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或野史?《達文西密碼》的爭議

正史野史之別
2006 五月 25日, 星期四 12:02

按照法國年鑒學派第一代宗師布洛赫的說法,人類對歷史的興趣,是出自於回溯過往的本能。回溯過往過去都由官方來進行,一些非英雄、小人物擠不進去以偉大人物或英雄記錄的正史中。但在懷舊與傳說成為流行的時代,野史掌故便擠入嬝左怳介﹛A並且大行其道。也酗@般人實在厭煩了正史的正襟危坐的姿態,在稗官野史、故紙堆的傳說中,反而可以找到他們想要的不故做姿態的歷史,所以四福音四平八穩的將耶穌生平說了出來,在今天便不十分討喜。

四福音說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他揀選十二門徒,他受過罪的試探卻沒有犯過罪,他親近罪人、稅吏與娼妓,認為他們的悔罪比那些法利賽人、文士還先進上帝的國,他一路的傳揚福音,行神蹟、醫病趕鬼,與猶太當權者做對,他身邊一直有釵h婦女追隨擁擠,最後被他的門徒出賣,因而被釘十字架,他被釘死的時候,有好多婦女在觀看,連他死後復活也都是先顯給婦女看。

四福音讓我們看到耶穌的道成肉身,完成上帝兒子神聖的使命,達成拯救全人類的任務,有些人讀了之後,還不過癮,覺得耶穌跟婦女之間應該有些八卦,甚至發揮他們驚人的想像力,耶穌是不是有秘密婚姻,是不是有後代?這正好給野史有了空間。

野史背後的八卦、有血有肉的現場描繪、誇飾的想像與含沙射影,每每吸引人的目光。相對正史的正經八百、正襟危坐、官方說法的加持與控制,使得歷史有如嚼蠟,食之如雞肋。《達文西密碼》一書在這個愛聽小道消息,愛傳八卦新聞的社會裡,頓時洛陽紙貴,一飛沖天,一鳴驚人。

Like Us on Facebook

小說歸小說 歷史歸歷史

這正可以解釋為什麼羅貫中的《三國演義》比陳壽的《三國志》更受歡迎,金庸的武俠小說比宋、明、清的正史更受歡迎,即使這些野史小說有釵h穿鑿附會,甚至加油添醋,大家仍然願意人手一卷的捧讀,也麥晹釣牧戽`信郭靖、黃蓉、東邪西毒都是真正的歷史人物。其實這種歷史與小說不分的情形,觸目皆是,不過也不見歷史學家跳出來大加撻伐一番,因為史學家還分得清楚,小說歸小說,歷史歸歷史,這不至構成嚴重困擾,否則金庸不就成了歷史罪人?大概也不會有什麼「金學」出現了。

《達》書極度發揮野史特性

《達文西密碼》將野史的特性鋪天誚a的串成一本亦真亦假的小說,挑戰兩千年以來正史(正典)一貫的說詞,滲入了歷史八卦與作者煞有介事的考證(類考證),在該書中,達文西的名畫突然從宗教藝術變成了宗教符碼,悄悄的承載了千古的大秘密,這個秘密只有作者丹布朗有本事解出,原來耶穌有一個

秘密情婦─抹大拉的馬利亞,他們不只結婚還生子,他們的後裔受到「錫安會」的保護,悄悄的住在法國南部。

達文西本人也是錫安會的成員,他把他所保護的秘密放在幾幅畫中。不只如此,連哥德式主教座堂的建築形式,也可以跟向女性子宮致敬扯上關係,連聖殿武士團、墨洛溫王朝都扯進來了,更巧的是,這些天大的秘密沒有一個人看得懂,也沒有人發現,但這些秘密卻被丹布朗一個人用他超人般的頭腦破解了,然後公諸於世。丹布朗更厲害的是,他把他的破解檔案寫成了《達文西密碼》一書,這本書至今賣了六千三百萬本,掛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而且維持了一年多,這本書大賣的結果,將天主教、基督教忙得團團轉,甚至教會間平時的一團和氣,這時也因為回應角度的不同,而出現了內鬥與批判。

有的認為不須大驚小怪,有的認為非得重重抨擊不足以平息眾怒,有的發動罷買(書)、罷看(電影),有的像開起了宗教法庭來個世紀大審問。瞬間時光有點倒流至中世紀的場景,只差沒有獵殺女巫而已。

丹布朗接受訪問,一直強調他的歷史考證是有根據的,但最後他也說,如果基督教因為這本書而使人對基督教產生興趣,這比基督教沒人有興趣更好,這大概反應了他的言不由衷。如果他說他的考證都是假的,大概他的書就沒人買了,他不至於笨到如此地步。

為丹布朗應徵新工作

筆者認為,丹布朗的本領卓越出眾,既然他這麼有本事,全世界的情報局或是歷史學系應該想辦法將他網羅進去,凡是歷史的大案都可交付給他來辦,只要是千古謎團在他手裡,應該輕而易舉就可得到真相,像是美國羅斯威爾外星人事件、神秘百慕達三角洲、馬雅文明突然的消失、帖木耳帝國在沙漠突然的

消失等等,這些都可麻煩他幫全人類一個忙,請他多跑跑幾個歷史檔案館,做做現場調查,至於一些藝術文物就請他妻子布萊思湊湊熱鬧,幫忙看一下什麼角度看下去會有密碼在裏頭,這樣人類歷史中的謎團就不再困惑世人了,這樣人類也不會再吵吵鬧鬧,和平也就來到了。

阿們。

後記:請不懂幽默的人士,不要以為我跟丹布朗沆瀣一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