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聖經為本的基督信仰看柴玲的饒恕論

2012 七月 17日, 星期二 8:20

前天安門運動學生領袖、皈依基督教受洗逾兩年的柴玲於「六四」23週年紀念日發佈饒恕當年六四屠殺者的公開信曾引起極大的爭議,甚至受到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及關注中國人權的基督徒的反對和指責。柴玲在隨後的第5天再發表公開信,對一些誤解和批評作出回應,澄清寬恕不代表免除六四兇手的責任,並強調她的寬恕是個人的,出自「一顆被耶穌的愛而轉化的心」。

就北美華人教界而言,反對者柴玲饒恕論的主要是六四背景的基督徒和傳道人以及為中國人權發聲的基督教人士;當然教界亦有肯定的聲音。

若是排除政治及個人感情因素,基督徒究竟應如何從聖經為本的基督信仰角度來看待柴玲寬恕六四屠殺者的言論?聖經所教導的饒恕到底是柴玲所講的無條件的饒恕,還是六四背景及維權基督徒所宣稱的有條件的饒恕?其次,主張無條件的饒恕是否會抹殺掉神的公義和審判?

在北美牧會多年、又是傑出華裔神學家的愛德華牧師近日透過本報從聖經角度回應柴玲的饒恕論。愛德華牧師表示,他非常贊成柴玲的饒恕論,因為她的饒恕論完全合乎聖經的教導,從她的饒恕論可以看出「柴玲是一個非常勇敢、真正有耶穌生命的基督徒。」

愛德華牧師還依據聖經解釋自己支持柴玲饒恕論的原因,並對各種神學爭議逐一回應。他盼望因當年六四事件而無法自拔的基督徒可以從心靈傷痛及仇恨中釋放出來,迎接全新的生命。

Like Us on Facebook

記:記者

愛德華牧師:華

記:柴玲寬恕六四屠殺者的言論激起很大的爭議,飽受批評。那麼,您如何看待柴玲的饒恕論?

華: 我認為,柴玲的饒恕論是完全合乎聖經的。在我看來,柴玲的饒恕論正表明出她是一個真正重生得救、有耶穌生命的基督徒。她能夠對當年企圖傷害她的兇手選擇饒恕就是一個有生命的基督徒應該有的表現。而我對柴玲敢於在公眾場合表達自己生命改變的宣言表示欣賞,其勇氣可嘉。

爭議一:聖經講的饒恕是否設前提條件?即建立在罪人認罪悔改的基督徒上?

回應:聖經所倡導的饒恕是無條件的。

記:柴玲的饒恕論引發出一個神學爭議——基督徒饒恕仇敵是否要設前提條件,即是否要等真相大白、兇手認罪悔改之後才去選擇饒恕?聖經又是怎麼講的呢?

華: 聖經所倡導的饒恕是無條件的饒恕,而無條件饒恕的教導和例子其實在整本聖經都有。柴玲在她的饒恕論中提及被釘在十字架的耶穌在臨終前仍寬恕殺祂的羅馬兵丁並禱告求主赦免他們就是一個無條件饒恕的典型例子。

此外,耶穌在登山寶訓中(太5:38-44)集中講解饒恕仇敵的道,其中馬太福音5章44節說:「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耶穌所談論的愛仇敵是有善待、饒恕和憐愛的含義,即耶穌教導門徒對待仇敵要存心忍耐,不要有仇恨的態度。耶穌並沒有對饒恕仇敵設任何的先決條件。

耶穌對於無條件的饒恕更明顯的教導是馬太福音第六章關於禱告的內容(14至15節)。耶穌說:「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這句話的意思是,人人都是罪人,即便基督徒也沒有資格去定別人的罪;神既然連我們這些罪人都能饒恕,我們基督徒又有什麼資格不先去饒恕別人?

不僅是耶穌,很多初代教會的聖徒都活出無條件饒恕仇敵的榜樣。例如執事司提反在殉道前仍禱告求主寬恕拿石頭打他的人(徒7:60)司提反對仇敵的饒恕是無條件的饒恕,並非等兇手認罪悔改後才去饒恕的。值得留意的是,司提反只是執事,並非全職的傳道人,但他卻有無條件饒恕仇敵的心志,更何況是其他的使徒和全時間的傳道人。

當然,使徒保羅也給我們看見他無條件饒恕仇敵的見證。保羅在羅馬書9章3節說:「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保羅在這裡把還未信主的猶太同胞視為「弟兄」與「骨肉之親」。

但從聖經(使徒行傳)記載可知,這些被保羅視為骨肉之親的猶太人對保羅恨之入骨,他們對保羅的殺氣猶如對主耶穌和司提反。然而保羅為了拯救這些多次謀殺他的猶太同胞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亦在所不惜。

