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自己

2006 九月 19日, 星期二 13:29

提摩太前書第一章12至17節:

我感謝那給我力量的、我們主基督耶穌、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他。我從前是褻瀆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還蒙了憐憫、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時候而作的。並且我主的恩是格外豐盛、使我在基督耶穌裡有信心和愛心。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但願尊貴榮耀歸與那不能朽壞不能看見永世的君王、獨一的 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一,社會地位和生長環境常常決定了我們對自己的看法

1,眾人的評價和看法,常常決定了我們對自己的評價和看法

人們常常也活在別人的評價之中,別人認為你是一個好人,你就覺得自己是一個好人;別人覺得你是一個不好的人,你就會痛苦掙扎;別人尊敬你是一個社會的名流,是一個高尚的人,你就開始自己欣賞自己,睢不起別人;有一天別人說你是一個病人,你馬上就病倒了再也爬不起來了。

席拉(Shila Walsh)是一個歌唱家,一個作家,以前曾經是“七百俱樂部”

(700 Club)的節目共同主持人。最近她談到自己的新生的時候說:

Like Us on Facebook

我的人生是在1992年觸礁的。一個早晨,我還是一個全國性節目的主持人,穿著講究的服裝,打扮得漂漂亮亮,可是,到了晚上,我就被關進了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裏,醫生問我:“你是誰?”我回答:“我是七百俱樂部的共同主持人。”醫生又說:“我不是問這個。”我說:“哦,我是一個作家,一個歌唱家。”醫生又接著說:“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到底是誰?”我只好說:“我毫無概念。”醫生這才說:“這就對了,這就是你為甚麼進來這裡的原因了。”

席拉說,多年以來,她用別人對她的評價來衡量自己,她活在別人的期待和盼望之中,完全失去了自己。這種生活態度也緩慢地腐蝕著她的心靈。

2,自己在社會中的地位決定了自己對自己的品價

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的時候,我已經是二十八歲的人了,有了一定的社會經驗,到了新的工作單位,雖然沒有人介紹,但一眼就能看出我周圍每個人不同的社會地位和身份。管理局局長,按道理應該是人民的公僕,但他從來沒有以人民的公僕的身份來認定自己,在他的下級面前,他的眼光從來都不落在一個人的臉上,對我們站在周圍的人,總是一掃而過。從他的表現,你可以知道,他對自己的認識就是一個老板,一個高高在上的統治者,一個管理人的人。

同一辦公室還有一個女人,是管人事的科長。她的臉上總是堆滿一臉的笑,當人們用笑臉迎向她的時候,你會發現,她根本就像沒有把你放在眼裏,保持著她固定的笑容從你身邊目不斜視地走過;願來她的笑容是為隨時可能見到的局領導所預備的,當她見到高她一級以上的領導時候,笑容就一下展開了,笑得總是特別的燦爛,而且一些親切的問候會隨著笑容表達出來,讓人感到親切和關懷。她以為自己是掌握他人命運和前途的,根本不把這些普通的人放在眼裡。但局長是掌握全局命運的人,處長們是她的上司,她如果能討這些上司的歡欣,就可以保證她自己的地位,並且有機會繼續昇遷,如果得罪了上司,就保不住自己的鳥沙帽。她以這樣的認識來認定自己,所以,大家都說她是一條狗,一只在老板的的面前搖頭晃腦的狗,一只在人面前開牙舞爪的狗。

3,基督徒在教會中對自己地位和身份不恰當的認識,會影響教會事工

做為一個基督徒,如果我們把社會上的地位和身份的觀念帶進教會,就會使教會成為另一個社會團體,成為教會各項事工中的攔阻。

做為基督徒,也存在著一個怎樣認定自己的問題。曾經有一位剛信主的朋友說,他帶他第一次去教會,去了之後就再也不願意去了。我問為甚麼,他說,教會裏面都是一些和我不一樣的聖潔的人,我根本不屬於你們那一群人。我又問他,你怎麼對教會的人有這樣一種映象呢?他說,你難道沒有看到嗎?我進到你們的教會,不僅沒有人來跟我打招呼,並且那幾個看來是教會領袖的人,老是睜著眼睛盯著我,好像我是一個小偷一樣,我怎麼能和這樣一群人坐在一起呢?

