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春曦牧師:寄給剛抵天堂的父親

2020 六月 20日, 星期六 18:55

蔡春曦牧師的父親蔡熊先生,1928出生於中國廣州市,1953與陳華玉女仕結婚,共有三子一女、八名孫兒女和三名曾孫兒女。1978決志信耶穌,1980夫婦一同受浸。1995移民多倫多,享受退休生活,與兒孫同樂,並積極參與教會活動和事奉。一生忠心、熱心、盡心地敬愛上主,關愛家人,親愛教會。2020年4月23日因病離世,安息主懷,享年91歲。蔡春曦牧師以「寄給剛抵天堂的父親」,抒發他對父親的景仰和懷念。

2016年蔡春曦牧師與家人在多倫多團聚。(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2016年蔡春曦牧師與家人在多倫多團聚。(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敬愛的爸爸:

       回想您離開我們之時,正是新冠疫症流行在世界各地的日子,在加拿大長期護理院是重災區。由3月14日起,政府已不容許訪客探望長者了。

當您離開我們的那一天

       您離開我們之前三日,發高燒和呼吸有困難,護理院給您做新冠疫症測試,報告結果是陰性。過去三年都曾因呼吸困難和肺炎入醫院,身體一年比一年衰弱。但三天前您又因發熱及呼吸困難,服抗生素但卻未能退燒,且有吞咽困難。護士看見病情突然惡化,護理院最後准許一位家人陪伴。當妹妹趕至護理院之時,您已經安息主懷。

Like Us on Facebook

       您離開我們之時,雖未有家人在旁邊陪伴,對於其他人來說,會感到失落和遺憾。但在您離世的那一刻,正是我們在各地的子女們於群組會議中一同為您祈禱,仿似在您旁邊一起禱告一樣。我們以同心合意的禱告送您最後一程,並知道您已在天父大能的手中,心中只有安心,並無遺憾。

       您離開我們之時,母親雖在另一房間,卻未能見您最後一面,最初亦有失望。但當她在護士陪同下到您的牀邊,看見您安祥如熟睡地安息主懷,深得安慰。

       我們是從那裡得着安心和無遺憾,且有力量和勇氣在新冠疫症大流行時去接受失去父親的傷感呢?豈不是從我們所相信的主耶穌 ,就是那給人有天家盼望,及賜各樣安慰的神嗎?

神和人都欣賞的口琴聲

        回想您離開我們的那天晚上,我們兄妹四人把您息勞歸主的消息通知各親友。由於我時常到多倫多探望您們時,都喜歡為您錄製吹口琴歌曲,因此發出消息的同時,也選了「遙遠的天家」、「神愛世人」的錄影短片,與他們分享。(按此觀賞蔡熊先生口琴小提琴獨奏

        有一位世界知名的音樂指揮家表示非常欣賞您真情的吹奏。另有一位時常領唱的姊妹也說:「肯定您的爸爸已参加天堂詩班去了。」看了她的分享,我彷彿看見您抵步天家的情況:「父親到達天堂的那一刻,有眾多的天使歡迎他,他看見有天堂詩班的報名處,急不及待的排隊要報名。天使長問他說:「您懂得什麼?」父親說他懂得吹口琴、拉小提琴,不過只上過兩堂由媳婦所教的鋼琴課堂,並沒受過任何樂理及唱歌的訓練。於是,那天使說:「您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可以進來享受您主人的快樂。」天使又說:「每當唱詩讃美神時,您可以用口唱或用樂器,亦可以吹口琴或拉小提琴,一切以靈以誠,都蒙悅納,因為神是看人的內心的。」父親即抹去因擔心不被取錄而出的冷汗,歡喜若狂地,左手拿着口琴,右手拿着小提琴,就走向正在歌唱的天堂詩班去了。」

不止十人參加的安息禮拜

        您離世正是新冠疫症大流行的日子,加拿大政府對安息禮拜都有限制,出席的人數被限制在十人以下,外地的家人都未能坐飛機前來出席,都利用直播,同時同步地參加您的安息禮拜。作為您的孩子及牧師的我,用了七分鐘來分享詩篇廿三篇的第一節。除了肯定您與耶穌的關係,也帶給眾人安慰。述史之後,家人一個接一個地分享內心對您的感激:

       「您是我們所尊敬的父親和爺爺,您在平凡中有美好的成就,辛勞地建立一個美滿的家庭,彼此互相關愛,您給我們無比的付出,供書教學...您的成就,獲取了我們對您的尊敬和感激。」

       「小時候每星期最期待的就是到您的家去,在那裡您總是預備了玩具給我,並教我很多東西。我一直很自豪有一個活到老學到老的爺爺...您盡心、盡性、盡力愛主耶穌,是我們一家的好榜樣。」

       「您對祖母和主耶穌的愛是我們蔡家的根基,您與祖母的愛教識我們甚麼叫做無條件的愛...每次探望您之後,您都會在閉路電視看着我們,我知道如今在天家的您也是一直守望着我們。」

       「當您倆到温哥華與我們一起生活,我們因教會事奉很夜歸來,您很用心照顧我們的兩個小孩,那時您說您也很夜才下班...您贏取了許多人的友誼和對您的尊重。」

您留下了甚麼給我們 

(左)1960年農曆新年(右)2000年美國火山湖旅行(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左)1960年農曆新年(右)2000年美國火山湖旅行(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許多人的父親離世,他的家人都會獲得遺產,可能是金錢、物業、股票、生意、首飾、名畫、古董等。那麽,您留下甚麼給我們?您的遺產包括了些甚麼?有一首名為「七朵水仙花」的舊英文情歌,或許可以提供某程度的答案:

我沒財富去買漂亮的東西給您,

但是我可以用月光為您編織項鍊和戒指。

以及我可以帶您到一千個山上觀看美麗的早晨,

並親吻您,給您七朵水仙花。

        您留下的不是金錢可買到的。您從没有自置物業,没有投資股票,未做過生意,我們的家中除了每年都會更換的日曆之外,没有一張出自名家的字畫,更没有一代傳一代的家傳之寶。但我們可以自豪地告訴別人,因為我們有一位好爸爸,我們如獲至寶。擁有您這位爸爸,我們就擁有温暖、快樂、滿足、毅力和成功。

        全家最珍貴的就是一部古老的愛克發照相機,您就是用它為我們拍照,您帶我們登上太平山頂、到石澳游泳、在沙田騎單車、到大會堂飲茶、往公展會參觀、遊植物公園、到啟德遊樂場看表演等,為我們留下珍貴的回憶。

        您雖然成長在抗戰期間,但您寫的字筆勢雄健灑脫,因此在您的栽培下,我們的書法也端正秀麗。記得前幾年與兒子到多倫多探望您時,您還給他上了一堂書法呢!

        每次看見您的精緻摺紙手工,都使我鬥志重燃。佩服您的毅力的同時,也景仰您的創意。您用心的摺紙手工常常給我們注入正能量,勝過千萬金銀。

        記得當時我還是六、七歲小孩,您每天帶我和哥哥到碼頭去釣魚。跟着您,我們學會了耐心的等待,學會了自己釣到的小魚,比在魚市場買回來的大魚,更顯寶貴。我們不是單單吃了您所釣的魚,更是學了您釣魚的技術,以至學懂如何釣魚。

        二十多年前您和我,以及當時只有六歲的孫女兒Tiffany一同到聖地旅遊去,寶貴的是您為以後每次聖地遊學團的團友們,親手精心剪裁、刺繡、加上貼紙的加利利海邊之獻心咭。當我發出您離世的消息後,有多位團友就是拿出您親手所做的心形獻心咭,向您致謝。

        您對母親無微不至的細心和無條件的愛心,更是留給我們的家庭基石。某次您用愛心扶着母親下車,然後又攙着她的右手走路,那時您還幽默地説:「別人以為我們老年恩愛,其實我是怕她容易跌倒。」您和母親66年的婚姻,以口教和身教,成為我們的好榜樣。您已有三個男孩,為何還要多生一個女兒呢?您解釋說:「因為女兒會更細心和更多時間陪伴母親,使母親快慰。」您對母親的愛心,由此可見。

