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聖經和中國傳說中的人神相遇

2015 八月 16日, 星期日 19:31

余創豪 [email protected]

人神相遇會產生什麼結果呢?在希臘神話裡面,天神介入凡間的後果是混亂和悲劇性的,因為眾神之首宙斯和海神普斯頓等天神都是兇殘好色之徒,他們會用種種方法來引誘、迷姦、甚至強姦人間的女子。關於這題材,我在其他文章已經討論過,在此我不再重複。

中國人神相遇的傳說包含了不少衝破仙凡界限的戀情,但跟希臘神話不同,中國神話富有多樣性,其主題、風格、結局迴異。

最早的中國人神愛情故事見於戰國宋玉【高唐賦】,傳說巫山神女向楚懷王獻身,巫山神女說自己「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之下。」這就是為什麼後世稱男女發生肉體關係為「共赴巫山」、「雲雨之情」。這亦反映了古時中國人對仙境神界的觀念十分模糊,因為神女的化身是飄忽不定的朝雲暮雨。


南朝劉義慶【幽明錄】則記載了一個仙女非法禁錮人間男子的故事,話說在漢明帝永平五年有兩位名叫劉晨、阮肇的男子共遊天台山,不幸在山中迷路,他們遇上兩位仙女,仙女邀請他們到自己家中,之後兩位仙女引誘二人共赴巫山,劉義慶用「忻怖交并」﹝既歡欣又害怕﹞來形容劉、阮二人的的反應。十日之後,兩人要求離開,但仙女強迫他們停留。半年之後,兩人再次要求離開,於是仙女無奈地將他們送走。他們回到家鄉之後,卻發現已經人面全非,原來人間已經過了幾百年,他們知道自己有七世孫,我相信二人應該在原鄉有妻室,否則不會有七世孫。這些仙女跟希臘神話的宙斯和普斯頓一般,利用自己的神仙法力去刦持有婦之夫,然後強人所難,從而滿足自己的性慾。雖然劉義慶沒有對仙女作出道德判斷,但是在他筆下,仙境並非凡人希望長久居住的地方。

Like Us on Facebook

由宋代【太平廣記】演變出來的民間戲曲【寶蓮燈】也有一段人神相戀的傳奇,在這故事中,三聖母居於華山頂峰的西嶽廟聖母殿,有天,人間落第書生劉彥昌途經聖母殿,因見神像娟美之容而產生傾慕之情,於是題了一首詩: 「未入高唐夢,先瞻冰雪姿,仙凡如可達,神女莫來遲。」「高唐夢」這典故正是出自上述的宋玉【高唐賦】。三聖母被他感動,下凡跟他共諧連理﹝年青時筆者也很喜歡寫詩, 最後打動了拙荊之心而共結仙緣﹞。三聖母和劉彥昌生下一子,名叫沉香,但三聖母卻因和凡夫通婚而觸犯天條,隨後被鎮壓於華山的蓮花峰下,沉香長大後以神斧劈山救母。跟【幽明錄】的仙女不同,華山聖母是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在【寶蓮燈】傳奇中,人神的界限分明,越過這條鴻溝就是犯了天規,但跟聖經不同,神的旨意並非絕對,沉香可以反抗不合情理的天條。

在蒲松齡小說【聊齋誌異】裡面有一個故事名叫〈竹青〉,話說從前有一位湖南男子名叫魚容,有天他在吳王廟休息,傳說吳王是保佑風調雨順的神明,那天吳王突然現身,並且對魚容說: 「黑衣隊缺了一員,你能夠補上嗎?」魚容答應,於是吳王賜給他一件黑色的衣裳,穿上身後,他馬上可以飛翔。吳王又體恤他沒有配偶,於是將竹青許配與他作為妻子,竹青是漢江神女。隨後魚容在凡間也聚了妻子,但竹青並不介意,每當魚容想見竹青時,他只需穿上黑衣,就會馬上到達竹青所居之處。魚容的人間妻子不育,後來竹青為魚容生下了一子一女。讀這段故事時,我不禁會心微笑,現代台灣和香港都有許多類似魚容的男士,他們在本地已有太太,可是在大陸亦有二奶。也許蒲松齡不自覺地在小說中反映了男人嚮往齊人之福的奢望。在〈竹青〉這故事中,仙境和塵世也同樣庸俗,神女竟然淪為幫人生小孩的二奶。

總括來說,在中國幾千年文化裡面,似乎中國人對仙境、神女、人神相遇都沒有統一的觀念,宋玉【高唐賦】代表了古人對神模糊的印象,【幽明錄】的仙女士非法禁錮凡夫俗子,這表達了人對神仙的畏懼,而【寶蓮燈】則表示仙凡原不相配,反之,【聊齋誌異】的漢江神女則衝破了仙凡的界線,魚容在兩邊來去自如,這亦反映了人們以仙境來作為世間不如意事情的心理補償。

相對來說,【聖經】中人神相遇的訊息卻十分統一而明顯,神向人曉諭自己是宇宙的創造者,是人類的救贖者,在人神相遇中,上帝向人揭露人類的罪性,但同時展示了救贖之道,而且人神之間沒有隔膜。出奇的是,新舊約聖經橫跨歷史幾千年時空,但訊息卻十分一致!

2015.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