從這個事例我們看到,基督徒有必要在主耶穌的救恩之中重新認識自己,這個認識不僅對自己領受救恩十分重要,對在教會裡的事奉,為主做美好的見證,傳揚主的福音也是非常重要,尤其重要!

二,保羅看自己生命,本質上是一個罪人

我感謝那給我力量的、我們主基督耶穌、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他。我從前是褻瀆 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還蒙了憐憫、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時候而作的。並且我主的恩是格外豐盛、使我在基督耶穌裡有信心和愛心。(一12-13)

1,保羅以自己能事奉神為榮耀

在英國,很多人都以能夠到王宫去事奉女王為榮耀,可是一般人根本沒有那樣一個機會,只有貴族才有資格接近女王,所以,很多人就利用一切機會接近有權的人,以便能得到進王宫做僕人的機會。在中國,如果能到中央政府機關裏面工作,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因為和中央領導人在一起,大家都會覺得了不起,所以,有很多人宁可花很多錢開後門,也要往裡鉆。保羅也以自己能被主看為忠心去事奉天上唯一的神,看為是一件極其榮耀的事情,他也是極力地用自己一切的可能獲得這個做神僕人的機會,就是他的忠心!從使徒行傳中我們認識的保羅來看,他豈只是忠心?他宁可付出自己生命的代價,來得到這個事奉主的榮耀,宁可放棄世上的一切來得到這個機會!

2,保羅以自己能事奉神為非常的不配

世界上的君王要貴族來事奉他們,天上的大君王自然也是應該由天上的天使來事奉了。可是,保羅在事奉主的時候,並不以自己能事奉神而把自己看成為一個天使,他在事奉神的榮耀之中看到的是自己身份的卑微!每當他事奉神的時候,就想起了他過去的罪惡,就是對神的褻瀆、對基督徒的逼迫、對世人的侮慢……就是一個這樣的人,神盡然還願意使用他,這是在神來說,何等的恩典;在人來說,又是何等的不配!

3,成為神的僕人,完全是因為主的恩典和慈愛

保羅是在去大馬色的路上被主選召的(徒二十二16),那個時候他作為一個狂熱的反基督者,從事了大量的迫害基督徒的工作,不管從哪個角度,他都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罪人。可是,神在這個時候揀選了他,讓他深刻地知道,神揀選了他完全不是因為他是個好人,或做了甚麼好的事情,完全是因為神對罪人的慈愛和揀選。

保羅知道,連他自己生命中的信心和愛心也是神賜予的。過去根本不認識主,不可能對主耶穌有任何的信心;他迫害基督徒的行為,更反應他是一個毫無愛心可言的人。他知道,像他這樣的罪人來說,對主耶穌是不可能有信心,對世上的靈魂也是不可能有愛心的,他之所以能成為外幫人的使徒,以愛靈魂的生命去傳遞主的愛,這能力的來源絕對不是他自己,而是來自天上唯一的真神。

三,從生命中看自己,成為神的僕人完全是主的恩典和憐憫

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一15,16)

1,何等的恩典和憐憫,神竟然使用一個罪魁一樣的罪人

保羅是懷著感恩的心在數算神的恩典,因為他在自己的生命中經歷到了“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的真理,他自己的生命經歷成為了主恩典的最好見證。這個見證是在他生命歷史中一步一步體現出來的。

以上的這句話,從語法時態來看,使用的是現在時態。現在時態不僅表達一個現在一直在發生的事情,也可以表達一個從過去到現在一直存在,並且沒有改變的現象和狀態。當他用現在時承認自己是一個罪人的時候,是在表明他自己生命中固有的罪性,這種罪性一直存在在肉體的生命之中,一直要仰望神的恩典和憐憫,直到到主再來的日子。

