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神「傷城」座談會 《國安法》教界拆局:教會防監控轉地下

2020 五月 26日, 星期二 16:50

市民5月24日擠滿銅鑼灣一帶抗議港版《國安法》草案。(圖: Studio Incendo )
市民5月24日擠滿銅鑼灣一帶抗議港版《國安法》草案。(圖: Studio Incendo )
伍敏尊(左一)、呂秉權(左二)、張達明(右二)、李耀坤(右一)。(圖:中神視頻擷圖)
伍敏尊(左一)、呂秉權(左二)、張達明(右二)、李耀坤(右一)。(圖:中神視頻擷圖)

香港版《國安法》臨近,教會寒冬將至?中國神學研究院信仰及公共價值研究中心昨(25日)舉辦網上座談會,主題為「傷城 ‧ 十架:政經變局下之時代挑戰」,請來法律專家張達明、新聞界學者呂秉權、牧者伍敏尊探討《國安法》對教界未來的衝擊,教會怎樣預備迎接?網上參與者湧躍近4千人,過千條留言及評論。

Like Us on Facebook

港版《國安法》冀香港長治久安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解釋中國政府推出港版《國安法》的背景,指出中國政府一直希望解決管治香港的問題,去年反修例事件用半年時間搜集各界意見,希望用一次性方案令香港長治久安,去年10月十九屆四中全會寫上香港有關問題的決定,包括四個對香港主要的決策:成立國安法律及執行機制;對香港的管治和法律拆除中港圍牆;對公職人員的愛國進行審查,包括行政立法司法人員以愛國者為主;完善香港的教育制度學習中國歷史文化等教育。今次推行的《國安法》及執行機制是以上四方向之一。

國安機構無監管 教會被搜集情報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表示,香港與中國的司法系統不一樣,《國際人權公約》在香港有效但在國內則無效,目前在中國實施的《國安法》不受《國際人權公約》限制,中國將港版《國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將不會受人權法監管,暫時未知道執行力度,但是從國內對於觸及國家安全的詮釋,將國內一套法制觀念放諸於香港,香港就沒有一個保障。

他再指,暫時看不到香港教界因為宣揚宗教直接干犯法律條例,如果國內套用懲治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王怡牧師的手法,香港教界將出現風險,因國內法律的特質很靈活性,需要用時就用。

教會覺醒五「A」防範

對於港版《國安法》通過後,宗教團體面對什麼風險?張達明表示該法草案的框架包含三方面:防範、制止、懲治顛覆國家政權,由於國安機構在香港沒有一個有效機制監管,宗教團體面對風險有,教會所言所行受到監察,任何與境外組織聯繫的行為,中國政府也可以用防範手段,例如搜集情報、入侵電子郵件,首先針對有代表性的教牧人員,暫時未去到拘捕這極端行為。

教會又怎樣防範呢?張達明表示,教會面對一個非常不穩定的政權,以往在香港有法律監管、法庭把關,如果真的發生像國內教會情況,教牧信徒要預備有受苦的心,「如有信徒被捕,教牧和弟兄姊妹也要有心理預備來應對,跟他們割蓆以求自保,還是聲援,那麼你也會受到牽連。」

張達明又指出,現時是覺醒的階段。 覺醒(AWAKE),「A」代表"aware" : 多了解有關問題增長知識 ; "acknowledge" 正面承認問題不可視而不見 ; "accept" 接受現況; ''Action" 反思在上帝面前怎樣回應,每人呼召定位不同 ; "appreciate" 個人信仰怎樣面對這時局,在黑暗日子是否仍然相信上帝在掌權。

教牧神學政治整合 強化認知能力

主持人中神教授李耀坤提出,香港社會由開放式進入被監管的封閉型態,教會預備迎接好了嗎?牛頭角潮人生命堂堂主任伍敏尊認為,香港的教會仍未完全預備迎接這個轉變。他回應張達明的四個「A」指出: 一,教會領袖未充分探討教會是否能夠避免衝擊,還仍有遐想。二,認知層面未捉夠,例如聖經、神學、社會、政治、經濟、民生的整合,傳道人對法律、中國歷史的認識宜增加。

教會宜自行分出來

對於教會「分裂」,伍敏尊有獨特的見解,認為是避免不到的處境,每一間堂會的信徒都有不同的政治立場,堂會可能有「分」的情況,「與其被動地被分化滲透遭到傷害性的分裂,何不早一點分出來。分出來一直被批評為不合一,但是無可奈何。」

他又指出,教會思考將採取哪方向的行動,「如果面對政權壓力,不接受監控與整體教會分裂出來可能加入地下教會,保存信仰自由,但成為家庭教會又要考慮是否願意受苦,預備隨時有人滲透教會做分化,這已經不在於牧養的方法,而是信徒的屬靈生命怎樣預備。」失去了公開傳道的機會怎樣傳福音呢?如果委曲求全又失去對下一代作見證,教會將得失兩面體。

問答環節:「篤灰」令教會滅聲

在問答環節,張達明重申,教會需了解國內思維,法律是隨著新形勢配合國情,當初一國兩制為了安頓香港人,現在不需要再聽取港人意見而《國安法》在港出台。

對於香港教會在國內事工會否被牽連、打壓?呂秉權指,一般交流不會但是留意踩紅線,例如國內有新版《聖經》將部分原有的內容修改,如果香港教會送普世版《聖經》到國內教會,就被視為擾亂國家犯禁忌。

張達明補充:「教會做一些自認沒有問題的事情,但在國家角度認為有問題,就會不需要經過法律都可以來壓制,因為政府視教會與境外合作,這是不可接受的。」政府未必拉人,可用很多手段,如「篤灰」,假手於人來控訴使教會滅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