保羅在講這句話時,仍有很多猶太人未認罪悔改,他們繼續迫害殘殺基督徒。所以保羅對仇敵的饒恕是無條件的,他仍把猶太人仇敵視為骨肉同胞,他的愛之大令人動容。

保羅不僅對雙手沾滿基督徒鮮血的猶太同胞選擇饒恕,他還勉勵提摩太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禱告。其實保羅身處的時代的羅馬帝國皇帝都殘酷逼迫基督徒,但保羅卻未對這樣的大仇敵有任何報復的言語,只是讓信徒為其禱告,求主做帶領的工作。

不僅是新約,其實舊約也有不少無條件饒恕的例子。比如,創世紀中的約瑟就是無條件的饒恕賣他的哥哥們,並把這段血泪史看作是神的旨意,約瑟對哥哥們無條件的饒恕令人動容。

此外,大衛對掃羅也活出無條件的饒恕。當得知掃羅的死訊時,多次遭掃羅毒手的大衛並沒有幸災樂禍,也沒有把掃羅之死稱為神公義的審判,反而為掃羅和約拿單哀哭,這表現出大衛對掃羅無條件的愛和饒恕。

總之,整本聖經所教導的饒恕是無條件的饒恕,類似的例子比比皆是。因此柴玲饒恕論是符合聖經的話語,體現出基督教的精神。

爭議二:無條件的饒恕會抹殺掉神的公義和審判?

回應:無條件的饒恕和神的公義並不矛盾。

記:一些六四背景的傳道人以及基督徒維權人士用「上帝的公義」來為自己的有條件饒恕論辯護。他們認為,無條件的饒恕無法彰顯出神的公義和審判,同時把主張無條件饒恕的基督徒冠上「缺乏公義,不能辨別是非」的帽子。那麼,神無條件的愛、饒恕和祂的公義是衝突的嗎?

華: 那種有條件饒恕論,即「公義、審判在先,愛和饒恕在後」的論調是得不到聖經的支持的,在我看來,這種神學觀夾雜了一些政治的思想,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但其實和聖經教導背道而馳。從聖經來看,神無條件的饒恕和大愛與祂的公義絕對不矛盾的。

根據聖經,當我們作罪人的時候,神就差遣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來到世界上,為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使信靠祂的人罪得赦免,得著永生。耶穌為罪人流血捨命的愛就是無條件的愛、無條件的饒恕。說說看,我們這些基督徒有誰是配得耶穌為其捨命的?但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耶穌就先饒恕我們的過犯,為我們捨命的。所以說,無條件的愛和饒恕的能力是源自耶穌,一個真正有耶穌生命的基督徒就能行出無條件的饒恕。

然而,凡是不認罪悔改接受耶穌救恩的人將來必接受神的審判,承受地獄的永刑。這裡就彰顯出神的公義。所以從聖經來看,神無條件的饒恕和祂的公義並不矛盾。

需要理清的是:耶穌在十字架為罪人捨命的大愛並非代表認同人的罪;同理,基督徒帶著耶穌的愛無條件饒恕仇敵的作法也不意味著贊同惡人的罪行,更不是軟弱的表現,而是在基督生命影響下的結果。

記:有人指出,無條件的饒恕會讓天下大亂,破壞法律制度,縱容犯罪。

華: 基督教所講的饒恕和免除法律責任(或者說大赦、特赦)完全是兩回事,不可混為一談。就好像一個殺人犯在獄中接觸福音結果悔改信主、罪得饒恕,但那殺人犯不能因為信主就逃避刑事責任。但我相信,那位被執行死刑的殺人犯因為重生得救而免於地獄的刑罰。

其實,無條件的饒恕使受害者從他(她)和神以及他(她)和仇敵之間的關係得到釋放。正如耶穌說:「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可是受害者選擇無條件的饒恕並不影響仇敵和神之間的關係,仇敵若不認罪悔改就無法逃避神的審判,這個真理是不會改變的。此外,倘若仇敵觸犯了法律,也不會因為受害者選擇無條件饒恕而改變其要承擔法律責任的現實。

所以,受害者無條件饒恕仇敵使自己的生命得到釋放,摆脫不饒恕的罪的捆綁,勝過苦毒。可以說,無條件饒恕仇敵的人是受益者。

愛德華牧師再次強調,基督教所講的饒恕是無條件的,因為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愛和饒恕就是無條件的,而所有蒙主拯救的基督徒都是無條件饒恕的受益者。他指那些否定無條件饒恕的人為「沒有耶穌的生命」。一個有耶穌生命的基督徒可以活出無條件的饒恕。

記:您在前面提及柴玲無條件饒恕仇敵就是一個有生命的基督徒應該有的表現。那麼,換句話說,凡是真正有耶穌生命的基督徒都該活出無條件饒恕的愛?

