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MeToo啟牧者警覺 證道發聲直面問題 | Gospelherald.com

#MeToo啟牧者警覺 證道發聲直面問題

2018 九月 19日, 星期三 19:06


#MeToo運動讓牧者更加關注性虐待和家庭暴力問題 (圖:來自網絡)
#MeToo運動讓牧者更加關注性虐待和家庭暴力問題 (圖:來自網絡)

近期天主教爆出70年來千名兒童被神父性侵醜聞,影響力遍及全球的美國超大型基督教會柳溪教會創會牧師比爾·海波斯(Bill Hybels)也被指控且證實曾性侵女性,引起基督教界反省和警戒。最新一項研究顯示,以反性暴力為目標的#MeToo運動讓牧者更加關注性虐待和家庭暴力問題,並積極採取措施預防犯罪和幫助受害者。

這項調查由納什維爾(Nashville)的福音派調查研究機構「生命之道研究所」(LifeWay Research)進行,主要關注牧師對#MeToo運動、性暴力和家庭暴力的看法,作為2014年調查的後續,其結果已大不相同。

Like Us on Facebook

2014年近一半的牧者不會在證道和聚會中講論家暴和性暴力話題,但「生命之道研究所」執行董事斯科特·麥康奈爾(Scott McConnell)總結2018年調查結果說:「#MeToo運動--以及更多關於性暴力和家庭暴力的討論--似乎已經引起牧師們的注意。相比過去,他們開始更多在講道和聚會裡公開宣講關於性侵犯和家暴的信息,雖然他們並不總能知道該怎麼回應這些事情,但很少再有人把它們視為禁忌話題。」

2018年6月19日到7月2日,該研究所對1,000名主任牧師做了電話調查,問題涉及#MeToo運動和針對教會內性騷擾和虐待事件的#ChurchToo運動,四分之三的牧師稱知道有人曾遭受性騷擾,分別有71%的福音派牧者及82%的基督教主流宗派的牧師表示自己認識受害者。

關於教會工作人員騷擾會眾的問題,85%牧者稱沒有發現過,12%表示教會中有此類事件,也有3%的牧者並不了解情況。其中,相比基督教/基督教會派(Christian/Church of Christ)(79%)和長老會/改革宗教會(79%),有更多五旬節派(94%)和浸禮會(89%)牧師表示自己從未發現教會人員性騷擾會眾。

對於工作人員是否曾在教會遭遇性騷擾,82%的牧師認為從未發生,16%表示曾發生過,另有2%對此不了解。其中,22%基督教主流宗派的牧師和11%的福音派牧師承認教會曾出現此類事件。此外,有5%的牧師坦承自己曾是性暴力或家庭暴力受害者。

#MeToo運動已促使牧者開始採取行動,40%的牧者認為它加深了自己對性暴力和家庭暴力的認識,並41%稱自己比過去更加願意在講道中回應此類事件。其中,超過一半的循道宗(57%)和長老會/改革宗(52%)牧師傾向這樣做,而路德宗(37%)、基督教/基督教會 (36%)、浸禮會 (36%)、五旬節派(24%) 牧者相對較少。

#MeToo運動也對普通會眾造成影響,62%的牧者指出會友因之更能對受害者產生同理心,58%認為會友更加意識到此事的普遍性。相反地,也有32%牧者認為#MeToo導致會友對這類問題更加困惑,甚至有14%的牧者直言教會會友開始對此事習以為常。

研究所進一步詢問牧者,如何處理性暴力和家庭暴力問題。八成牧師表示自己的教會已經設置針對職工性騷擾指控的政策,77%的牧者稱自己至少一年一次向會友講論這個問題,他們這樣做75%是出於曾親眼目睹這類事件的惡劣影響,46%是因為自己受過輔導家庭暴力問題的培訓,也有18%的牧師坦承是因為會友曾出現這類問題。

同時,23%的牧者從不宣講性暴力和家庭暴力信息,原因分別是:自己的教會不需要(46%)、其他話題更加重要(21%)、自己對此不甚了解(19%)、不是社區中的問題(19%)、不適宜在公開場合談論(16%)。

除教導正確信息外,幾乎所有牧師(96%)都表示,如發現家庭暴力和性暴力跡象,他們有責任詢問受害者情況。同時八成的牧者認為,家庭內部發生的暴力傷害,包括身體暴力、虐待兒童、婚內強姦,都需要外部干預。若證實傷害存在,則81%的牧者會向受害者推薦相關機構尋求幫助,70%會自己提供婚姻和夫妻輔導,40%會為受害者進行安全風險評估,46%也會為施虐者提供諮詢服務。

調查同時顯示,儘管牧師們有助人之心,實際操作中卻往往力不從心,只有55%的牧師熟悉社區中處理家庭暴力問題的資源,有一半的牧者稱自己並沒有接受過足夠的訓練來處理此類事件。

此次研究的贊助者「IMA 世界衛生和旅居者」(World Health and Sojourners)公司創始人兼總裁吉姆·沃利斯(Jim Wallis)指出:「越來越多的牧師站出來尋求相關培訓,力求自己的教堂可以成為暴力受害者更安全的避難所,這讓人倍感鼓舞,但結果也顯示,作為一個基督教社區,我們仍有很多不足。」

麥康奈爾也鼓勵:「在應對性虐待和騷擾上面,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我們的下一代信仰領袖需要做好準備,在講壇宣講此類信息以預防犯罪,在教會中創造一個安全的環境,並在這場運動中發出自己的聲音,引導社會迎來持久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