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羞辱的時刻、拯救的時刻

2014 六月 10日, 星期二 9:38

耶穌基督被掛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是他一生中最羞恥的一刻,這一刻就成為成全救恩的一刻。我們的主在他受洗的時候,天開了,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他。」我們的主在登山變相的時候,摩西與以利亞出現在彼得、雅各、約翰的面前,那個時候很可能使人誤會最重要的不是耶穌,因為耶穌是天天見面,天天聽他講話,是司空見慣的人。而以利亞的出現,已經幾百年沒有人見過。摩西的出現,是一千多年前到現在沒有人看見的,竟然兩個罕有的人物出現的時候,很多人就注意他們,視線就定在站在耶穌旁的兩個人身上。天上的上帝就用雲彩遮盖了他們三個人,然後天開了,再次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你們要聽他。」

耶穌基督在他一生中,最需要父的見證是什麼時候?是受洗的時候嗎?不是!是他登山變相的時候嗎?不是!耶穌基督最需要父替他講話,父替他見證的時候,就是當他被釘十字架的時候。你可以想像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時候,數以千計,數以百計的人在各各他的山上,有的來譏笑,有的來看熱鬧,有的來看這個羅馬的刑罰多麼悽慘,有的人來報仇,他們在那裡興災樂禍。這個時候,许多人就在這個山上,在加略山上,在各各他山上,帶著不同動機到耶穌面前來。這些人看見耶穌的時候,他們一定想這個人犯了最大的罪,沒有人替耶穌講話,沒有人替耶穌辯白。

Like Us on Facebook

我深深相信耶穌最需要父上帝出來做見證的時刻,就是他釘十字架的時刻,但是這個時刻,上帝不出手,天也沒有開,天使也不出現,神的話沒有為他辯護,讓他孤苦伶仃,淒淒慘慘,赤身露體在十字架上受羞辱。這是何等羞恥的事情。

他被罵不還口,受害也不講兇嚇的話。早在耶穌基督受死以前七、八百年,上帝藉著以賽亞被聖靈感動,用他的嘴唇講了這句話:「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參:賽53:7)。當耶穌在十字架上靜默無聲的時候,那些有識之士知道這是不尋常的事。等到基督第一次動了嘴唇開口的時候,他們聽見的是:「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路23:34)。有誰有這麼偉大的人格,有誰有這麼高深的涵養,有誰有這麼偉大的道德基礎,可以講出這些驚天動地,不是有罪性的人,不是生在罪惡之中的人可能講出的話語。

這個境界太高了,只有神的境界,才有這麼大的慈愛。只有神降為人,才有對人性這麼的了解。這個又是神又是人的救主,才能講出這樣的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這是十字架上第一句話。

十字架上的第一句話是:「父啊!」,十字架上的第七句話也是:「父啊!」,只有十字架上的第四句話是:「上帝啊!」耶穌第一句與第七句的開口與結束,是以子的身分,順服父的命令,成全救恩。但在第四句的時候,他不是說:「父啊!」,他是說:「上帝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你離開我?」當他在十字架上以聖子的身分順服聖父的差遣與旨意的時候,他是以神性為我們禱告。但是當他講第四句話的時候,他是以人性,就是道成肉身的人性的地步,來講:「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你離開我?」

神成為人,住在人的中間,以人的身分承受了神對人最大的忿怒,正像《以賽亞書》53章10節所說:「耶和華定意將他壓傷」。我們的耶穌基督代替罪人承受這麼大的羞辱,這麼大的痛苦,這麼大的刑罰,這麼大的審判。這福音裡面所講的耶穌基督乃是一個被人丟棄,被人誤會,被人毀謗,被人用假見證陷害,被人釘在十字架上,被人用錯誤的定罪方案,被殺在各各他山上的一個人。這樣的耶穌基督,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

你如果真正深入思考,正確明白每一句聖經的話,你不可能不傳福音。今天我們不愛主,因為我們對基督的受苦,沒有真正親身的感受。我們今天不愛主,因為我們對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苦難,沒有正確的了解。當你真正了解基督怎樣為你、為我受苦,而沒有為自己講一句話、沒有為自己辯護,你會發現歷史中偉大的人,沒有人的道德與人格超過耶穌。

(注:本文轉自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官網,內容編錄自唐牧師5月21日台北羅馬書講經大會錄音,未經講員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