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牢中被打該還手嗎? 監獄牧師:牧養囚友有別教會 | Gospelherald.com

牢中被打該還手嗎? 監獄牧師:牧養囚友有別教會

2019 三月 5日, 星期二 19:08

文子安牧師。(圖:商福午餐會網站)
文子安牧師。(圖:商福午餐會網站)

創辦監獄牧養團契、牧養過紀律部隊,現為退休牧師的文子安近日在商福午餐會分享監獄服侍生涯40年的點滴。

探監生涯40年 死囚重生獲釋

文牧師指,他從40多年前神學院實習及畢業後一直服侍監房所員,「由神學生時期開始,至1991年創辦監獄牧養團契,除了出入院所探望囚友,也肩負起牧養院所職員的角色。」2008年任紀律部隊團契團牧,幾年前退休後仍與師母繼續忠心的服侍監房,他去男監房師母去女監房,服侍和幫助一群有心靈需要的囚友和釋囚,適應獄中及提供更生工作。

據他所指,香港現時有29間監房,每日平均有9,000多人被囚包括外藉人、國內、南亞、越南等人士。人到監房探監又叫做「拜山」,因為在一般人眼中坐監的人就如死人一樣,生命就此完結,不再有希望,去探望監裡的人好像去拜祭死已死的人。

不過,文牧師40多年仍堅持如一,到監房關心絕望的人。他提到長期探望一位重犯名叫寶叔,該名囚友犯了2次謀殺罪,2度被判終身監禁,但寶叔在獄中信主,勤看聖經,還練毛筆字抄聖文,生命完全的更新改變。上帝憐恤他竟然神蹟地讓他可以獲釋。因此,坐監的人生命不一定就此完結,並非如死人一樣再沒有希望。

Like Us on Facebook

今天,文牧師還會邀約昔日在赤柱監獄、現已獲釋的重犯(12年刑年或以上)一起飯聚,繼續在監房外邊關顧他們的需要,當然每次飯聚前都要通知懲教署獲批准後,也要通知該區重案組的警察。

第一次探監

文子安牧師在另一場合亦分享監獄事奉的心得。

他稱,在讀神學的時候,第一次到喜靈洲探望囚友,他們都是18歲以下的青少年。第一次踏足監獄,通過重門深鎖困在四堵牆內,既有無形的壓力也有一種不能離開的疑慮。在學四年先後在不同監獄實習,計有喜靈洲的兩所監獄、石壁監獄、勵顧青少年院所,接觸重犯、戒毒者、青少年犯等。

成立組織關顧在囚者

至於展開監獄牧養,緣起自四年後的監獄服侍,「當時想到講完福音後如何跟進信主的囚友,他們離開監獄後人生與信仰怎樣持續下去,離開神學院後加入一個志願組織再次進入監獄,一年多後便決定成立一個組織,專門去關顧在囚人士的信仰和生命的需要,就是『基督教監獄牧養團契』,即現時的『牧愛會』」。

監獄與教會的牧養始終是有分別的,文牧師表示,在監獄沒有自由,就算信了主也不可以自由地到教會和看聖經,需要按懲教署安排遵守嚴明的紀律,

自衛與報復只是一念之差

另外,對於如何遵行聖經的訓言也是囚友的挑戰。文牧師指,聖經教導「有人打你的右臉, 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在獄中的處境囚友會有不同的理解,例如被人打甚至危害性命,可以還手嗎?會有甚麽後果?

作為牧者的文子安,先要理解囚友打交的背後動機,多數都是為了面子,「我們都不能一刀切的主張打一定不可還手,如給打死了誰來負責?故此,只可以鼓勵的形式,告訴他們這是一個原則,我們不去傷害別人,不過當性命受到威脅時,自衛抑或打不還手,要先禱告求上帝指引。如只按一般情況去處理,坦白說,根本無法靠近他們,又或信仰對他們絲毫不實在。」

不過,文牧師強調,自衛與報復只是一念之差,要讓囚友先有界定,在未發生事情之先細心思想,以及認真向神祈求指引,求神保護以免陷入試探中。

對於服侍囚友應注意的態度,文牧師鼓勵信徒以四點來面對:「不要以一種同情可憐的態度去參與監獄工作」、「以同行者的角色一起學習」、「抱有學習的態度」及「信上帝不是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