華:是的,一個有耶穌生命的基督徒應該活出無條件的饒恕。倘若基督徒不能做到無條件饒恕仇敵,那麼就存在兩種情況:這個基督徒因自己軟弱做不到,或者那個基督徒還沒有耶穌的生命。

其實,無條件的饒恕是基督徒倚靠神的恩典和聖靈的光照才能做到,靠人自己的能力做不到無條件的饒恕。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柴玲能作到無條件的饒恕完全是聖靈的工作,應該受到基督徒的肯定。

對於那些批評柴玲、否定無條件饒恕的基督徒,我想反問他們:「你們有什麼資格是配得耶穌為你們在十字架上流血捨命?難道是因為人自己先認罪悔改,所以耶穌才為罪人捨己用祂的寶血塗抹我們的罪?」當然不是!是神先愛了我們,饒恕我們的。不要忘了,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愛和饒恕是無條件的。

六四背景基督徒要正視的問題之一:是否饒恕已故的鄧小平?

記:很多人把鄧小平視為當年六四流血事件的幕後元兇。那麼,對於已病逝多年的鄧小平,六四背景的基督徒是要像柴玲一樣選擇去饒恕,還是一生都要耿耿於懷?或者說等六四得到平反後才心中釋然?在我看來,按照有條件饒恕論的說法,六四背景基督徒一輩子都不會饒恕鄧小平,因為鄧小平已死,他沒有機會再為自己當年犯下的罪行認罪悔改、祈求饒恕了。

華: 就像柴玲饒恕論所說的那樣,不僅是鄧小平,還有其他一起參與六四事件的當年中國領導人以及解放軍,都要無條件的去饒恕他們。否則,對他們的仇恨會生出苦毒,心裏不會有平安,成為一個很大的包袱。初代教會也受到猶太人和羅馬政府血腥逼迫,執事司提反、使徒雅各以及很多聖徒殉道後,初代教會的聖徒難道也像今天六四背景的基督徒整天帶著報復仇敵的心態去批判政府、對抗政府嗎?從新約聖經裏我看不到這些。

六四背景的基督徒要正視的問題之二:是否要為仍健在的六四兇手悔改信主禱告?

記:六四背景的基督徒以及關注中國人權的基督徒似乎都有意無意的迴避另外一個問題,而且這個問題很多人還沒有注意到,那就是他們有沒有為仍健在的六四兇手悔改信主禱告?就我所知,他們對於六四禱告的內容都是求神在地上彰顯公義、對兇手施行審判,幾乎沒有為兇手早日悔改歸主禱告的。

華: 耶穌在登山寶訓(太5:44)中勸勉基督徒要愛仇敵,並為逼迫自己的人禱告,那麼禱告的內容是什麼?保羅在勸勉提摩太為在位的君王禱告,禱告的內容又是什麼?難道是求神彰顯公義審判仇敵?看上下文以及整本新約聖經的話可以知道不是這樣禱告的。馬太福音5章45說,「神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絕對聖潔公義的神為何不立刻審判惡人,反而還要給他們陽光雨水?正如彼得後書3章9節,「神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所以,基督徒也要為仇敵早日悔改信耶穌禱告,求主讓那些惡人、兇手早日醒悟、認罪悔改,懂得敬畏神、信靠神,走合神心意的路。這是基督信仰的最高境界。

正如前面提及的,在十字架上的耶穌,還有司提反、使徒保羅都是禱告求神寬恕殘害他們的人。保羅為了搶救逼迫自己與基督徒的猶太同胞的靈魂,甚至被咒詛、與基督分離亦在所不惜。今日的六四背景基督徒是否能帶著和保羅同樣的心志來對待於曾經傷害過自己的「骨肉之親」、為他們禱告呢?

死路:否定無條件的饒恕

出路:禱告求神給自己饒恕仇敵的心

記:六四背景的基督徒、傳道人要怎樣從當年的六四流血事件中得到釋放?

華:禱告求神讓自己有顆饒恕那些兇手的心,人靠著自己的力量是無法作到饒恕的,所以一定要禱告求聖靈作感動的工作。倘若仍對兇手耿耿於懷,就會被困在仇恨、苦毒的枷鎖裏。我認為柴玲完全從痛苦、仇恨中釋放出來了。

在登山寶訓(馬太福音5章48節)中,耶穌勸勉信徒「要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樣。」這裡的「完全」指的是在愛中完全,這個愛是無條件的愛,也包括無條件饒恕仇敵,並為仇敵悔改信主禱告。基督徒要活出這樣的見證來,使人知道我們是天父的兒子。願我們共勉。

備註:因受訪牧師顧及他在中國大陸的服事,固應其要求進行化名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