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身分迷失走歧路 港首位印裔社工報母愛 | Gospelherald.com

身分迷失走歧路 港首位印裔社工報母愛

2019 一月 16日, 星期三 19:46

Jeffrey Andrews獲香港民政事務局嘉許。(圖:Jeffrey Andrews臉書)
Jeffrey Andrews獲香港民政事務局嘉許。(圖:Jeffrey Andrews臉書)

香港是中西交匯的國際城市,然而少數族裔仍受不同程度的歧視。一位在港土生土長、首位印裔社工Jeffrey Andrews曾經歷被排斥身分迷失,後因著母親的愛和上帝的拯救,回到少數族群,從被助者成為助人者。  

香港人、少數族裔? 身分迷失犯案

Jeffrey Andrews擁有四重身分,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第三代的基督徒、少數族裔人士、香港首位印裔註冊社工。對於投身社福界為少數族裔發聲,緣起自他的多重身分,而族裔的身分對他成長影響深遠。

Jeffrey憶述童年時代的故事:「六七歲在球場踢足球時意識到自己與其他小朋友不同,開始思想關於自己的問題,不斷地問家人為何我的膚色與人不一樣?」

由於自小不被同儕接納;小學在專為少數族裔而設的小學讀書,學校不會教中文,上了中學與華人學生在不同樓層上課,指定第二語言是法文而不是中文。加上同學吸毒打架多被踢出校,Jeffrey會考成績不理想,更因不懂中文難找工作等。一連串經歷令他在成長期很迷亂。

Like Us on Facebook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Jeffrey徘徊在香港人還是少數族裔的身分尋索中,既是香港人為何被政府排除在社會以外,為何不被香港人接納。

在迷失中Jeffrey跟「大佬」收保護費、打架、偷竊,他指這是很多少數族裔走上的路:「很多朋友想做警察和消防員,但不懂中文找不到工作,只好做地盤、看更,他們都有夢想但見到朋友入黑社會有錢,反而成為一種希望,可是很多人進了去,走不出來。」

因為一次的搶手機和打架Jeffrey被捕,朋友四散沒一個人來警局替他保釋,「那一刻我真是感到很失望、很無助,覺得自己無得救了。」幸有一直跟進他的社工、融樂會前總幹事王惠芬前來保釋帶他回家。

基督徒家庭支持 浪子回頭

回到家中父母妹妹只有哭沒責罵,讓他深感悔悟而清醒起來,加上牧師、社工、家人為他在法庭上求情,法官只是告誡給他改過的機會,令他知道「如果沒有上帝的幫助,就沒有人肯給我機會」,最終浪子回頭,正如《聖經》浪子的故事所說:「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路加福音15:24)

從身分迷失至浪子回轉,Jeffrey自言一直都得到很多人幫助。對於踏上社工的行列,亦得到他的母親協助。

香港首位印裔社工的母親

2009年正失業的他,因中文能力的限制找不到工作,母親就介紹他到關注少數族裔、服侍弱勢群體的基督教勵行會工作,也在社工鼓勵下報讀社工課程,立志回到少數族群幫助他們。

Jeffrey表示,在勵行會當個案工作員時,在重慶大廈協助政治難民,同時報讀社工高級文憑課程。在半工讀的四年裡,面對的壓力可不少。

他指,在實習時看到服務個案的人死去,讀書時沒錢交學費,他的母親偷偷變賣金器代交學費,每晚準備飯菜給他放學享用。

他又透露,母親有一本祈禱簿,一邊寫一邊祈禱。「她的信仰很堅定,是一個很有信心的基督徒。在我做錯事的兩年她日夜都為我祈禱,而神也一直在保守著我。在我走錯路時,祂也沒有離棄我。」

2014年29歲的Jeffrey終於學成畢業,成為香港首位印裔註冊社工,回到球場、關懷少數族群向他們報佳音傳喜訊,亦到學校傳遞生命教育。

只是Jeffrey的母親於他畢業前一年去世,他在感嘆之餘立志延續母親的遺願,繼續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