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耶和華神聖的軍隊

2006 七月 23日, 星期日 9:22

三十年前,西方社會和中國以外地方的基督徒都為中國禱告:主呵,中國是一個人口大國,占有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福音大門甚麽時候能够打開,福音甚麽時候能傳到中國呢?

當時的中國人,從靈性的層面來說,可以說完全像炤F乾的骸骨一樣,除了裝著上清一色的灰黑色,生命也是一樣的灰黑色,沒有盼望,也不知道甚麼是盼望。在當時的人看來,要讓福音在中國打開大門,那簡直是天方夜譚,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然而現在的中國怎麼樣呢?全國各地的家庭教會遍地開花,到處活躍著愛主的人和爲主做見證的精兵,這不就是為庖_活的神績奇事嗎?

一,為悚滌念Y過去指的是以色列人,現在暗喻新以色列人

主對我說:人子啊,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

經文第十一節說:“主對我說:人子啊,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他們說:我們的骨頭為恕F,我們的指望失去了,我們滅絕淨盡了。”以色列人離弃耶和華唯一的真神,被擄到了巴比倫,他們的生命就像為悚滌念Y。

如果用以西結的這段經文看我們今天的教會豈不是同樣的光景嗎?解經家在分析以西結書的時候指出,以西結書不僅是在對當的以色列人說話,如果站在先知和歷史的角度,他也是指著當今未世之教會和新以色列人在說話,因爲教會在被世界的擄掠之中。很多的弟兄姊妹乾脆被世界擄走,離開了教會;有些人是身體來到了教會,可是心靈還在世界之中,連本應該分別爲聖的主日也不願歸還給主了。這就是釵h教會和信徒靈命的現狀。

Like Us on Facebook

我們現在的確也有千人以上的教會,也看到一些教會在增長,但從總體上來說,教會的增長沒有教會的會友流失得快。常常聽到牧者在感嘆,教會甚麼時候才能復興?我們自己教會的弟兄姊妹也在問我,我們教會甚麼時候能夠真正的復興?

有的弟兄姊妹覺得自己的靈性比較好,但從教會的整體上來說,還是為悚滿I因為我們不能孤立與教會而存在,我們在建會整體的肢體之中,我們每個弟兄姊妹都是新以色列人,我們真的需要主在我們生命之中工作,來復興我們的教會,復興我們的生命。

二,主定意叫為庖_活

耶和華的靈(原文是手)降在我身上。耶和華藉他的靈帶我出去,將我放在平原中;這平原遍滿骸骨。他使我從骸骨的四圍經過,誰知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極其為恣C他對我說:人子啊,這些骸骨能復活嗎﹖我說:主耶和華啊,你是知道的。

耶和華主對先知說:人子呵,這些骸骨能復活嗎?以西結當時對主的話語無所適從,因為他不知道主的心意如何。可讀了這段經文我們知道,主自己是明知故問。在以色列人遭難的時候,祂幷沒有拋弃他們不顧,祂的心意就是要讓以色列人重新歸向祂,屬靈的生命得到真正的復活;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我們這個未世時代,這也是主對我們每一個新以色列人的心意。祂並不喜悅我們靈裏為悚獐豸l,祂定意要叫我們屬靈的生命領受真正的復活,去接受祂新的使命,為神的國爭戰。

三,要聽耶和華的話

他又對我說:你向這些骸骨發預言說:為悚瑰e骨啊,要聽耶和華的話。

從以西結先知的語語來看,以色列人為庖_生的大復興,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對神當然不難,祂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真神,祂當然有能力做祂願意成就的任何事情。但神不差強人意,做人不願意做的事情。神雖然在宇宙萬物之中,甚麽事都能做,唯有在人生命之中做事情的時候,祂給了我們自由,重視我們自己對事物的看法和態度。我們聽祂的話,按照祂的教導去行,祂就復興我們,如果我們一心一意要按照自己的願望去行,祂就不會在我們當中做祂要爲我們做的事情,復興也只能是一個空談。

前兩天有一位老弟兄給我電話交通的時候,很感概的就是這一點。我們每個人都覺得神的話語重要,但我們很少的人把神的話語當做是又真又活的真理,聽到神的話就立即忘記了,每天還是按照自己的習慣了的生活方式來生活,那不是聽神的話,是褻瀆神的話語。

在武渶有一位剛認識主不久的姊妹,這兩天還在發電郵向我訽問生命長進的問題,她讀到詩篇第一篇,“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書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就為自己不能每天把神的話語牢記在心而焦心。她知道神在和她說話,她爲自己不能把神的話消化吸收而擔心,這就說明她在在乎神的話語,也是在聽神的話語了,她的生命一定蒙神的祝福。而我們大部份弟兄姊妹卻沒有這份對主話語的熱心。

四,神的聖靈必充滿我們使我們生命豐滿

主耶和華對這些骸骨如此說:我必使氣息進入你們裏面,你們就要活了。我必給你們加上筋,使你們長肉,又將皮遮蔽你們,使氣息進入你們裏面,你們就要活了;你們便知道我是耶和華。於是,我遵命說預言。正說預言的時候,不料,有響聲,有地震;骨與骨互相聯絡。我觀看,見骸骨上有筋,也長了肉,又有皮遮蔽其上,只是還沒有氣息。

1, 我們靈裏的為悟M缺乏

當我看到神使我們靈裏復活的方法是把祂生命的氣息吹到我們身體中的時候,我真的明白了啓示綠第三章一節的話,“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那也就是說,我們心中不僅沒有神的話語,連我們生命中神的形象也沒有了,神創造我們的時候賜給我們的公義,仁愛,憐憫,寛容,忍耐,盼望之心也都沒有了。難怪有些人說去一個教會還不如去一個社會國體,去一個社會團體你會感到溫暖,去一個教會反而感覺不到!為甚麼呢?因爲教會裏面已經沒有神的同在,沒有神的生命了。

