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談真實基督教信仰的敬虔

2014 三月 4日, 星期二 9:09

「敬畏」、「敬虔」、「敬拜」

「敬虔」這個詞在聖經中很重要,它代表著人對神最應當表現的一個尊敬的回應。敬畏上帝的人一定過敬虔的生活,敬虔的人一定樂意敬拜上帝。「敬拜」希伯來文字的意思,就是彎下你的腰來,這是用體態表達著人對上帝當有的態度。米開朗基羅極為擅長用體態的線條勾勒出人的心靈,他在西斯汀禮拜堂(Sistine Chapel)所畫的《創世紀》穹頂畫及《最後的審判》壁畫,其上幾百個人的體態沒有重複。照樣,若你從向上帝彎腰這個姿態來看敬拜的內在心靈,那是整個生命降服在至高上帝主權下的投入。這樣,敬畏成為敬虔跟敬拜的一個動機,敬虔成為敬畏的一個表現,敬拜成為敬畏跟敬虔對神的一個交通。敬畏、敬虔與敬拜,三樣缺一不可。

敬虔的「外貌」與「實意」

聖經把「敬虔的外貌」跟「敬虔的實意」分開來講。如果我們只有敬虔的外貌,沒有敬虔的實意,有什麼意思呢?你只有敬畏上帝的外表,沒有敬畏上帝的內心,有什麼意思呢?所以《以賽亞書》寫下一句話,耶穌基督也引證、重覆講這句話:「我的百姓用嘴唇親近我,但是他們的心遠遠離開我。他們敬拜我是枉然的!」(參:太15:7-9;可7:6-7)。如果你用嘴唇敬拜上帝,但是你的心遠遠離開上帝,你對上帝的親近就是用嘴唇,你對上帝的關係是遠離,因為你的心沒有在祂那裡。這句話不幸言中耶穌的一個門徒,因為全本聖經只有記載一次有一個門徒親耶穌的嘴,誰?猶大。然後耶穌回答說「猶大,你用親嘴的記號出賣人子嗎?」(參:路22:48)。猶大沒有辦法回答,因為他總是自以為聰明,以為別人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Like Us on Facebook

我們今天做禮拜是真的嗎?我們禱告是真的嗎?我們傳福音是真心的嗎?我這一生很討厭不真的人,我很尊重真心實意的人。當我發現一個人對我虛假的時候,我就不多講話,慢慢與他疏遠了,這是我的個性。當一個人欺騙我的時候,以後他在我心目中就沒有多大地位了。如果一個人是真心實意,就是做錯事我還原諒他。如果他是誠誠實實,雖然他有许多的缺點,我還要瞭解他。他需要的是教導,他需要的是改進,但是他基本的動機已經是正了。今天神對我們也是如此,所以聖經說誠實的人,上帝用誠實待他;慈愛的人上帝用慈愛待他;乖僻的人,上帝用彎曲待他(走一條彎彎曲曲、不是直線的路)。

自以為的敬虔

誰是一個真敬虔的人呢?真敬虔的人有敬畏的動機,所以他的生活就跟他動機的敬畏相配合,沒有分別的表現出來了。這裡告訴我們真正的敬虔是什麼呢?「若有人自以為虔誠」,這句話一針見血提到虔誠的問題,不是「自以為」的,不是你以為你很虔誠就是。那你說,為什麼有些人在虔誠的事情上是用自以為的呢?也就是他的標準是他定的,他的標準不是從神的啟示來的,他學了一套虔誠的外表,他學了一套基督徒的形像,就從那個形像中,變成了一種自己模成自己,自己雕塑自己成為他想像中間,從道聽途說,人云亦云,從別的人看到,聽見的現象,做為標準的一種模仿。這個是很危險的事情。

一九七0年我在台中講道,佈道會以前半個鐘頭,有心的人一起先跪著禱告。當時,很多人來禱告。有的人從這個教會來,有的人從那個教會來。禱告的時候,有一個人禱告的語氣很特別,我不懂為什麼他每一句結尾,音都要加重,好像很感動人的樣子。後來我就問他「弟兄啊!為什麼你禱告每一句最後一個字,音一定加重?」他說「大概是習慣了,我們教會都是這樣。」「為什麼你們教會都是這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教會都是這樣?就傳下來了。」後來我知道那是從倪柝聲那一派的人傳下來的,他們養成一個習慣,以為那樣就叫做「敬虔的禱告」。

