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亂局的神權啟示 翁麗玉牧師專訪(二)

2019 七月 26日, 星期五 12:37

翁麗玉牧師提醒港人教育是改變社會現況的最佳出路。(圖:基督日報)
翁麗玉牧師提醒港人教育是改變社會現況的最佳出路。(圖:基督日報)

逃犯修例引發的爭議、暴力無休止,香港陷入前所未有的撕裂。今次的事件對香港人有甚麼啟示?本報記者走訪忠僕事奉中心總幹事翁麗玉牧師。

台灣土生土長、來港15年開創忠僕事奉中心、成立但以理學院,將在台的職場宣教運動引進香港的翁牧師,親歷台灣民主的發展,究竟台式的民主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有何借鏡?香港的亂局在神權的角度怎樣解讀?

記者:台灣式民主有甚麼特色?

翁麗玉牧師:在台灣土生土長,親眼看見台灣民主路上的發展。40年前台灣是一黨專政的,國民黨來台灣實施戒嚴,所以從小時候沒有為自己權利爭取的意識,到長大可以投票還不知道什麼叫做投票。

可以藉鑒台灣現況來看民主。台灣推行政策要通過五關卡:行政、立法、創制、複決、監督。行政負責提案;交由立法院商議;然後是創制,制定全新的法律; 再提交複決負責覆核之前三步驟有沒有瑕疵;最後提交監察院負責監督新法律。

Like Us on Facebook

台灣經歷40年民主抗爭,人民流過不少血淚,今天每個階層的人民都有了民主意識,民主的知識也提升不少。

記者:香港與台灣在民主路上有何分野?

翁麗玉牧師:香港與台灣的處境不同,香港是一個城市,主權在中國大陸,香港沒有可能自己獨立起來有真正的民主。

台灣是一個主權國,無論人民怎樣持不同政治立場,怎樣發動抗爭,台灣政府始終要向全人民負責,因為台灣政府是民選出來的,政府始終不會殺戮自己的人民。

台灣在2014年3月至4月期間爆發太陽花學運,佔領國會反對政府強行通過審查《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被指有損自身經濟,當年總統馬英九為免發生嚴重衝突煞停了議案,緩和了社會緊張的氣氛,台灣可以這樣做因為政府是一個主權的體系。

對觀香港政府沒有主權,政府官員沒有膽量負責後果。在今次《逃犯條例》修訂的爭議之中,不但沒有緩和社會緊張的局面,更被指與有勢力人士結盟以暴易暴,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激動)。

記者:對於香港反送中爆發的亂局,在神權的角度怎樣解讀?

翁麗玉牧師:我認為神要在非常的環境讓香港人歸回神,正如舊約先知書以西結書,耶和華透過祭司以西結向當時被擄到巴比倫的以色列民宣講神的話,勸誡以色列子民回歸上帝。

耶和華又用摩西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可是以色列民叛逆神,透過摩西在40年曠野的日子訓練以色列民, 最終的目的都是要他們歸回耶和華。

所以今天年輕人的反送中運動,讓中國大陸一個警示,國內的一套並不適合用於香港,而香港人在這個非常的環境裡,就如以色列民一樣受訓練,神要香港人最終回歸祂。

記者:學院怎樣推動民主自決?

翁麗玉牧師:今次反送中,年輕人抗爭不是條例的問題,是感到無望看不到前路, 積聚了很多對政府的不滿,譬如貧富懸殊富者越富,年青人上流的機會受阻等。

在2014年佔中運動的時候,流失了七萬基督徒,都是在30至40歲的年齡群,教會因著不同的政見起衝突。

當時畢業班的同學,我在學院讓他們體驗什麼叫做民主自決,例如舉行畢業禮,他們自行選擇典禮的詩歌、穿著什麼袍,然後一起投票。

在民主自決的過程裡,對事和對人是不同的。對事:先提事後投票;對人:先提名後投票,這樣提升學生的民主素養。

記者:對於今天的年青人,在爭取民主時妳對他們有什麼提醒?

翁麗玉牧師:年青人的怒氣是值得理解的,可以分遠因和近因。原因是中國大陸對港人的承諾五十年不變,不能夠只是空談。在回歸前應該要有好好預備,回歸之後應該逐漸讓香港人進入中國式的文化。

近因,香港人一方面想保存自己的文化,另一方面被國內的文化入侵,逐漸出現掙扎的情緒,所以香港人要醒覺站立得穩。

我是教育工作者30年在台灣教書,教過小學、中學,創辦幼稚園,在師範學院、天主教大學畢業。用教育的角度來看,年輕人要有接受好的教育,例如學習法律,對學問有深入的研究,當年青人教育好過國內就能改變國內的社會,為社會貢獻改變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