        爸爸,您會縫衣、刺繡、種花、養魚、油漆、做木工、刻圖章、烹飪,還修理時鐘、風扇和風筒。您一把年紀還去學中文打字,把一首又一首的聖詩歌詞打好,並編印成一本詩集,供團契唱詩用。

       爸爸,您留下給我們的太多了,有珍貴的回憶、温暖的家庭、好學的精神、無比的毅力、不朽的信心、工作的忠心、知足的心懷、慷慨的胸襟、真誠的友情、盡心的事奉、美好的榜樣等。您不單影响我們,也影响我們的下一代,以及那些認識您的人。

全家歸主的前因後果

1980年受浸後與家人合照(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1980年受浸後與家人合照(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我還未出生之前,您和母親及我的兩位哥哥,住在沙田萬佛寺旁的小屋,每天都在喃嘸唸經下生活。後來遷往紅磡佛光街廉租屋邨居住,我就是在那裡出生的。在我們屋邨的附近有一所觀音廟,每次您背着我到了觀音廟的前面,我都要求從背上下來,與您和母親一同合手叩拜。

       我們三兄弟都在同一所基督教學校唸小學。那裡有一位虔誠基督徒的老師,很有愛心地帶領我們信耶穌。妹妹也跟我們到教會去,很快亦歸信基督。我們曾經多次帶您參加多次佈道會,由於您有抽煙和打麻雀的嗜好,恐怕一旦信了耶穌,就不能維持以往的生活。

      我在某次夏令會奉獻自己,立志全時間事奉主耶穌。在中五會考之前,每天晚上我都會在露台挑燈夜讀。在溫習之前,我一定會跪在那裡為您和媽媽接受耶穌祈禱。我向主耶穌祈禱說:「求祢使我爸爸在我未入神學院之前,接受耶穌以至得救。」媽媽在不久之後,於一次我和她個人談道之時,領她祈禱接受了耶穌。

        那時大哥在加拿大升學,在某次機會下我向您提出在家中舉行一個祈禱會,可以為遠方的哥哥祈禱。由於您關愛和掛念大哥,即時就答應了。每次家庭祈禱會都是在星期日的晚上舉行,您老早已經說明,因您不信耶穌,雖然您會參加但不會開聲祈禱。日子過得很快,我被神學院取錄了,並且在當晚參加最後一次家庭祈禱會後,第二天就要入神學院了。

       當要開始祈禱之際,您突然間說:「我今天要與您們一起開聲祈禱,因為每次您們祈禱,明顯看見主耶穌是聽祈禱的真神。於是我自己內心祈禱,果然祂真的答應了我的懇求,我今晚要信耶穌。」那天晚上您叫我把那屬於哥哥的牌子找出來,上邊寫着「基督是我家之主」。您帶領我們全家祈禱說:「主耶穌啊!今天晚上我把一家之主的主權歸還給您,您才是我們一家之主。」

我不是祈求神使您能在我進神學院之前信耶穌嗎?到頭來,您剛好在我進神學院的前一晚接受耶穌,神至終如我的心願成就,何等奇妙!

没有遺憾的恩言愛語

2018年蔡熊先生結婚65週年紀念三代同堂全家福。(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2018年蔡熊先生結婚65週年紀念三代同堂全家福。(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當您住在多倫多,我住在溫哥華,我若沒有出門的話,一定每天或隔天與您們通電話。我很喜歡向您講一些肯定的言詞,肯定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及在我人生中的提攜。我亦喜歡向您說感謝的話。當您離開我們的那一天,我不能見您最後一面,心中雖有傷感,但没有遺憾,因為我要對您說的話,在您還在的日子,我都已經向您說了。

