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啟明牧師:基督徒應學會操練休息

2013 十一月 14日, 星期四 7:08

詩 46:10 是很熟悉,也是這篇最重要的一節。這裡是一個呼籲,作者呼籲:「你們要休息!」那麼「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是誰在呼籲?是神的呼籲!不是作者;是神跟我們講「你們要休息!」爲什麽休息?目的就是「知道我是神!」

大家對休息看法如何?有些人很懂得休息,有些人不懂得怎麼休息。什麽是休息?什麽都不做不見得是休息,此處詩篇講的休息是「依靠」。

這時代「休息」是不容易的,環境讓我們不能休息。每天工作都很忙碌,有很多事情等待去做;教會裏服事也一樣,工作很多很多。即使覺得很累,還是不能休息-環境讓我們不能休息。

事奉的人爲什麽不能休息?不是外面環境有要求,而是我們生命裏有衝動,我們不能夠停下來。你有沒有這感覺?為神我們不能停下來。讀宣教傳記時,看到這些宣教士真不簡單,很有衝勁!人可以為自己忙,也可以為神很忙。那麼到底我是為神?還是為自己?大家都有理想,都年輕。

我年輕時也有理想,也很有衝勁,就是一直掙錢,不明白休息的意思,不明白怎麼停下來。詩篇這裡不是呼籲我們停下來,而是要我們知道神;因為我們若不停下來,不能知道神。車子開得很快時,旁邊的東西就都看不清楚了。有本書這樣講-對一個厲害的球員來講,打球時,時間很慢,我們的看法正好相反。例如籃球,球傳來傳去非常快;棒球球速更快。但那本書描寫這些厲害的球員,對他們來講,那個時間仿彿很慢,那球、那些身邊移動的人,他們的動作好像慢動作一樣。所以對這厲害的球員來講,他完全可以把握整個場景裏誰站在哪裡?誰的動靜如何;對他來講,在動作很快的處境,在很緊張的情況下,卻不是那麼的快,不是那麼緊張;他只有一個焦點。對他來講,他只看到他的隊友們怎麼走位,他就把那個球放進去。

Like Us on Facebook

我們生活節奏很快的時候,我們更需要操練休息。休息就是停下來,步伐放慢一點,把焦點重新校對一下,這很不容易。年輕時,覺得這操練很重要,怎麼操練呢?我就試試什麽東西都不想,很難啊,一分鐘都很難!不想去想,東西卻一直進來,我們很難停下來。

休息的目的是什麽呢?不是因為很累、不想做,才休息;是因為害怕,所以逃避。「休息」只有一個原因,我們停下來、慢下來,是要知道神。知道神是什麽?神是誰?祂是怎麼樣的神?聖經裏、書本裏中、老師口裡講到很多神的屬性-神是愛、信實、神有恩典、公義…很多,很多。但你瞭解的神是怎麼樣的神?這決定你的每一步,決定你的終點,決定你事奉時怎麼抉擇,神對你來講是什麽樣的神?

信耶穌時糊裡糊塗,完全不懂爲什麽信(大概到教會半年後就信了)。那時什麽都不懂,佈道會裏牧師問誰願意接受耶穌請舉手。我有很明顯的掙扎,舉不舉?舉不舉?大概 8 秒內,感謝主,我舉手了。8 秒鐘很快,但當時 8 秒鐘似乎很不快。我完全不明白我舉的什麽手,初期我對信耶穌這回事,完全沒有什麽疑問,可以說很單純,也可以說很笨。後來在基督教大學讀書時衝擊就很大。我主修心理學,後來唸哲學。心理學和哲學、社會學裏所有的巨頭都不相信神,怎麼搞的這世界?接觸耶穌的時候我沒有疑問,可是我唸大學時就很多很多問題。很多很基本的問題那時候都問了出來。當然每個問題我都想得到答案,可是差不多每次找到答案時,又會生出另外的問題。大學快唸完時,我就想「這個神到底是怎麼樣的神?這些答案都有問題,我怎麼信下去啊?」同時我覺得基督教最難回答的問題就是「苦難」。其他問題都是「頭腦的」,「苦難」的問題是「心」的,是感覺。痛就是痛!不要講那麼多,就是痛嘛!這個神怎麼可以抓得住?

