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十二月十二日

2008 十二月 11日, 星期四 13:08

「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後4:6-7)

   

軍人到了年老在家退休的時候,最喜歡談戰場上的經歷,也最喜歡把他們的傷痕指給人看;我們也是這樣,當我們到了天家的時候,一定也最喜歡述說神的良善,神的信實,神怎樣帶領我們經過路上一切的試煉。我們喜不喜歡站在穿白衣的中間,聽見說,「這些人——除了一個——都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呢?

你喜不喜歡在那裏有人這樣指著你說呢?一定不罷!今天我們能有分與患難已經可以叫我們知足了;因爲不久我們就要頭戴冠冕,手拿棕樹枝了。——司布真

有一個軍人,攀登洛考得山受了傷,醫士問他說:「你是在什地方受傷的」?他答道:「我記不清楚了,大概在山頂附近。」他只記得他攀登了山頂,連如何受傷也不在心上。願我們也以同樣的精神爲基督作更崇高的努力,直等到我們抵達山頂,可以高聲喊說:「我已完成了我們的奮鬥,跑完了我的路,保持了我的信心。」

神不會到你身上去找獎章,學位,文憑;他却會去找傷痕。

一個屬神的人所能尋求的最光榮的勛章,乃是因事奉而受到的傷痕,因冠冕而受到的損失,因基督而受到的耻辱,因工作而受到的耗損。——選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