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豐收教會案峰迴路轉 證人證詞矛盾

2013 五月 22日, 星期三 7:32

揭露城市豐收教會與思創公司存從屬關係後,控方證人许少毅在辯方律師的盤問下又改口稱雙方無論在財務或行政都是獨立運作的,只因擁有「共同的異象」而彼此合作。

许少毅是康希等六位教會領袖失信案的又一關鍵人物。他曾是城市豐收教會管理董事會成員,之後又擔任思創董事。他在法庭大曝思創與教會的交易內幕,指雙方有從屬與裙帶關係。

但當许少毅接受康希的辯護律師唐振輝質詢時又翻供說,「教會與思創無論在財務或董事會上都是獨立運作,雙方只是因有『共同的異象』,而走在了一起。」

许少毅還指出,對於思創最大客戶城市豐收教會的提議,他和另一位思創董事鐘嘉榮都會做出獨立的判斷,以最大程度的平衡公司自身利益與教會的宗旨。

唐振輝律師還拿出一些資料說明思創有穩定的客戶源,旨在表明思創即便沒有城市豐收教會這個大客戶也能存活,所以沒必要看教會的臉色行事。

不過,许少毅並沒有反駁自己先前供稱是城市豐收教會任命他擔任思創董事。從這一點來看,城市豐收教會對思創的人事大權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

此外,许少毅還承認思創發行的債券是城市豐收教會決定的結果,至於其中緣由他表示還無法回答。這使雙方的關係更加撲朔迷離。

Like Us on Facebook

城市豐收教會案控方證人與被告的關係錯綜複雜。例如,许少毅也是被告之一的周英漢的妹夫。而另一控方證人、前思創會計師许麗親目前是被告人之一黃玉音的公司Advante的董事兼股東。

思創過去是康希牧師的妻子何耀珊的經紀公司,主要業務是發行唱片、演唱會策劃、唱片銷售等。而Firna公司的大股東是城市豐收教會資深會友哈納菲承擔跨界計劃的所有風險。當何耀珊所出的音樂專輯出現上千萬的虧損時,都是由哈納菲來「填補」。

《聯合晚報》指出,「跨界計畫」有雙重擔保,哈納菲雖承擔計畫的所有損失;但教會的康希、陳一平、周英漢與许少毅也承擔哈納菲的損失,等於該計畫是得到5個人的全力資助。所謂跨界計劃是城市豐收教會差派何耀珊透過流行歌曲從事福音工作。

教會六位領袖被控向思創、Firna等公司購買債劵為幌子,將建堂基金轉移到這兩家公司,然後利用「轉手套利」手法掩盖,目的是發展何耀珊的音樂事業。

但這六位領袖否認控方的指控,案件有待進一步審理。點擊此處瀏覽更多有關城市豐收教會失信案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