第二個問題是我實在覺得很難解釋「苦難」。唸哲學metaphysics 時,報告就是有關苦難的問題,我解決不了。我問自己,我應該怎麼想?最後有了結論,就是「神是超理性」的,不是沒有理性,是超過「我的理性」。那這就很簡單,對我來講卻很重要。我一生遇到很多問題,平常很少講我裏面的疑惑,但其實腦子裏很多問題。現在我可以抓住我的神,祂是超理性,在我理性之外,超出我的理性大很多很多很多。我怎能理解?怎能抓住?這是很個人的瞭解,但個人的瞭解是最重

要的,這是最基本的體會。

「你們要休息」神這樣講,就是要人知道「祂是神」。J.I.Packer《認識神》一書的引言裏很簡單的討論這個問題,就是「知道神還是知道關於神?」(knowing God and knowing about God),這兩樣的區別在哪裡?我認為可以這樣瞭解,第一,知道關於神就是瞭解。從這學院畢業時,應該對神已很瞭解。你的知識,對聖經、對神都相當認識。這是「知道關於神」(knowing about God)。我在神學院時念很多書,對神也有些瞭解,可以寫報告、也考得出試來。如果能拿 A,就證明你瞭解對吧?你信,一點都不瞭解,再去唸;如果你是 A 學生,是不是就一定認識神呢?大家都搖頭?看吧!大家都曉得。那我怎知我認識神?用另一個詞來講是「體會」,認識神對我們來講就是「體會」。瞭解是腦子;體會是當腦子跟心融在一起時,這就是「體會」。

很久以前勞伯祥牧師去 Albany 講道,要我一起去,有個家庭接待我們住,但他們自己都外出了,整個大房子只有我們。勞牧師預備講道,我坐在廳裡不知要做什麽,覺得怕怕的。坐在沙發上,也不記得在想什麽,但記得我想的時候,突然間有種感覺,感覺耶穌愛我。我腦子裏開始想耶穌怎麼愛我,想起一些很熟的經文-耶穌為我釘十字架、耶穌拯救我、為我的罪而死…,很熟,也沒什麽高深。可是想的時候,發覺跟平常不同。不是因想到新東西;不是有新瞭解,不是新的亮光,不是!而是有種很深刻的體會,就是「神愛我!」我平常不哭的,長大後很少哭,大概只有哭過二三次,那是其中一次,我流泪了。那時我有個體會,認識神就是體會。腦子裏所認識、知道、瞭解的,突然變成自己個人的經歷。以前為老師唸書,若老師說不用考試,我就不會唸;老師說不用交作業,我就不會做;要帶查經,我才研讀;甚至要講道了,才看聖經。我們為老師、會眾、其他人去瞭解。可是我們對所瞭解的沒有體會。到底我們的腦子跟我們的心是不是融在一起?融在一起時,生命就不同了。

那次經驗後,發覺自己開始改變,不是很大的改變,卻是很重要的改變。接下來幾年,我的追求也有點不同了。弟兄姐妹,你對神有什麽體會?每次體會神,都帶給我們無限的力量,帶來說不出的安慰和世上找不到的鼓勵。當然怎麼體會神要神來做,可是我們的心非常重要。耶穌撒種的比喻裏有四種土(撒種的比喻最不講神的主權),怎麼預備心呢?我認為就是這比喻。耶穌說種子種在不同的土地裏,土地就是人不同的心,由我們的心決定撒下種子後結出來的果效。我們是認識關於神?還是認識神?

神是平安對不對?彼得有這種體會-神是平安。他傳福音被囚在監裏時,晚上睡得著。彼得應該是睡不著的,因為那時約翰的哥哥雅各已被希律殺了。希律看到反應還不錯,就再把彼得抓來,已經預備第二天要斬頭,相信彼得自己也知道,他不是蠢人,可是他能睡覺。

我們可能瞭解神是信實的,明白神的信實才會有耐性,因為信實跟時間有關。什麽是信實?今天講了,明天沒兌現,還沒兌現,還沒兌現,還沒兌現…,那神還是信實的嗎?還是信實!若你認為神是信實的,今天沒兌現,你這樣認為;一年後你應該仍是同樣的回應。「信實」跟時間有關。

如神講了就完成,就很容易瞭解祂的信實。但瞭解祂真正的信實是在很難的環境中,在沒有出路,在極低潮時,在很艱難的時候;你還等,還等,還等…, 直到終於實現的那天。有沒有這種認識?這種體會?在什麽時候體會?是神回答你禱告的時候體會,還是在困難、危險時?神曾在你和弟兄姐妹身上做的事,回頭看時,就看見原來神是那麼信實,祂怎麼講。那一刻你感受了、體會了,你就可以再等下去,就可以再等下去。神是供應的神,亞伯拉罕在山上獻以撒,沒有想到神會預備,神卻預備了,這是事奉不容易學的課。我們都需要吃飯,做神的工作需要資源。我們做事情的時候,神需要供應我們!

