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2018十大聖經考古發現盤點 | Gospelherald.com

2018十大聖經考古發現盤點

2018 十二月 31日, 星期一 18:46


彼拉多戒指發現地 (圖:Bernat Armangue/美聯社)
彼拉多戒指發現地 (圖:Bernat Armangue/美聯社)

考古學幫助我們近距離地接觸歷史,包括當時的人、事、物等細節,有助於人們更好地理解《聖經》的記載,2018年十大聖經考古學發現有效增加了我們對《聖經》世界和基督教早期歷史的了解。


一,彼拉多戒指

彼拉多戒指  (圖: C. Amit, IAA Photographic Department)
彼拉多戒指 (圖: C. Amit, IAA Photographic Department)

今年11月考古學家發布消息,上世紀60年代末在以色列伯利恆東南三英里的希律堡(Herodium)發掘的上千件出土物中有一個刻有希臘文ΠΙΛΑΤΟ (PILATO)彼拉多名字的戒指。

Like Us on Facebook

該枚戒指出土時腐蝕嚴重,直到最近才被專家清洗乾淨,其上刻文可以重見天日得利於當代攝影技術的進步。雖然這枚銅合金戒指上刻有彼拉多名字,且彼拉多之名在當地並不多見,但專家因其樣式和材質簡陋推測它並不屬於彼拉多,而是屬於一個接受彼拉多授權行事的人。


彼拉多約在公元26至36年是羅馬帝國猶大省總督,《聖經》記載他便是最終下令殺害耶穌的羅馬官員。該批古物的出土和系列研究將有助於人們更加了解這個《福音書》中的重要歷史人物。


二,三千年前的國王頭像

有三千年歷史的國王頭像 (圖: 美聯社  )
有三千年歷史的國王頭像 (圖: 美聯社 )

考古學家今年向公眾解釋了2017年在以色列和黎巴嫩邊境南部發掘出的一個國王頭像。

這個2英吋的雕像來自公元前9世界,金色的王冠顯示了他的國王身分。其發掘地地亞伯伯瑪迦(Abel Beth Maacah)在《聖經》列王紀上15章20節提到:「便哈達聽從亞撒王的話,派軍長去攻擊以色列的城邑;他們就攻破以雲、但、亞伯伯瑪迦、基尼烈全境、拿弗他利全境。」

這個具有三千年歷史的頭像雖然不能確定屬於哪一位國王,但此次挖掘工作的首要考古學家Yahalom-Mack猜測,它可能屬於是亞蘭王便哈達或哈薛,以色列王亞哈或耶戶,或推羅的謁巴力,這些都在《聖經》中有所記載。


三,先知以賽亞印章?

先知以賽亞印章 (圖:Ouria Tadmor/Eilat Mazar)
先知以賽亞印章 (圖:Ouria Tadmor/Eilat Mazar)

考古學家2月發表文章詳細解釋一塊2009年於耶路撒冷聖殿山附近發現的泥印章,推測其或許屬於先知以賽亞。

印章所刻圖文分上中下三部分,上部圖畫殘缺,中部刻有希伯來文「屬於以賽亞」(to Isaiah),下部左下角殘缺只剩下字母nvy,考古學家根據其他希伯來文印章銘文格式推斷,這段刻文可能代表兩種意思:「屬於以賽亞,nvy的兒子」,或者「屬於以賽亞先知」,因此將其統稱為「以賽亞泥印章」。

與該枚印章同時出土並且相距不到三米的另一枚印章清晰刻有名為「希西家泥印章」。《聖經》記載,以賽亞先知與幾代猶大王關係密切,其中包括希西家王,如《以賽亞書》一章一節中記載:「當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希西家作猶大王的時候,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論到猶大和耶路撒冷。」


四,耶路撒冷總督印章

耶路撒冷總督印章 (圖:Clara Amit,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耶路撒冷總督印章 (圖:Clara Amit,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考古學家在2018年年初宣布,在耶路撒冷西牆廣場的發掘中發現一枚具有2700年歷史的黏土印章,大小為長寬13*15毫米,2至3毫米厚,上面刻有「屬城市總督」(Belonging to the governor of the city)的文字和兩個穿條紋衣服的人面對面站著的圖畫。

《聖經》中提到該時期兩位耶路撒冷的總督,列王紀下23章中希西家王時代的邑宰約書亞,和歷代志下18章中約沙法王時代的邑宰亞們。


五,第一聖殿時代的重量單位比加(Beka)

重量單位比加 (圖: Eliyahu Yanai, City of David)
重量單位比加 (圖: Eliyahu Yanai, City of David)