約在公元37年,他三十歲左右的時候。那個時候,他知道自己是一個罪人;保羅在寫«羅馬書»的時候大約有五十歲了,到了那個時候,他服侍主大約也有二十年了。但他仍然清楚地明白自己在肉身中對主的虧欠,自己肉體中的邪惡常常阻擋他在靈裏面對神的順服,所以他非常感概地說:“我真是苦呵!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七18-25)儘管保羅是一位靈性上的得勝者,屢屢依靠賜生命的聖靈,在基督耶穌裏使自己得到釋放(羅八1-4),但他不敢忘記自己曾經是個已經賣給罪的罪人。這也就是他在蒙召之後依然有的罪人意識。

保羅寫提摩太前書的時候大約在公元62-65年之間,那時他已經年近六十花甲了,他已經完成了從耶路撒泠到歐州三次的宣教旅行,在各地都建立起了教會,他完全有條件以外幫人教主的身份來看待自己。可是,正是在這個時候,他在自己的學生面前坦然承認,自己是一個罪人,且稱自己是個罪魁。就在這個時候,他以罪魁的身份來認定自己,我們可以看到他有著多麼謙卑的生命,能夠在主面對成為神的僕人,多麼的喜悅和感恩!

2,神忍耐地使用“我”,是為了以後的人更多地侍奉祂

保羅在外幫宣教工作中所做出的貢獻,不僅不看著是自己的成績,而且把自己看著完全不合乎主的使用,沒有一樣能達到主的要求,主只不過是忍耐地使用“我”,祂忍耐地使用我,並不是因為祂找不到別人,而是為了通過“我”這樣一個罪人,為後來事奉主的人做一個榜樣,好使後來的人事奉主的時候不要自夸,以感恩的心去事奉神,以罪人的生命來認定自己,無怨無悔忠心地事奉,使每個後來者的事奉,更討主喜悅,合乎主的使用。

四,在主的恩典之中正确地定位自己,以便更好地侍奉獨一的真神

最近,在中國娛樂界產生了一種非常不好的風氣,就是對有了一定的年齡,但仍活躍在銀幕上的一些女演員品頭論足,說他們“裝嫩”。演員吃的就是青春飯,沒有了青春就沒有了舞台,她要保持自己的舞台青春,就要認定自己依然春春,否則誰還敢上舞台去現丑呢?她對自己有一個甚麼樣的認定,就決定了她怎樣在世界上表現自己。演員是這樣,普通老百姓也是這樣。

我們基督徒也存在一個如何認定自己的問題,我們若以教會裡的主人來認定自己,就會有一個驕傲,粗暴的生命,這樣的人在教會,根本就談不上是在事奉;我們若以有很好的屬靈根基,是當然的領導者和引導人的身份來看待自己,教會裡面就會失去應有的愛心,時常聽到的是嚴肅的教訓和彼此的指責;唯有以罪人的身份看待自己,事奉之中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才會心懷知足與感恩,以謙卑為懷,甘心情願瞻W自己。實實在在,我們怎樣認定自己就必然會有一個完全不同的事奉。

當我們承認自己是罪人的時候,也就能夠容忍別人的罪,並且認同別人也是和自己一樣的人,接納別人,共同在基督的生命中追求長進;當我們承認自己是罪人,在與人相處的時候,也就有了更多的謙卑,因為他會在各樣的事上,看別人比自己強;當我們承認自己是罪人的時候,在事奉主的時候就會更有愛心,因為他知道神因為愛他才免除了自己的罪,他願意向周圍的人付出更多的愛心,討主的喜悅;當我們承認自己是罪人的時候,我們不管在甚麼情況下事奉,在甚麼時候和環境下事奉,總不會怨天尤人,怒氣充天,或者是憤憤不平,而是感受到每一次的事奉都是神格外的恩典,在事奉中對神充滿敬畏,充滿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