這件事情讓我馬上聯想起大概六十年前,有所神學院的學生的禱告是「主啊!『唏』…(註:吸吮的聲音),感謝你,因為你愛我。主啊!『唏』…」後來學院有一個人找出的真正原因:原來是因為有一個年長的同學有這個習慣,因為他很屬靈,大家就跟著他。他們找那年長的同學,問他:「為什麼你會傳下這種禱告的習慣?現在整個學校的學生,比你低屆的學生都學你了。」他說「糟糕了!我是學賈玉銘老牧師的,老牧師禱告會『唏』…。」後來他們再問賈玉銘老牧師,「賈牧師,為什麼你禱告會『唏』…?」他說「唉呀,冤枉!」「為什麼呢?現在學生都學你,整個學校都這樣『唏』…。」他說「我老了,年紀大了,牙齒骨頭縮小。那個假牙太大,鬆的時候,禱告到一半會掉下來,我就『唏』…把它吸上去。」結果,賈老牧師禱告時:「主啊,感謝主!(假牙掉了,『唏』…,再把它吸上去)。你的恩典這麼大,我們感謝你!」(假牙又掉了,再吸一次,『唏』…。)結果學生不明就理,有樣學樣,就傳下去變成好像是屬靈生活的一部份了,好像禱告不唏唏叫就不夠屬靈了。這個就是剛才我所講的,照著你所看的,照著你所聽的,照著你學到的一些外表的形式來建立你敬虔的標準。

真實的敬虔

如果你真的敬虔,第一件事就是要勒住你的舌頭。教會裡许多的敗壞的事情是因為不必要的言語產生出來的後果,是那些不勒住舌的人的話像洪水猛獸般衝出來吞吃別人、侵害別人的結果。今天很多的人,一面好像很愛主、很敬虔,一面成為不是真理的傳人,而是那些敗壞事情的傳人。你能守口如瓶嗎?必要的話,連你最親愛的丈夫、妻子,你也能不講嗎?你能不能約束你的口,除了造就人、真理、愛心的話,其他污穢的、嬉笑的、拆毀人,敗壞人的話,完全不開口講嗎?這是敬虔的第一個約束。

你敬畏上帝嗎?不要隨便講話。每一次你講話的時候,一定思想是不是榮耀上帝?是不是約束自己?是不是造就別人?是不是建立別人的生命?是不是鼓勵人上進?是不是叫別人得著益處?若是不是,閉口!不要講。每講一句話都有造就性,每講一句話都有鼓勵性,這個人有福氣了。

我聽過我一個同工對我講一句話,:「每一次跟你在一起,跟你談話十幾分鐘,我就再一次被火燒起來,靈火再焚燒起來。」我不相信我每一次講話都有這個果效,但是在某一些人身上產生這個果效,我感謝主。他那一句話不但不使我驕傲,是使我懼怕。這表示有時候我講話也能使人被撲滅,使人被冷落下去。我就禱告「求主幫助我懂得好好用我的舌頭。禁止我講不應該講的話,給我力量講我應該講的話;使我言一出口,就進入人心靈的深處產生光照、建造的工作;使我言一出口,就把真理發揮出來,叫人得著責備、安慰、鼓勵、上進的機會。」這樣呢,神就一路引導我,因為我是一個常常開口的人。「言多必失」是我們中國治家格言裡很重要的一句話。

有一些人一生一世從來沒有做錯事情,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做事情。這是消極的人生。你為了怕做錯,你就永遠不做事,免得做錯。這不是很好笑的事情嗎?正像你因為怕人笑你英文講不好,從來不講英文,所以到死不能學好。小孩子之所以容易進步,容易改進,因為他不怕錯給人看,也不怕錯丟自己的面子。他就是這樣爽快,就是這樣的坦白,就是這樣的誠實,甚至把他的毛病也表露出來,讓人可以看出他本來是幼稚的,他本來就是孩子,所以情有可原。

