座城市!」那是我有生以來最接近死亡的時候,但是我從來沒有那樣的平安。地震的發生讓我經歷到末世感。

之前我覺得神對我的呼召不清楚,後來我反思,其實不是神的呼召不清楚,是我自己對於經濟的壓力有擔心、對前面的道路不清楚,我覺得作為公共知識分子、作家,這是我能夠駕輕就熟的,我可以有知名度,我可以在這個領域為主做工,其實是因為我裡面沒有安全感,是因為我對未來沒有希望,我很輕易的說服自己。但是當大地搖動的時候,末世感進入到我的心裡,我真實的感受到,自己在這個地上是寄居的。

當時我從樓上下來以後,看到整個城市就是一個難民營,所有人都在恐懼當中,所以我叫出來的第一句話是,「主啊,我們要怎麼交賬,你在四川的兒女,你在成都的教會要怎麼交賬?」我給教會的弟兄姐妹發了短消息,我知道所有的人都在恐懼當中,我要去安慰他們,這是我們作為基督徒的職分,我們有治理這地的權柄。

第三句話:你們在軍中當兵的不要被事務纏身,好叫召你當兵的喜悅

地震之後神慢慢的帶領讓我越來越清楚的看到神對我的呼召,神給我第三句話是:你們在軍中當兵的不要被事務纏身,好叫召你當兵的喜悅。我省察自己的情形時看到自己雖然在軍中當兵,但是還是偷偷跑出去做點小生意。我在過來參加大會的前幾周向我工作的大學提交了辭職的報告。求神帶領我前面的道路。

我看到了中國教會要進入新的時代,神正在中國社會的各個階層裡面得著他的兒女,現在福音在中國的發展有史無前例的美好前景——神讓我看到基督信仰可能會成為中國文化的主流,中國的未來是在於中國有沒有健康的教會。

我以前想做一個基督徒學者、基督徒作家,這些都需要,但是今天中國最缺的是傳道人,我渴望看見在未來中國這一代人的轉型當中,在這個十字架的變革當中,從教會所發出來的聲音成為這個時代的最強音,這是神給我的呼召和看見。

我也特別感謝在我信仰的道路當中給過我幫助的弟兄姐妹和一直支持我、鼓勵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