考古學家今年11月在以色列聖殿山(Temple Mount)西南角的魯賓遜拱門下(Robinson's arch)發現一枚刻有希伯來文 Beka 的小石頭,判定其為第一聖殿時期使用的重量單位比加。

《出埃及記》38章26節記載,「凡過去歸那些被數之人的,從二十歲以外,有六十萬零三千五百五十人。按聖所的平,每人出銀半舍客勒,就是一比加。」比加用來衡量猶太人為建造聖殿和人口普查而交納的半舍客勒銀兩。


六,迦南人古墓

迦南人古墓內的陳列品 (圖:國家地理中文網)
迦南人古墓內的陳列品 (圖:國家地理中文網)

迦南是《聖經》記載上帝對以色列人的「應許之地」,考古學家2016年發現並於今年宣布在現以色列北部城市海法(Haifa)挖掘出一座屬於古代迦南人的古墓。

古墓具有3700年歷史,屬於古迦南人的米吉多城邦(Megiddo),墓室中有三具完整遺骸,一位40到60歲的男性、30多歲的女性和一位8到9歲的兒童。墓室靠近米吉多皇城,內有大量黃金寶藏,三位墓主人還配戴具有高超製作水平的金銀首飾,考古學家判斷三人很有可能來自王族。

目前考古學家正對遺骸進行DNA分析,加上墓內豐富的陳列品,將會大大幫助人們理解《聖經》世界之前的迦南人生活。


七,閃米特字母表早期版本

閃米特字母表早期版本 (圖:  Nigel Strudwick)
閃米特字母表早期版本 (圖: Nigel Strudwick)

《聖經》歷史與文字書寫史分不開,1995年考古學家在尼羅河西岸盧克索的(Luxor)一個墳墓中發現一塊刻有文字的石灰石。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埃及古物學家托馬斯·施奈德(Thomas Schneider)破譯這些字母並於今年明確宣布,這是一個初步的字母表,是閃米特字母表以ABC序列展現的一個非常早期的版本。

該古墓和石塊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450年,據聖經年代學,這是摩西所在的時代,也就是說摩西很可能使用這種字母來紀錄上帝話語。


八,亞述王以撒哈頓宮殿遺址

亞述王以撒哈頓宮殿遺址內雕刻 (圖:BBC)
亞述王以撒哈頓宮殿遺址內雕刻 (圖:BBC)

2014年七月24日,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Iraq and al-Sham,簡稱ISIS)轟炸了穆斯林為先知約拿在伊拉克城市摩蘇爾建立的清真寺,考古學家今年宣布在其廢墟中發現了公元前七世紀亞述人國王以撒哈頓(Esarhaddon)的宮殿遺址。

《聖經》列王記下19章36到37節、以賽亞書37章37到38節,提到以撒哈頓在父親西拿基立遇刺後接續他作王的故事。


九,古示羅完整陶土石榴

古示羅完整陶土石榴
古示羅完整陶土石榴 (圖:Ancient Shiloh Visitors' Center)

示羅古城(Tel Shiloh)位於約旦河西岸,《聖經》記載以色列百姓進入迦南地後,約書亞曾在此處為十二支派分配土地。在士師時代它一直是以色列的宗教中心,耶和華的約櫃常年保存於此,今年12月初以色列光明節,考古學家在示羅發現一塊完整的陶土石榴。

該枚石榴出自以色列會幕時期,末端是一個空心裝置,形狀和大小與《聖經》出埃及記28章33節中祭司袍子上的石榴相符,由於材質是黏土,專家推測這枚石榴是當時以色列會幕的裝飾品之一。


十,最古老「耶路撒冷」碑文

最古老「耶路撒冷」碑文 (圖:Danit Levy/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最古老「耶路撒冷」碑文 (圖:Danit Levy/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今年十月考古學家在發掘一個位於現耶路撒冷城西部邊緣的古代陶匠村莊時發現一根刻有碑文的石柱,上刻文「耶路撒冷」(Yerushalayim)。這是第一個具有希伯來語「耶路撒冷」全稱的碑文,通常情況下古代銘文會將「耶路撒冷」縮寫其為「撒冷」(Shalem)。

該石柱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0年,上刻全文「耶路撒冷的多達羅斯的兒子哈拿尼雅」(Hananiah son of Dodalos of Jerusalem),目前在以色列博物館(Israel Museum)第二聖殿時期展覽中展出。

石柱出土的猶太陶匠村主要服務於前往耶路撒冷聖殿的朝聖者,《聖經》馬太福音27章7節記載,猶大將賣耶穌所得銀錢丟回去後,祭司長用它買了一塊窯匠的田地,後人稱這塊田為「血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