為這個緣故,耶穌說「你們若不回轉成為小孩子就不能進天國」(參:馬太福音:18 章 3 節;馬可福音:10 章 15 節;路加福音:18 章 17 節)。小孩子的天真是人性的一面鏡子,小孩子所講的話是我們良心一個直率的聲音,小孩子的無邪是我們應當有得一個模範,與小孩子接觸多的人是容易心地乾淨的,因為他們與比較純潔的原樣結合在一起,然後他們就知道自己原是多麼的敗壞,多麼的曲折,多麼的陰險,多麼的詭計多端,多麼的假冒為善。真正正直的源頭,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

你要敬虔嗎?你要少講,不講不應該講的話,能勒住舌頭的人就是完全人。真正的虔誠就是要制服你的舌頭。今天很多時候,往往因為一句話,使整個人性完全不能振作起來,一句話使许多的人不能和睦。為什麼?因為我們在言語上充滿過失,因為我們沒有勒住我們的舌頭。我做為傳道人,我禱告「主啊,我是一天到晚要講話的人,講很多的話難免许多的錯誤出現。求主保守我,給我講多的時候,還是照樣可以持守沒有講錯。」這個禱告不是單單一蹴可及,交託給上帝就不必負責任了。一方面有這樣的心願,一方面要有這樣的訓練。一方面要有這樣禱告,一方面要有這樣願意付代價,學習這樣勒住你的舌頭。

我現在年紀大了,我講道的速度是從前的兩倍慢。我二十一、二歲開佈道大會的時候,那個時候我講道的速度比現在快了兩、三倍。有一次錄音錄起來,等我自己再聽的時候,聽不懂,因為講太快了。現在我很顧念到聽眾的領受力,我也顧念到聽眾的速度應當怎麼樣的,所以儘量在降低速度的當時,增加詞句的內容,這使我雖然慢慢講,同時每一個字都沒有浪費,使大家一面思考,一面領受的時候,可以盡力把最多的東西在最少的時間裡面聽進去。盼望每一個字都沒有講錯,盼望每一句話都有造就性,這就是勒住舌頭的虔誠。你能不能對主立約說「主啊,幫助我,使我無論對誰講話都有造就性。」「主啊,幫助我,給我與我的嘴唇立約,我的口不出非恩言的話語,我的口不出那惡毒的言語,我的口不出咒詛的言語,我的口不出拆毀人性的言語。」這樣,你的虔誠才是真的。

一個真正敬神的人,他才能真正愛人。一個真正愛人的人,只有透過真正敬神,才得到永久的力量。有一次我在印尼講道,瓦西德總統坐在下面,那一次是回教徒、基督徒、佛教徒一同為國家禱告的日子,他請我代表基督教講道。瓦西德坐在下面,他眼睛根本看不清楚,但是他人性的威嚴是相當穩重的。當每一個宗教想討好一些政治人物講了一些話以後,輪到我講的時候,我很嚴厲地說「總統如果真正敬畏上帝,總統如果真正愛百姓,這個國家就有福氣了!如果一個做總統的人不是敬神,不是愛人,這個國家是有災禍的!」

在上帝面前你真正有虔誠的,你一定照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一個真正敬神的人,他一定不能不過一個愛人的生活。而一個真正繼續不斷有力量愛人的人,他一定要有敬神的動力。這樣,這兩樣不能分開。這樣,基督徒不是做一個出名的慈善家,基督徒是做一個令神喜悅的敬虔者。基督徒不是用小錢沽大名,用小利來得大權的野心家。基督徒真的是在暗地中間,不為人知的,在神面前做真正照顧窮人,成為社會裡面的光鹽作用的聖徒。

願上帝賜福給我們今天所領受的,可以成為我們生命的改造,成為我們新生活的開始,使我們以後的日子,比以前的日子更敬畏上帝,更愛別人。

(注:本文轉自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官網,內容摘錄自唐崇榮牧師亞洲巡迴講經大會《雅各書》,台北,題目略有改動;未經講員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