2, 神的氣息就是神的聖靈

神吹在人身體中的“氣”,這個字是一個多意詞,它同時又有神的靈的意思。約翰福音第二十章22節,主賜我們聖靈的時候也是這樣,“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約20:22)亞當領受了神的氣息,成爲有靈的活人;我們新以色列人也因領受聖靈而成為有聖靈的活人。

3,首先是靈裏的復活--恢復與主的關係

我們還記得,當神的氣息吹進亞當的身體中的時候,亞當就成爲了一個有靈的活人。有靈的活人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呢?是一個可以和耶和華主溝通的人!神使我們靈裡的復活,首先體現在與神關係的重建,恢復與神親密的交通。

我們現在很少的人願意在神的話語上下奶牷A要不就是沒有時間讀,要不就是沒有興趣讀,要不就是讀不懂,等等原因。我們大多數人都有過談戀愛的經歷,大家談戀愛的時候,不會覺得沒有時間,也不會覺得聽不懂對方在說甚麽,更不會覺得沒有興趣。這說明一個甚麼問題呢?我們思想意念的問題,聖靈還沒有充滿我們的問題!所以,我們渴望我們靈裏的複活,借著聖靈的充滿,重新與我們的神建立起美好的生命關係,這也是神對我們的應部C

4, 生命形態上的復活--為主作見證和爭戰的軍隊

人生命中得到了生命的氣息之後,主宣告另一個奇异的境象,先知也看到了這一境象,就是骸骨之上重新長起了肌肉,皮也誚b其上,這些人重新集合起來,成爲耶和華的軍隊。

人有了皮肉就有了很多的能力和感覺,我們常常把這些能力和感覺用在自我的生存和享樂之上,這不是不好,但絕不是神創造人的目的,更不是主復興祂的百姓的心意,神使我們靈裏復活的目的就是站立起來組成主耶和華的軍隊,每個人成爲祂軍隊中的戰士。

軍隊的作爲是幹甚麽的,我們經過戰爭的弟兄姊妹更加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也讓我們體會到甚麼是軍隊。

軍隊首先是保護祖國的,它的責任是趕走一切的侵略者,使得國泰民安;第二是收復失地,收回被侵略者强占的土地和拯救失散的人民。那麼耶和華的軍隊又該是怎麼樣的軍隊呢?同樣地有這樣兩個任務放在我們的面前。

第一, 保衛我們現有的土地不被侵犯

我們基督徒應該有國度觀念,幷爲基督的國度而爭戰。我們現在對撒旦國度的一些事情很反感,我們反對同性戀的議案,我們反對政府一些不符合聖經的原則。如果我們基督徒只是在這些方面做事情,我們就好像中國被日本人侵占之後,與日本人講條件,不要在黃浦灘挂:華人如狗,不得入內”的牌子一樣。日本人已經侵占了中國,已經把中國人不當人看了,你要他們做那個表面文章有甚麽用?關健是要把他們趕出去。

現在基督教已經失去了北美這個陣營,我們作爲耶和華的軍隊,首要工作是不是要奪回人心,重建耶和華的聖殿,收復被撒旦魔鬼搶走的這片土地呢?

我們每個教會就好像一個軍隊的連隊,不能只看到自己的利益,而必須要有爲主的國度爭戰的信心和勇氣。北美過去的教會走基要主義的路綫,只重視教會內部的建設,不注重宣教和傳福音的工作,結果大量的教會關門,成了今天的樣子。北美的華人教會如果走同樣的路踐,就會像以西結書中所說的一樣,活的生命成為沒有靈命的為屆A被神所厭棄。

我們弟兄姊妹常常看到的是自己的教會,自己的工作。連傳道人也要限制在教會的圈子以內,甚至對傳道人支持宣教工作也大加指責,幷且要用經濟上的手段限制傳道人在差傳上的投入。這是耶和華的軍隊幹的事情嗎?是的,每個教會都有自己的需要,都有缺乏,但我們不把自己的教會納入神聖耶和華的軍隊的領導和帶領之中,憑信心去仰望跟隨,如果不這樣跟隨主,主也有話告訴我們:所以,你們應當小心怎樣聽;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凡沒有的,連他自以為有的,也要奪去。(路8:18)

第二,收復失地

從神的創造來看,全世界每一寸土地,每一個生命都是神的,然而因爲人的罪,却伏在撒旦魔鬼的控制之中,我們作爲主的軍隊應該承擔起這個責任。古時候失去的土地要收回,像歐洲,北美現代失去的土地也要收回……然而,我們不僅沒有收回這些失地,却不斷地在丟失新的土地。最近聽到一個韓國的牧者分享,十多年前韓國經歷了一次大的復興,主把得救的人大大地加給韓國的教會,可是近十年來,經統計發現,有二十五萬信徒從教會流失。我們就算是沒有看到這些,大局上的考慮就算不是我們的責任,作爲耶和華的軍隊的戰士,我們可是聽到了主的呼喊,主的命令了吧?主說:你們要去!可是,為甚麼我們就聽不到主的呼召和命令呢?

這次回到中國,見證了為庖_活的事實!過去生命死在罪中沒有盼望,抵擋神遠離神的人們,已經恢復了與神美好的關係,成了耶和華軍隊的精兵。神能在原本沒有自己名字得到高舉的地方復興那裡的人民,難道不能在得祂名的百姓之中復興他們的生命嗎?

願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