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統計數據能證明「基督教帶來更壞的社會」嗎?

2015 三月 26日, 星期四 6:16

作者:余創豪 Chong Ho Yu (Alex)

美國學者格雷戈里保羅(Gregory Paul)經常對宗教口誅筆伐,他寫道:「 不像科學跟隨證據和分析,其本質是反神話的;但宗教很不一樣,它只是基於固有的教條和意見。」他主張運用科學的統計方法來研究宗教社會學,在這個課題上他已發表了許多研究論文和通俗文章。他最近的一篇文章是「國家的健康指標:宗教和經濟政策影響的實證研究」,這一篇文章發表在最新一期的《懷疑論者雜誌》上。

坦率地說,他說宗教以固有的教條和觀點為基礎,這個批評也可以適用於他自己身上。當一名研究人員已經對一件事情抱住強烈的偏見,那麼無論他採用多麼複雜的統計方法和運用大量的數據,最終他只會支持自己預先確定的想法。有些讀者可能會覺得,以下我對他的評論未免太苛刻了。我也採用統計學做研究,這就是為什麼我不能忍受別人濫用統計數據,這種行為會影響到統計學的公信力——有一天這會影響到我。

在那篇文章中保羅指出,美國有濃厚的基督教文化,但在許多社會健康指數上,美國比世俗化的歐洲差很多,以監禁率、謀殺率、墮胎率、痴肥率……為例,美國在許多方面的比率都高於西歐和北歐國家,故此他認為基督教不會令社會進步。

Like Us on Facebook

然而,當他討論離婚率的時侯,我不禁皺起眉頭。保羅用圖表來顯示美國是離婚率第二高的西方國家,只有瑞典比美國更糟糕。這是難以後接受的數據操控!離婚率是粗略結婚率和粗略離婚率的比例,例如若一個國家的粗略結婚率為4.2,而粗略離婚率是3,那麼離婚率就是3/4.2=0.71。根據2010年和2011年聯合國統計數據和其他資料來源,比利時、葡萄牙、西班牙、法國等西方發達國家的離婚率都超過美國。匈牙利、捷克、立陶宛、愛沙尼亞是前共產主義國家,根據2007-2008年的蓋洛普民意調查,這些國家都是非常世俗化的,但他們的離婚率都比美國高,而今天古巴仍然是共產主義國家,其離婚率亦超過美國(見表1)。根據2012年的聯合國統計數據,以粗略離婚率而言,前十名字是白俄羅斯、拉脫維亞、立陶宛、摩爾多瓦共和國、丹麥、瑞典、捷克、比利時、列支敦士登、芬蘭,美國並沒有躋身於前三十名。保羅是一個專業的統計學家,他沒有理由不知道聯合國的數據。

2010-2011離婚率

(國家-粗略結婚率/粗略離婚率/離婚:婚姻比率)
比利時- 4.2 /3/ 71
葡萄牙- 3.7/ 2.5/ 68
匈牙利- 3.6/ 2.4/ 67
捷克- 4.4/ 2.9/ 66
西班牙- 3.6/ 2.2/ 61
盧森堡- 3.5/ 2.1/ 60
愛沙尼亞- 3.8/ 2.2/ 58
古巴- 5.2/ 2.9/ 56
法國- 3.8/ 2.1/ 55
立陶宛- 5.7/ 3/ 53
美國- 6.8/ 3.6/ 53

但上面所說還不是那篇文章中最大的問題。他又寫道:「美國的離婚率也很高,但這不單是發生在不敬虔的自由派人士身上,而是在重男輕女的福音派信徒。」尾注15顯示其資料出處是兩篇文章,但筆者追查之後,卻發現該兩篇文章都未提過福音派基督徒有較高離婚率 。

事實上,有證據表明福音派基督徒比其他人更能堅守婚約的誓言。例如,在2007年的一項研究中,威爾考克斯和威廉姆森指出,定期參加教會活動的基督徒比非信徒少35%機會離婚,但有名無實的基督徒會增加20%離婚的機率。在2010年的一項研究中,萊特和史莎發現,一般而言基督徒的離婚率約為42%,然而,參加主日崇拜與否是離婚率的一個重要參數,更具體地講,在沒有參加主日崇拜的福音派信徒中間,百分之六十會離婚或分居,而每週都參加崇拜的則只有38%。

這並不意味著保羅的文章沒有可取之處,美國的確有很多社會問題,但這些問題的深層原因是基督教嗎?上週我參加了一個研討會,講員是科學家卡羅琳克羅克,其主題是:「檢測荒誕科學(Bunk science)的原理」,她列舉十種方法來檢測荒誕科學,其中之一是檢查作者是否有充分證據支持一個宏偉的宣稱。在「國家的健康指標」的結論中,保羅斷言:「 現在所有的綜合性交叉對比都發現,濃烈的宗教和上帝的信仰……跟落後的社會經濟狀況密切相關。」在這裡其關鍵字是「 所有」,它是真正的科學還是荒誕的科學呢?我交由讀者去判斷罷!

(文章標題經本報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