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少琪:即或不然,仍不甘心失去氣節,仍只能討神的喜悅!

2016 二月 13日, 星期六 3:13

但3:18即或不然

太7:23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摩5:24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在「被代表」的三年半,香港已經面目全非。極多的香港人對未來,可以說,是自文革以來,未曾有過的,那麼深層和廣泛的憂慮、擔心、懼怕和無奈。

再加上近幾年,中國不斷地打壓維權律師、無故地強拆眾多教會的十字架、嚴厲打壓和隨意囚禁發聲的基督徒律師和牧者後,我們對國家正在走的方向感到極大的憂心、痛心、不明白和懼怕。我們越來越懼怕要經歷「一國一制」的日子!

我們憤怒、我們擔心、我們懼怕、我們膽怯、我們無能、我們怕事、我們憂心、我們痛心、我們迷惘、我們是蟻民,但我們不甘心成為「不理世事、不問對錯、視若無睹、奴顏婢膝、阿諛奉承、指黑為白、縮頭烏龜」的基督徒。

我們渴慕作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有氣節、有腰骨、有道德、有尊嚴,被世人尊重的中國人。
我們渴慕作為「有良善、有忠心的中國的基督徒」:能祝福萬民的基督徒,能與眾多民族的基督徒連手禱告、同工同行、心心相連和興旺福音。

但我們實在為香港近年的倒退非常痛心、憂心、憤怒和無奈。

Like Us on Facebook

我們實在為中國次文革風的倒退感到痛心、憂心、懼怕和迷惘。

難道成為「中國人」這身份的代價,就要讓濫用霸權的人隨意踐踏、任意欺凌、捏造罪證、隨意囚禁嗎?
難道成為「愛國的人士」這身份的代價,就只能成為「不理是非、奴顏婢膝、阿諛奉承、指黑為白」的奴才嗎?
難道「中國式的站起來」,就要讓仍有良知的同胞和世人「討厭、看不起和鄙視」嗎?
難道「人民的共和國」,就只剩下「專政」,不再有「人民」,不再有「民主」嗎?
難道我們的政府只能不斷敵視和蔑視我們的年輕人,直到他們一個一個變為敵人,追擊他們,直到他們對政府、前景和國家都絕望為止嗎?
難道我們眾多有崗位的「基督教的領袖們」,就只能「不理對錯、不問世事、忍氣吞聲、懼怕權貴」嗎?
難道我們只走上「被代表、被撕裂、被移民、被抗爭、被嘲弄、被絕望」的絕路嗎?

面對浙江教會被強拆十字架,基督徒領袖被無辜抓拿和囚禁時,我們仍能發聲的香港和境外各地的教會,難道就只能單單默默無聲嗎?

假如香港教會的十字架被強拆,
假如香港一千多間教會的十字架紛紛都被強拆,
假如熱心為教會發聲的律師顧問被囚禁,
假如我們有名望的牧者勇敢發聲後,就被解除職務,並被刑事控告,
我們仍是單單默默無聲嗎?
我們會如何回應呢?

我們會向不義、霸權說「不」嗎?
我們會組織禱告會和支援隊嗎?
我們會否不斷為在上掌權者禱告,求神改變他們的心思嗎?
我們會否站出來,譴責陰謀和霸權,勸諫願納諫的政權,並向至高者求伸冤求憐憫嗎?
我們仍有效法但以理等人的基督徒嗎?
我們會如何回應呢?

作為基督徒、作領袖、作為僕人,我們留給年輕人的歷史榜樣是什麼?
是「不理對錯、不問世事、忍氣吞聲、懼怕權貴」的榜樣嗎?
是「不理是非、奴顏婢膝、阿諛奉承、指黑為白」的榜樣嗎?

我們在壓力、風險、許多的懼怕和張力下,
我們仍能為「公義、真話、受壓迫的人、被囚的基督徒和牧者」站出來,說一兩句公道話嗎?

我們仍願意藉著我們的行動,告訴我們的年輕人:
因為有神,我們仍有骨頭和氣節!
因為有神,我們仍不投靠黑暗!
因為有神,我們仍不輕言絕望!
因為有神,我們仍深愛著你們!
因為有神,我們仍與你們同工!
因為有神,我們仍堅持奮鬥和真愛!
因為有神,我們仍不敢放棄香港!
因為有神,我們仍不放棄中國教會的眾多弟兄姊妹和我們的同胞!
因為有神,我們仍努力廣傳福音!
因為有神,我們仍發聲和禱告守望!
因為有神,即或不然,我們仍只討神的喜悅!別無選擇!
這是你的禱告嗎?這是你的心聲嗎?

 

轉載自華人神學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