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擔當「世界警察」 這個角色?

2006 八月 9日, 星期三 12:08

最近兩個月(2006年7至8月)來,黎巴嫩和以色列的戰爭使全球人們思想到中東能否有和平,以及如何達到世界和平。雖然雙方在8月中達成停火協議,一般人都不相信真正停火會維持多久!

人類歷史可以說是與戰爭不能分離,世界一日有仇恨、貪心、作轟烈事的野心家等等人士,就一定不會有真正的和平。任何人若到現今還以為有聯合國調停便有希望和平,這可算是不設實際的妄想。

黎巴嫩的「真主黨」與以色列究竟誰是誰非?最容易採取的立場當然是現今一般傳媒所作的,就是兩方面都不對,但對以色列的譴責則非常明顯。西方國家關注中東的和平,固然有一片作和事佬的善意。不過,他們最終的原因卻是:避免火燒到自己家園的範圍,因為今天西歐和北美都有不能忽視的回教徒人口,特別是英國、法國、美國、和加拿大。這些國家都有數以十萬或百萬計的回教族裔人士,所以不希望以黎之戰在本國產生任何惡劣的效應,以黎戰爭要越快結束就越好。

今天歐美不少人,特別是某些和平分子,被黎巴嫩方面矇騙,以至一面倒指控以色列刻意濫殺平民,漠視真主黨人以平民作擋箭牌的事實。也有些其實抱著「獨善其身」 那種心態:「大家要尋求和平,因為我不希望你們打到我的門口」。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一些歷史可以幫助我們認識清楚現今一部份人的心態。

Like Us on Facebook

德國的希特勒差遣其武裝部隊, 於1938年已經侵佔了奧國和捷克、並準備隨時進攻波蘭,其統一歐洲的野心是路人皆知。英國首相張伯倫 (N . Chamberlain)為了要確保戰火不會來到英國,於該年親身到德國,與希特勒簽署一紙「和約」,回國後向全國人們高舉一紙「和平協議」,以為英國可以避開希特勒的魔爪。但是不到兩年,德軍攻陷法國,追殺法國境內的英軍至DUNKIRK,隨後德國空軍更大舉空襲英倫本土。此時,日本趁火打劫,趁機向英國在遠東的基地新加坡和馬來亞等地進攻。本來想「獨善其身」的英國,此時避無可避, 被迫捲入二次大戰的旋渦。

再多一個這樣的例子,就是當時的美國。從1939 年至珍珠港事件(1941年12月7日)的兩年多,英國曾多次要求美國總統羅斯福(F. D. Roosevelt)參戰反擊德國,因為丘吉爾(W. Churchill)在1940年中接任英國首相後,清楚知道沒有美國的強大軍力便不能抵抗德國的進攻,英國孤軍不能支持多久。然而,羅斯福總統始終不敢應戰,因為他知道一般美國人也是那種「獨善其身」的態度,只要德國和日本不向美國攻擊,美國人大部份會反對美國出兵幫助任何國家,即使是盟國有難也如是。所以,英國一直要等到日本偷襲珍珠港和德國向美國宣戰之後才得到美國加以援手。

現今世界其實也進入一個類似的局勢,一般人以為不得罪那些真主黨人及回教極端分子便可達到世界和平,以為不頂撞他們便避過成為恐怖行動的對象。印尼巴里島、西班牙馬德里等爆炸事件很明顯地指出:回教一些極端好戰分子要殺害任何不認同他們宗教、價值觀的人們,和破壞這些不向他們低頭的國家。這些極端分子,不單是拉登的信眾,也包括一些伊朗和敘利亞的政治領袖、及黎巴嫩的真主黨人士。從他們亂射火箭入以色列北部就可知他們仇恨所有不是他們同類的人、不理那些是否平民大眾。奮美加主流傳媒的報導,我們可見那些傳媒並非無立場的報導,有偏袒真主黨的表現。

正好像一個社會需要警察,這個世界也需要「世界警察」的組織。試想,一個社會如果沒有警察,盜賊一定是任意妄為、隨處施暴,一般良善平民無可能過正常生活。同樣,這世界若沒有「世界警察」就必定沒有和平。從人類任何時代和地區的歷史來研究,我們不難發覺事實就是這樣﹗

警察的任務不是採取什麼中立角色、作和事佬而已,乃是 制止罪惡的擴大、打擊惡人,完成「警惡懲奸」的使命。世界警察的孕峇]一樣:阻止惡人在世界挑起戰爭、濫殺和暴亂。

大約十年前,北約(北大西洋公約/ NATO)國家在前南斯拉夫 曾擔當過這種角色,制止在波斯尼亞境內的塞爾維亞人屠殺當地的回教民族,後來還將其總統米洛索維奇(Milosevic)傳召到海牙國際法庭審訊 。

依筆者意見,北約可以再一次擔當這樣的角色,但現今以黎戰爭皆因雙方仇恨太深,不是單靠「國際警察」便可達成和平任務。因此,中東的真正和平,一定需要從宗教作進路。我相信假如北約國家願意邀請 受人尊崇的回教、猶太教、和基督教的精神領袖,一齊參與和平會議,去促進和解的氣氛和實質,中東長久的和平應該有望。 這些宗教領袖若本著為世界和平作為唯一目的、別無其他所求的話,他們不但為中東帶來真正的和平,也會使歐美世界除去沉重的憂慮,不但減輕西方與回教世界的張力,更有助疏導歐美國家內回教人士激憤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