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神學院院長分享中國神學教育的發展與需要

2006 六月 11日, 星期日 5:32

「中國教會聖經事工展」在紐約舉辦期間,中國兩會代表曹聖潔牧師、高峰牧師、中國宗教局副局長王作安於6月9日在美國聖經公會主辦的座談會上發言,就中國基督教會、神學教育等方面與美國教會及福音機構的教牧學者們進行了交流和分享。

會後,本報記者採訪了山東神學院院長、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副主席高峰牧師,進一步瞭解中國神學教育的現狀、發展機遇及其面臨的問題。

記:近幾十年來,中國神學教育都有哪些發展?面臨著什麽樣的挑戰?

高:中國神學教育的發展共分3個方面,它們也組成了中國神學教育的主要部分。首先,我們共開辦了18所神學院校,根據招生區域的不同而劃分為:全國性神學院校——面向全國招生,如南京金陵協和神學院、大區域性神學院校——面向大型區域招生,如華東神學院、省級神學院校——主要面向本省招生。

其次,舉辦短期培訓。這個對現今的中國教會極其重要。因為中國教會發展很快,教牧的數量遠遠跟不上信徒增長的需要。而且中國教會70%的信徒都在農村,農村教會很多牧者卻沒有受過專門的神學訓練,也不是專職傳道人(我們往往把他們稱為教會「義工」),卻擔當大批信徒的牧養工作,因此對他們的神學培訓至關重要。我們總結到,教會要發展就要從基層的農村教會抓起,而農村教會的發展,必須加強義工的神學培育。

Like Us on Facebook

最後,差派年輕教牧、神學教師出國進修。中國教會發展日益壯大,很多知識份子也走進了教會,因此如何牧養他們也是教會牧者面臨的問題。教會需要培養更多知性、神學性兼備的牧者,但現今的中國神學教育還不具備這方面的能力。因此,我們20多年來共派遣了幾十名優秀年輕教會領袖、神學教師到海外培訓,讓他們提高自身的文化與神學修養。

然而,中國神學教育也確實面臨著不少有待解決的問題。

第一, 師資力量薄弱。雖然現在中國有18所神學院校,但就如此龐大的基督徒數量及其迅猛增長的速度來講,教師數量仍很匱乏。

第二, 圖書資料嚴重缺乏。中國神學院校在基督教書籍方面非常缺乏,就連南京金陵協和神學院也只有5萬冊藏書,其他神學院藏書則更少,嚴重影響了學生讀書學習、自我靈修與撰寫論文,教師備課所選參考書也非常有限。直接影響到中國神學教育的發展。

第三, 中國神學院校教育水準不高,仍有待改善和提高。很多中國著名高校相繼開設了宗教專業和宗教研究中心,越來越多的資深學者也對基督教產生濃厚的興趣並著手研 究,而且研究得很深入。比如,他們研究的課題「探討基督教與中國文化」就非常好,而且也吸引更多的學者、民眾開始瞭解基督教。另一方面,這也對教會發出了 挑戰:中國教會為什麼沒有自己的學者做高水準的神學研究?為什麼教會不能在社會中發出自己的聲音?

第四, 要大力加強中國神學教育與神學思想的建設的緊密聯繫。「神學思想建設」是丁光訓主教於1998年首先提出的。當時,很多基督徒中仍遺留著陳舊、錯誤的神學觀念,他們認為:信徒越貧窮越表明他們的信仰越好,基督徒要和非基督徒嚴格區分開來等。因此,這些錯誤的神學觀念要徹底被糾正,並重新建立新的神學思想體 系,否則不利於傳福音,更不利於教會的長久發展。中國的神學院校應成為神學思想建設的基地。所以,如何把神學教育與神學思想建設相結合、彼此促進發展,這也是我們面對的首要問題。

總之,中國神學教育的發展是個長期的過程,師資的培養也不是一步到位的,需要幾代人的共同努力。

記:「中國教會聖經事工展」在美國巡迴舉行,也給「兩會」同工和美國教會領袖更多交流的機會,相信中美雙方的基督教領袖都受益匪淺,那麼此次美國之行給您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高:「聖經展」確實給我們很多機會與美國教會的同工彼此交通、學習,一方面他們可更加瞭解中國教會的情況,另一方面我自己也學習到很多寶貴地方。比如,美國教會更成熟、事工經驗更豐富、管理上也非常規範,而這些恰是中國教會所缺乏的。此外,美國教會深入社區,作了很多社會服務,這也為我們提供了很寶貴的經驗,因為中國教會在這方面剛起步,需要不斷學習如何有效開展社會服務、更好地服務人民大眾,在社區中發出教會的聲音。

記:在神學教育這方面你們有計劃與包括美國在內等國家進行廣泛的交流?

過去20多年來,我們已派出多名學生到海外進修。但一些有宗派背景的神學院我們仍沒有派遣,比如聖公會等。因此,我們將有計劃地派遣優秀學生到不同宗派背景的神學院進修,以便更全面地認識各宗派的神學思想,相信這對中國神學教育的發展能有全面性的幫助。此外,我們的派遣也更加具有針對性,比如「聖經語言」學科,這是在國內很缺乏但卻非常重要的科目,因此我們會派出學生到海外進修這方面的專業,從而帶動未來此類學科的發展。

除了派遣留學生外,我們也邀請到一些海外知名神學家和牧者來校講學,參與帶領培訓工作,現在南京金陵協和神學院已著手開展這方面的事情,其他學院會相繼跟進。

記:神學生畢業後是否可以很好地進行牧養工作,神學院是否能夠培養教會所需要的人才?

高:是的。神學院就讀的學生,都是百裡挑一的。他們大都是得到各自所在教會同工的見證並推薦來的,也非常熟悉自己的教會,因此,畢業後回到自己所在的教會就可以馬上投入教會的事奉,開展牧養工作。

記:剛才您有提到現在中國神學教育水準、師資力量遠遠跟不上基督徒日益增長的需要。那麼,中國究竟需要多少名傳道人、多少名神學教師才可以滿足教會發展的需要?

高:據「兩會」粗略統計,中國現今大概有1,600萬信徒,這個數字在未來幾年內還會有更大的增長。但由於我們的人力有限,對此作出結論仍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現在還不能回答你所提出的問題。

記:此次「中國教會聖經事工展」並沒有得到美國一些福音派華人教會的承認和接受,對此您是如何看待?

高:我想很大的原因就是他們對中國教會的情況仍不瞭解,否則會很珍惜此次聖經展。說實話,中國教會與海外華人教會需要更多的交通來消除誤解,這也更加體現基督教會的普世性。我們真心盼望與廣大華人教會更多地溝通,甚至嚴厲批評我們也甘願聆聽,願在基督裡彼此包容、真正成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