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政治中立」論述模糊 浸信會牧師:教會應策勵政府秉行公義

2019 十二月 25日, 星期三 18:40

循道衞理教會舉行為香港禱告40天,信徒在教堂外頌唱。(圖: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香港堂)
循道衞理教會舉行為香港禱告40天,信徒在教堂外頌唱。(圖: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香港堂)

反修例社會撕裂嚴重,在教會牧教與信徒政見各異也引起衝突,甚至有信徒離開,亦有牧者提出「政治中立」之論。香港細胞小組網絡召集人、教牧關懷團成員馬保羅牧師在不同場合,對所謂「政治中立」提出五點駁斥,認為耶穌非但政治中立,更指責羅馬政府的不義。

顧全教會人數主張政治中立?

如果教會為避免政見立場不同的人爭執,繼而離堂會影響教會人數下降主張政治中立,這點就值得商榷。

馬保羅近日在愛鄰舍福音網絡舉辦的「反修例運動下的天國子民」講座指,教牧教導信徒重新認識什麼是時代的福音才是關鍵,並且在大時代眼光長遠,著重點並非在社會動盪教友人數下降,在於看教會在整個歷史進程的發展。舉例五、六十年代中國教會,在文化大革命受到逼迫,教會反而興旺人數增加。因此今天的教會要看未來三十年的發展。

Like Us on Facebook

馬保羅再舉一例子,四川成都秋雨聖約教會年「12.9」大抓捕教案,王怡牧師與師母被拘捕至今下落不明,過百信被當局強行帶走和教會被查封 ,但信徒仍然堅持聚會甚至到公園舉行崇拜,教會人數不減反而增加,因此教會著眼點並非人數增加減少,而是看在大時代下福音帶給人甚麼信息,信徒承擔什麼責任。

對於牧者面對反修例,馬保羅提醒牧者切勿過度只關心自己的事奉觀,以為救靈魂就完成福音使命。他以路加福音25至37節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為例,牧者如果對落在強盜的猶太人,即今天在反修例運動中的年輕人視而不見、繞路而行, 就等同昔日的大祭司、利未人一樣。

他直言,教會要出於社會良知表達先知的信息,所謂「政教分離」不是教會不談政治,而是確保政府不能干涉教會的事務。

信徒是公務員政治中立?

對於近日有牧者在堂會刊物發表政治中立的文章,馬保羅在「信仰百川」網站發文指出,教會謹守政治中立其實是有違基督教信仰有損教會見證。

馬保羅引述上月宣道會北角堂主任牧師蕭壽華在《牧者心聲》,以「教會是政治中立的屬靈群體」為題表示,教會不是社會壓力團體,面對社會各項政治議題時宜採取政治中立;教會不是政黨不應提出具體政治方案或政策要求社會採納,而負責宣講和教導的牧者和主日學老師等應謹守政治中立原則等。

馬保羅指,在政府架構公務員恪守政治中立守則規範,但傳道人不是公務員,教徒不是牧師的下屬,不需向教會負責而是向耶穌基督負責,教會要求教牧信徒政治中立偷天換日的觀念。

耶穌、使徒政治中立 違公義視而不見?

耶穌基督的傳道工作都不受政治中立限制,反而包含很多關乎政治立場的論述,甚至乎使徒都勇敢向猶太人自治政府的當權者,即當時的祭司大公會議成員直斥「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使徒保羅向外邦人宣講福音認為,只講耶穌基督才是真正的主,不是羅馬凱撒大帝。保羅清楚的教導,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

摩西政治中立拒出埃及?

在舊約亦顯明神的子民,面對地上政權都不是中立的。神的子民只看上帝,因上帝是創造萬物的主宰萬軍的耶和華,世上一切的權柄都服在耶和華之下。

摩西本著上帝的吩咐衝著埃及法老王,帶領以色列民離開埃及,摩西也不為保持政治中立拒絕上帝命令。

教會先賢懼怕殉道政治中立?

回顧二千年教會歷史,不同時代的先賢以見證耶穌基督為榮甚至殉道,18世紀末著名宣教士威廉克里被差遣到印度宣教,翻譯聖經之外眼見印度不人道習俗,就是一個丈夫死亡寡婦要燒死陪葬。馬保羅指,威廉克里抗爭三十年在1829年迫令印度政府正式廢除這種殘忍風俗,宣教士們不為保持政治中立原則對社會不公義的事情視而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