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學者評基督教音樂:問題多於答案

2014 五月 12日, 星期一 9:34

自從當代基督教音樂強調「每一分鍾都要呼喊耶穌」流行開來後,當代基督教音樂的標簽是,歌曲中耶穌的名字被提到了多少次,甚至認為提到耶穌的名字越多,就越屬靈。有一個冷笑話在藝術家內部傳開:「藝術家多久提一次耶穌的名?」

去年,今日基督教雜志評選Josh Garrels「愛情、戰爭與大海之間」為年度最佳專輯。在第66分鍾的音樂中,Garrels僅提到耶穌一次。這張專輯在探索及抒發做一個基督徒意味著什麼。

33歲的Garrels是一位前滑板愛好者。他在高中曾出售藥物,他現在和妻子三個年幼的孩子住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他的音樂為他贏得了许多崇拜者。他已經多次被作為當代基督教音樂的典型,但他總是拒絕這種說法。

Garrels指出,他的音樂不傾向於宗教性,不是只有對神的敬畏,他的音樂更多是為人們揭開日常生活中,與神的同在。比如在這個城市中,在我們的生活中間,在婚姻中,那些事情是錯誤的,那些事情是正確的,那些事情是否是有意義的。

有一個特點是,Garrels 在音樂中提出的問題,往往比他提供的答案更多。

Garrels說,他的表演可以溝通神聖與世俗的鴻溝。他可以做到,在第一天晚上,讓青年事工的部長們為他的音樂鼓掌,而在第二天晚上,調酒師也給他的表演擊掌。

Like Us on Facebook

一位專門從事分析信仰和流行文化之間的關系的基督徒作家Christian Piatt指出,但後現代基督教運動認為神聖與世俗之間的分劃線是虛假的,他們並不真正存在。

因此,我們沒有選擇,我們是否要去聽U2還是聽Amy Grant,或者是Josh Garrels 還是The Avett Brothers,我們可以讓這些都統一在我的音樂中,而我並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反叛者或是一個異端。

曾經是今天基督教雜志的流行文化編輯Mark Moring也持相同的觀點,這個Garrels的音樂粉絲說,這些音樂反映出基督徒現實生活中的掙扎,以及信仰和懷疑及神秘之間的糾結,但會讓我們更深入了解信仰。

例如,Garrels在波特蘭歷史悠久的阿爾伯塔玫瑰劇場的音樂會,坐無虛座,Garrels抱著一把Gibson吉他坐在凳子上,身穿工作襯衫,工作靴,他的粉絲們喝著啤酒,雖然在終場時Garrels會做點佈道,但表面上Garrels的音樂會完全是世俗的。

音樂會演奏了一首被稱為「麵包和葡萄酒」 的歌,實際上表達的是擘餅聖撲的意義。音樂邀請聽眾一同吃餅喝酒,而餅代表為我們破碎的耶穌的身體,我們喝的酒是耶穌為我們而灑的血,所以我們可以得到的東西是遠遠超越我們所想,我們也因此得到醫治。

Garrels似乎與他的聽眾心靈相連接,他的聽眾不僅用他們的腳打節拍,他們也點頭表示同意「麵包和葡萄酒」 的歌。

在演出結束後,球迷們在大廳排隊購買CD,與Garrels握手。一位家庭主婦說,她從不聽很多基督教電台,她是通過15歲的兒子知道Garrels的。她從Garrels的聲音聽到了新鮮,實在和深深的愛。

作為一個獨立的音樂人,Garrels以似乎違反常規的方式建立了他的粉絲群。他讓聽眾免費下載他的專輯「愛情與戰爭與大海之間」 一年。目前己有十五萬人免費下載。同時他將收入的一部分捐贈給慈善機構。

Josh Garrels的商業模式是,每一個新的專輯他都免費送出一個季度,得到贈品的粉絲會買他早期的專輯和他的下一張專輯,他們會等到他來他們城裡來開音樂會。 Garrels說,他把他的產品作為初熟的果實奉獻出去。

對许多音樂家來說,Garrels的商業模式是行不通的商業模式。但Garrels的特別之處就是,幹什麼事情他都有自己的方式。這更豐富了當代基督教音樂的色彩。

作者:朱易,《國際日報》總編輯,曾任教於中國中南大學;著有《活出不平凡——現代西方十大品格典範》(培根文化出版社),《美國長春藤大學校長演講集》(主編)(江西人民出版社),《教會發展大趨勢》,《重回安提阿教會》,《從爲奴之家到應许之地》(山行文化出版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