「我非常榮幸有您這個爸爸,我很想告訴您:我很愛您!」

「外祖母說您是萬能百曉,她一點沒有誇張。您真的樣樣皆能,我們都望塵莫及!」

「你要學駕車,可以到温哥華用我的車來學,您一定會學會的,我對您有信心!」

「哇!你說的英語,好聽極了!」

「連那些多年硬心不信耶穌的長輩們,都因您分享的福音而信耶穌,我真喜歡您這個愛傳福音的爸爸。」

「您幫我做的心形獻心咭,個個都是您精心的傑作,我真感謝你的幫忙。」

「上次到多倫多看見您努力學中文打字之後,為團契打詩歌、編詩集,因為教會公用的詩集字碼太細,長者們都很難看到歌詞。您這樣的用心,我要你知道,我很感動!」

「您活到老學到老,是我們的好榜樣,連您的孫兒也很欣賞您呢!」

「我每次打電話問你那個中文字怎麼寫,您都可以即時回答,您真是一本活字典。」

爸爸,連我勇於說愛,敢於言謝,都是從您學會的,謝謝您!

第一個没有父親的父親節

        今天是母親節,媽媽在護理院一切安好,護理院為長者們預備了特別豐富的午餐,還有蟹肉燕窩羹,每個為人母親的都收到鮮花。我們寄給媽媽的母親節心意咭,相信她已經收到,請您放心!這是我們第一個没有爸爸的母親節。

        每一年的母親節和父親節,我們都請您和媽媽到酒樓去吃晚餐。在母親節,酒樓裡常是座無虛席,賓客如雲的;在父親節,則不一定有同樣熱鬧場面,其實這並不表示為人子女重視母親節過於父親節,只是表達的方式不同吧!於我們來說,父親和母親對我們一樣重要,我們從來不會顧此失彼的。

        三年前我寫了一套兩册的著作,名為《使徒涉獵》,在上册是註明獻給我的父母的,下册則是註明送給我的子女的。獻給您和媽媽的,寫著「没有您們,就没有我們」;送給我子女的,寫著「没有您們,就没有將來」。那本是我積累多年經驗,經過多方研究而寫成的,若没有您們的供書教學,怎會有我們今天的成就?這本書是當年送給您們父親節和母親節的禮物。

       某一年我與您和媽媽還鄉省親,我們在商店裡買了同一款西裝。當時我付款作為您那年的父親節禮物。我們一同穿上,在鏡前看見穿著父子裝的您和我,非常滿足。每次當我穿著這套西套,都會回味當時的情景。和您一起的日子,都充滿著美好的回憶。

       您離開我們之後的那兩天,我都一直忙於通知親友、收拾您的照片和遺物、向慰問者致謝,根本没有時間静下來。及至當我要向我兒女解答到底您在天家的情況是怎樣的,我竟然望着天空,放聲大哭,並且用最大的聲音向天呼喊說:「爸爸,我很愛您,我很想念您!」一連呼喊了三次。之後,緊閉在心中難捨難離的情緒,終得釋放。

       今年的6月21日將是我們「第一個没有爸爸的父親節」,到那一天我們再不能和你共進晚餐了!不過,在那一天,我會向天為您唱出「父母恩-愛的橋樑」這首歌:

1999年蔡春曦牧師與父親及女兒攝於埃及金字塔。(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1999年蔡春曦牧師與父親及女兒攝於埃及金字塔。(圖:蔡春曦牧師 提供)

父母親從小撫育我,栽種愛惜幼樹苗,維護照料牽我手;

父母親延伸天父愛,甘心獻身像道橋,禍困凶險我不怕過。

頌讚親恩仿似無邊大海洋,惟願你我孝順祝福雙親康泰。

父母親延伸天父愛,甘心獻身像道橋,禍困凶險我不怕過。

父母親年紀雖漸老,一生獻身像道橋,

容讓你我在上面輕輕鬆鬆再走過,再經過,不分風雨渡過!

謹祝我剛抵天堂的父親與我們在天上的父,同賀父親節快樂!

想念您的孩子

春曦


本文得作者和影音使團允許轉載,原稿登載於「天使心月刋」2020年6月號父親節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