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該抵制向同性婚姻獻媚的星巴克嗎?

2013 四月 4日, 星期四 8:40

同性婚姻爭議在美國持續燃燒。去年,吃不吃福來雞激起了有關婚姻定義的口水戰;今年,喝不喝星巴克咖啡再度引爆傳統婚姻與同性婚姻公開較量的火藥庫。面對高舉同性婚姻的星巴克,基督徒今後要不要喝?

星巴克與其它支持同性婚姻的大企業有些不同。一般的企業為了討好各方群體,在婚姻議題上出口比較謹慎,不太敢張揚;但星巴克卻宣稱把同性婚姻定為該公司的核心價值觀,讓一些人感覺太過囂張,無法接受。

星巴克總裁霍華德‧舒爾茨(Howard Schultz)在該公司年度會議上,以「擁抱多樣性」為理由表達他對同性婚姻的支持。諷刺的是,對於現場持異議的董事,舒爾茨卻沒表現出紳士般的包容度,他語帶尖酸的回敬道,「不滿意的話,你就賣掉星巴克的股票拍屁股走人,沒人留你。」

星巴克高層支持同性婚姻的立場遭到很多福音派基督徒與傳統婚姻支持者的抨擊。有信徒痛批舒爾茨「包容多樣性」是自欺欺人,「對於上千萬因信仰緣故支持一男一女婚姻的福音派信徒,舒爾茨能否也展現一下包容性?」

星巴克支持同性戀不是新聞,但這次如此高調的支持確實讓很多保守人士心寒,甚至迫使一些老基督徒顧客下狠心抵制,發誓在其認錯前一滴星巴克的咖啡也不沾。其理由也很簡單,「基督和星巴克,你更愛誰呢?」虔誠的基督徒都會選擇前者。

Like Us on Facebook

全美婚姻組織(The 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arriage )也在發起針對星巴克的聯合抵制行動。該組織認為,星巴克作為有影響力的美國公司,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同性婚姻對社會負面影響深遠,傳統婚姻支持者應用抵制的方式讓星巴克為自己的錯誤言論付上代價。

不過,口頭號召的抵制執行起來並非易事。熟悉美國的人都知道,美國人可以不吃雞,但不能不喝咖啡,尤其有很多人無法抗拒星巴克咖啡充滿誘惑般的香味。

當然,並非所有福音派人士都贊同抵制言論過激的星巴克。美南浸信會道德與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拉塞爾‧摩爾(Russel Moore)在一篇專欄文章明確反對跟風盲目的抵制行為。

摩爾澄清,反對抵制行為並非針對抵制運動本身,只是覺得這種抵制並非最貼近聖經的教導。他還擔心這種抵制容易變味,從一個婚姻價值觀的較量演變成雙方經濟或其他力量的拔河。

退一步講,就算傳統婚姻支持者迫使星巴克低頭,但星巴克內部支持同性戀的力量會輸得心服口服嗎?因此,在他看來,基督徒不是要通過抵制等類似的激進方式來保護傳統婚姻,而是應靠活出福音、擁有長久的婚姻關係來徹底贏得人心。

不過有聲音回應指摩爾的言論有些過於理想化。看看美國現今基督教會的暗淡光景,主流教會、神學院被自由派神學控制,自由派神學又是滋生同性戀勢力的土壤,愈來愈多的主流派教會離經叛道轉而支持同性婚姻。

反觀福音派教會,據最新的統計指大部分福音派教會幾乎零增長,即便有增長也僅是微增。美國新教教會持續衰退,福音派基督徒影響力每況愈下,很多基督徒的家庭也告急。除非美國再經歷一次大復興,否則摩爾提出的解決方案恐怕成為高談闊論。

也有人認為這種為保護傳統婚姻而發起的抵制行為是見仁見智,無所謂絕對的對與錯,只是根據個人禱告以及心中的感動而定奪。

該聲音指出抵制行為的局限性,「有跡象指愈來愈多的大公司開始光明正大的支持同性婚姻,基督徒是不是都要聯合抵制?」

他拿IT行業舉例說,若在網上搜索可知,微軟和蘋果這兩大個人電腦系統軟體以及智能手機製造商都在以不同的形式公開支持同性婚姻。按理說,基督徒也應一視同仁的去抵制。「但細想一想,離開了蘋果和微軟,有什麼電腦可供我們方便使用呢?」

可見喝不喝星巴克咖啡難倒了很多美國基督徒。其實早在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時,究竟選一個支持同性婚姻與墮胎、又自稱是基督徒的奧巴馬,還是選尊重生命和傳統婚姻的摩門教徒羅姆尼?這個問題曾讓很多基督徒非常掙扎。

為此,紐約維護一男一女傳統婚姻協會主席黃宗澤曾向本報表達立場。他表示,每個基督徒在投神聖一票之前,需要很認真的在神面前禱告,求主賜下智慧,並把一切結果交托在主的手裏,相信祂完全掌權。

對於今天為要不要喝星巴克咖啡而感到糾結的基督徒而言,黃宗澤的良言或是他們一個很好的參考。但問題關鍵在於,「面對誘發香味的星巴克咖啡,你有專心為此禱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