最後要瞭解神是公義的,神有主權,神掌管。前面曾講休息就是不動,放慢時間、工作、所有事物,讓你可以看得到神。更重要的是放慢下來等候瞭解神的過程裏,休息是一種依靠;休息在神裏面,在生活裏的意思就是依靠。不是不動,但依靠裏多少有點不動的意思,我依靠的時候我就不動,這真的很不容易。事奉過程中會遇到很多不同的事情,現實生活、這個社會和我們的經驗,都教我們不要依靠。我們從小教育孩子獨立,整個社會體系都講究「保險」,要建立安全網。在社會結構裏有很多辦法解決問題,去圖書館就可以找到書,可以教你怎麼處理問題;人事問題、財務問題、身體問題、疾病問題…,不知不覺就失去了依靠的心;我們傾向靠自己,傾向想辦法。

我在印度的時候,有一次去探訪,一個媽媽帶著一個小孩來,請我為他禱告,就禱告了。可是後來才瞭解,她的要求其實和我們這裡有人生病時的禱告有很大的不同。那裡是貧民窟,沒有錢、很少醫藥,他們一開始就需要用信心,就需要依靠神,因為沒有第二步。不知道大家瞭不瞭解,當你沒有第二步時,你就真依靠了!

我就回頭想,若我在美國, 帶生病的小孩來孩子不舒服、發燒,那我當然為他禱告;但同時,我會去拿藥,「藥」是我的依靠(我決不是不要你吃藥,只是解釋我們內心的依靠)如果我有癌症,醫生就會告訴我第一步怎麼做,通常是化療;化療後頭髮沒了,吃東西很困難;醫生會建議繼續電療,回來整個人都變成黑的;再下去就開刀;然後醫生說沒辦法了,你還有三個月。那時你開始禱告,其實你不是那時才開始禱告,一知道有癌症的時候你就已經開始禱告;你每次見醫生,每次治療時你都禱告,你一直都在禱告。但如今醫生跟我說對不起,要我做最壞的打算,我只有三個月生命,那時候你的禱告跟前面所有的禱告都不同,現在的禱告才是真正依靠的禱告。在那貧民窟裡的人,他若相信神,他第一步的禱告就是他最後最後的一步。我們有很多東西可依靠,所以我們靈性裏、心裏第一步的禱告不是最後一步的禱告,也不是完全依靠神的禱告。要明白我並沒有說那不是禱告,只是這兩種禱告很不相同。

我很喜歡讀慕勒的傳記,他開的是孤兒院,沒東西吃的時候也不跟人講。他選擇把自己放在這處境裏,他說這世代的人都不相信神,並不是不相信神的存在,而是不相信祂是一位供應的神。他們感覺不到神,他就想要怎麼證明給這世代看,神是又真又活的?他就把自己放在一個必須要靠神的處境裏;如果不倚靠神,沒有可能的會渡過。這麼多年來,相信郝牧師這種經歷應該好多,那些處境也必定曾使他知道神;那處境也讓他經常在休息的狀態裏請求神。

不知道我講得清不清楚,「休息」的關鍵不在「不做」,而在於「做什麽」;是做工夫瞭解神、體會神、尋求神,看神是怎樣的神。「休息」不是去睡覺,不是看電視,不是太累了不做;是心靈裏高度活躍的狀態,而不是靜止的狀態;不是依靠自己,不是找方法,不是拉關係,不是想怎麼怎麼怎麼-這對我來講實在太難。來的路上我還在掙扎,我應該要想我的講章,我八點鐘開車來,有一個小時可以思想,但我卻一直思想我跟印度同工間的問題。這段聖經裏描述那處境像是海水澎湃洶湧,像是戰爭。人的經驗裏天災人禍都是最無奈的時刻。當然外在這樣的處境不是天天都有,可是心靈裏有,跟人的關係裏有,好像頭腦裏有澎湃洶湧的大水。我們心靈裏有很多爭戰。神說:「你靜下來,你依靠我,讓我幫你解決。」慕勒的決定就能證明神是信實的神,證明神是供應的神,所以他把自己放在那處境中。

這篇詩最後一節說:「若你知道我是神,然後我就能被外邦,讓萬國尊崇。」當我們依靠神,當我們不用自己的方法,我們等候神,讓神工作的時候,神就自己工作,神就讓祂自己顯出來;我們不是把神拉出來,我們是仰望祂;因我們能瞭解、體會。如果卅年前我把握到這重點,相信我今天的事奉應該更加不同。你們都很年輕,如果抓得到這重點,真正依靠耶和華,那麼那福氣會大的無比。

本文轉載自信心聖經神學院院訓2013年11月期,題目略有改動。作者為基督教角聲佈道團創辦人、紐約基督活主教會主任牧師 。